毋宁做我

I read about the good, the beautiful, the self and love. *The better part of my heart is open.

Becoming 即祝福

交互艺术(装置,行为)的精髓是未完成。艺术家创造出一个情景后,她就死了;不能在任何意义上推动作品的进程。作品的生命需要在受众那里得到延续。艺术家的意图,以及她希望受众如何理解她作品,一概不重要。因为受众并不思虑艺术,他们只是单纯地遭遇并体验艺术。受众之于艺术,不再是聆听浸透作者意志的自足的存在物的学生,而是潜在的新的艺术的生成者。交互的价值就在 becoming :艺术品生成新的内容,受众获得新的身份。


Becoming cures. 就好像日出透过云层晕染的变换的色彩同样治愈。Emerson 说,人生就像一串珠子,每一颗都有每一颗的色彩。我想他的里层意思是说,无论一颗珠子的色彩有多么美,它都不足以撑起一个人的一生。否则,我们只会感到被困住,感到最深最深的无聊。换句话说,我们永远欲求的是一串,而不是一颗。在这个意义上讲,becoming 就是一串,being 便是一颗。


Becoming 之所以治愈,是因为它随着时间变换色彩。我们终于感到自己没有陷落在单调里;becoming 让我们感到自己活着,在过自己的生活。虽然不知道最终会成为什么,但是与单调相比,我们更乐于接受变化的随机和叵测。


Becoming 和希望联系密切。刨根究底地讲,希望总是关于其它的种种的实现;而希望本身就像个空壳子。人的视觉也是个空壳子,它记录其他的种种,并因此而有价值。这意味着,如果我们存在于虚空之中,视觉便毫无益处。对于一些极度忧伤绝望的人来说,穿梭在世界中便是类似的感受:看到就是折磨。这是因为他们卡在一种颜色(通常是灰色)里无法自拔,他们对生活没有希望因为他们无法启动 becoming 的程序。对于别的幸运一些的人来说,希望有意义,因为它是关于未来的视觉。透过它,人们能够看到与当下不同的色彩。成就的一种说法是 make a difference,也就是把未来不同的色彩变成当下的现实。


因此,处在 becoming 过程中的人,受着希望的驱使,收获的是不同。它让人们永远享受活着;becoming,是对自己和他人由衷的祝福。


Rather than a discrete, portable, autonomous work of art that transcends its context, relational art is entirely beholden to the contingencies of its environment and audience.
/Claire Bishop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