Shawherz

不主动,不拒绝,不表态

一点随感(关于同理心)


看到某些KOL(本来我想指名道姓,但觉得脏了文字;也想过用“粉蛆头子”,但也像自降身价)转发了一个视频,内容如下:


加拿大华人女生穿着内衣被警察暴力踢头!昏迷倒地被拖拽数十米!
【加拿大华人女生穿着内衣被警察暴力踢头!昏迷倒地被拖拽数十米!】视频中的这位华人女学生 王某(Mona Wang)是卑诗省UBC大学Okanagan校区的一名护理系学生,她在2020年3月23日向皇家骑警提出了民事诉讼, 指控一名警员在 1月20日对她进行健康检查时,对其殴打羞辱,使她遭受心理和精神上的创伤。

按理说,诛心之论是不好的,但侦探看嫌疑人,就不得不多留个心眼,想想嫌疑人的动机,这样才有利于破案嘛。这类民族主义KOL收割流量的办法很简单,就是举起“新两个凡是”的大旗,一切言辞、事实、策略都往“凡是咱们的,再坏也是好的;凡是洋人的,再好也是坏的”上靠拢。可以推断,KOL发这个视频,配上“加拿大华人”“女生”“内衣”“警察”“暴力”外加两个感叹号这样的文案,对于评论抱有怎样的期待,是昭然若揭的。且不论这件尚未进入司法举证阶段的事件的真伪——毕竟形而上的真伪并不能消解宣传过程中激起的波荡。稍微对当代清国舆论状况有了解的人,都知道网民们看到此类消息时会有怎样的反应:哈哈,自由空气真香啊,不是说北美是天堂吗?这不也(注意这个也字用得很有张力)挨了打吗?同样是挨打,这种数典忘祖的人,机关算尽就为了移民,结果还是吃瘪了,哈哈,活该,就算要被打,也应该被咱们同胞打,更何况咱们的政府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才不会做出这种暴力的事情呢,她背弃了祖国,祖国也不屑同情她。

但有趣的是,评论区里,这种典型的“活该”论,却有了多种面向的解读。首先登场的是把“活该”论和性别问题挂钩的声音:离开了中国男孩的保护,她们一文不值!且不论这种声音是不是故意的反串,至少真诚地认为女人嫁了洋人,到了蛮邦,就是吃亏的人可是不少。无风不起浪,接着登场的便是女权势力。她们看到那些针对“女生”“内衣”做文章的评论,就痛心疾首,发出了“你国屌癌真多”的感慨。屌癌们仇女,穷屌癌们仇富,有钱的女性国人到了蛮夷之邦,若遇到什么不测,自然是活鸡巴该,不值得同情的。“谁叫她要去舔洋屌呢”。女权斗士们懂得从性别入手,唤起姐妹们的同理心,自然开了一个好头。随之而来的,就是或真诚或反串的各种“Chinese Lives Matter”(CLM)呼声。真诚的人当然认为,天下弱者是一家,彼此共情你我他。黑人的命是命,黄人的命也是命,他们用反对欺压黑人同样的理由,可以声援受欺压的女生。什么人被欺压不重要,有人被欺压了才重要。但反串的人也同样阴阳怪气:尼哥都是有问题的,仰仗政治正确搞什么BLM,现在打砸抢爽歪歪;而这种移民叛徒,放着我大清大好河山不要,去贴白皮猪的冷屁股,一定也混得不咋样,现在见识到白皮猪的丑恶和虚伪了,当然也可以趁机搞个CLM,薅白左们的羊毛,把蛮邦搞得更乱一些,好!

流派和主张太多,蔚为大观,应接不暇。但我们无需一个个地去浏览他们不假思索的“意见”,我们可以直接不绕弯子地直达背后的“真理”。什么主义,什么圈子,都会让语词变得累赘。他们的逻辑倒也自洽得滴水不漏:“洋人烂,洋人所在的蛮夷之地更烂,我大中华无所不有,还要很傻很天真地移民去蛮夷之地,当然是活该报应了,老老实实在我朝待着,不就没事了吗?”一言以蔽之,这种种乱象,让你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发出“这怎么也能有争议”的症结点,就在于有没有同理心。

没有同理心,可以说是快速鉴别娜翠的一个屡试不爽的妙法,也被我称为“黄娜第一原则”——

黄皮娜翠第一原则:不能有同理心。

黄娜第一原则补充条款:如果要有,那一定是对强者的。

心疼强者,为主子分忧,主子就能多赏赐一块骨头。主子受了一点儿委屈,他们就如丧考妣,自觉化身为主子的亲卫队。

他们可同情天龙人了。孟公主在加拿大,要是少了一根毫毛,那就是你加拿大司法黑暗的赤裸裸体现。而公主之所以安然无恙,不仅因为我朝强大的公关外交手腕,还因为公主本身洁白一身,没有任何过错。这一切,全是洋人蓄意栽赃、武断构陷。

但同样是在加拿大,普通的名不见经传的小姑娘被粗暴对待了,虽然依然不改加拿大黑暗腐朽没落的虚伪面目,但这小姑娘到底是活该的。公主去加拿大,是她应得的享受,是赚洋人钱的大英雄;而小姑娘去加拿大,则是可耻的背叛,受了洋人的宣传,以为外国的月亮比较圆(尽管小姑娘未必这么想),然后被现实无情地打脸,现在还想求祖国的同情?对不起,没门儿!

觉得他们精神分裂?不,他们逻辑一致得很:洋人坏,主子带领我们对抗坏洋人,当然大大的好,主子受了洋人的欺侮,我们不惜翻墙也要为主子争一口气!虽然我朝不保夕,但我至少心安理得,一无所有还能挥洒热血,这不就是最高形式的忠诚吗?主子好歹能赏我点残羹冷炙吃,你洋人给了我们什么?洋人整天就想分裂我们,搞乱我们,把我们变成他们的殖民地!所以主子受了委屈我们要发声。但你一个小屁民,自以为比咱们聪明,整天削尖了脑袋想贴洋人的屁股,现在贴到了,吃到了洋人的屁,自作自受,活鸡巴该,哈哈!

我觉得大清国核心价值观可以改写一下了:嫌贫,慕强,拜金,仇洋。

弱者活该,败寇成王。

我不禁在想,这个世界上最高贵的族群,应该是:拥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住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父母健在,有车有房,随便氪金,轻松翻墙,绝不反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的任何政策,热爱逼站,微博和nga/s1论坛,觉得自己可以调侃各种尼哥白皮猪鬼子棒子阿三甲由呆蛙,但是别人游戏里出现清国皇帝,或者地图有一点儿不合大清律例,就可以逼别人认错还理直气壮的,黄种人。

这些高贵族群中那些特别会搞事的,就成了目前清国互联网舆论生态中的KOL,引领着无数不满足上述所有条件,但满足部分条件,并且努力满足剩余条件的信众。高贵族群塑造了这个时代的理想,让大家潜移默化的认为“这种生活方式才是好的”,并为之努力。并且,一旦你有哪几项不满足了,或者因为哪几项而吃亏了,那一定是你不够努力:

住不起北上广深?活该。

父母病亡?活该。

买不起车房?活该。

没钱氪金?不努力。

不会翻墙?落伍啦。

反对朝廷政策而被制裁?罪有应得。

不知道网络黑话迷因?多可悲呐。

同情洋人?脑子被白左洗坏了。

不是黄种人?那一定不是什么好人。

是黄种人?那前面的条件都满足了吗?

没有?那也不是什么好人。

……


他们倒也不是只会说活该的。之前说了嘛,主子有难,他们着急。赵家人——只有坐稳了主人位置的赵家人才行——是永远可以豁免的。他们未必同情被“反贪”的官员,但他们一定很同情为“反贪”操劳折寿的皇上。

他们偶尔也碰壁,也会同情自己,但很快,慕强和仇洋这两剂春药一打,他们又振奋了精神,投入到下一场嘲笑弱者与讽刺洋人的活动中。

鲁迅要为中国人画像,我不敢附庸风雅,但若能画出片鳞半爪,也算无愧于俯仰一世了。

同样的人性,同样的道理



稀缺的同情

自己過得好,也要保有同理心啊!

批判今日之中国的着眼点、义和团、光州、虚化与实化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