毋宁做我

I read about the good, the beautiful, the self and love. *The better part of my heart is open.

我不懂

發布於


近来和东吃晚饭,看英国的烘焙比赛节目已经成了我们新的习惯。作为烘焙初学者,东说他看这类节目很大程度上是让自己沉浸在 “烘焙语境” 中。我的理解是,通过节目他能够更熟稔烘焙的原料,配方,制作流程,从而为自己的烘焙实践设定一个更触手可及的烘焙理想。所以,在观看节目/吃饭的过程中,东总是按耐不住表达的欲望说,“如果是我,我会如何如何”,仿佛他在参与一个平行的虚拟比赛。


不知道什么原因,这一切让我觉得很有趣。作为一个烘焙无能者,我对节目中眼花缭乱的材料和层出不穷的烘焙技法一无所知;作为烘焙文化的旁观者,我也无法感同身受屏幕的选手以及我身边的这个男人对烘焙这件事为何如此充满激情。所以很多时候,我并不能准确判断一个蛋糕的装饰是否过度,某一种果酱的味型是否和谐,在什么情况下巧克力和香草的搭配过于平淡。但是我却莫名乐在其中,而且我相信我的乐趣和我的 “不懂” 有莫大的关系。


我不懂,因为我是烘焙知识的门外汉,烘焙传统的局外人,所以我在短时间内没有办法像节目中的人以及东一样 ”参与” 到烘焙的语境中。但是经过东的引荐,我和这种陌生的语境遭逢,找到了自己进入并且游弋其中的路径。我的乐趣来自于我以不同的方式参与到一个新的语境中。这关乎新的知识,新的生活方式,更关乎一群人以我原本不关心的事物为中心安排自己的时间,展开自己的生活,呈现自己建构意义的方式。我总是容易被类似诚实的努力吸引和打动,即便大多数时候,我并不能完全理解这些和我不同的生活图景。这种时刻,差异性本身对我而言就是安慰。


当我接触到一种崭新的生活方式的时候,我把自己不懂的状态看作至福。我不懂,意味着我既不能选择拥抱,也不能选择排斥,意味着我还没有厘清线索,没有下定决心,没有做好准备。我不懂,意味着我还没有确定合适的视角,立场,位置,和关系。正因为我暂时无法通过理性穿透对象,我陷入了难得的理性不确定。因为认知对象的无法理解,作为认知主体的我变得不确定,这本身就是一场意外的嬗变。考虑到大部分时间我们已经被确定的信念,知识,认同,习惯,秉性,和人格规划好与世界互动的轨迹,意料之外的不确定不仅意味着变化,更意味着自由。置身其中,外部世界的要求和内在世界的规律都被悬置,仿佛连我们的思维也无法把握我们自己。这或许是我们能够体验到的最失控的情景,同时却也最接近彻底的身心释放。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