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57 articlesIn total 158876 words

通往自由之路,道阻且长

三藏川

几年前打算写本关于人类知识史的书,这算是一个序言。可惜到今天还没完成,先把这个序言发上来,以为鞭策。

1

思考,乃是人的道德义务

三藏川

在当下中国,不去思考是非对错,只求生活安稳,岁月静好,这是不是个体的一种权利呢?有个朋友这样问我,于是就有了下面的一些思考。

人生之路为何越走越窄?

三藏川

这大概是很多“失败者”的痛问,作为一个教育者,我想从教育这一视角来简单聊聊自己对这一问题的思考。

1

为什么中国人总喜欢做万邦来朝的大国崛起梦?

三藏川

一切观念都非从天而降,必有其来源。也许国人的有些观念显得自大而浮夸,但并不因此就没有检讨其由来的价值。所以梳理下今天许多国人的万邦来朝观念,也算是对当下许多战狼言论的一种反思。

为什么在我们的集体记忆中端午节会和屈原牢牢联系在一起?

三藏川

每年端午节时都会看到很多文章纪念屈原,当然也有论证其实屈原并非端午来历的文章,不过究竟从何时起,人们的记忆中,端午开始和屈原牢牢地联系在一起了呢?仅以小文给读者诸君一些分析的视角,尤其是解放后在教科书上的诱导。期待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由此路径继续研究。

1

写在上海“六一”解封之际

三藏川

虽然“起于玩笑,终于儿戏”,然而“六一”不仅仅是儿戏,也意味着希望与开始……

从反佛斗士韩愈谈谈古代王朝对宗教的态度

三藏川

对于古代中国而言,皇帝们究竟信不信神灵?他们和儒家文官集团对于鬼神的态度究竟是怎样的呢?

林则徐和他的外国不可一日无茶

三藏川

林则徐在他给英国女王的信件中称外国人不能一日离开茶叶,这种观点显然可笑,然后对于受过良好传统教育的林而言,他为何会有这样的看法呢?

何为英雄?

三藏川

按:许久没来Matters了,因为忙着在开发因陀罗网的项目,估计再有两三个月就可以跟大家分享我们做的这个类似于百科全书的项目了。顺便发一篇旧文,这是几年前去支教时所写,现在读来觉得倒是能够较好的呈现我的教育观和追求。这次支教,我负责上的一门课是“英雄史诗”,自然免不了的,我会问每个孩子,你心目中的英雄是谁?

1

从高考满分作文的逻辑说起

三藏川

最近有篇浙江省的高考满分作文(生活在树上)引发了舆论的质疑,焦点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一是该作文究竟该不该打满分(详见“光明时评”上的讨论),二是高考作文阅卷组组长到处开讲座出书讲授高考作文写作技巧是否有以公谋私之嫌(详见“红网”上的质疑)。

被预设的苦与乐——写在高考之前

三藏川

明天高考,从前天开始就看到家长送考的新闻,看到那些感动,那些希冀。接下去几天,我们可以预见到,还会有更多的感动,更多的悲伤,更多的喜悦,更多的……只是,可有人想过,这一切都是被预设好的苦与乐吗?小时候就听父母说起人生四大喜事:久旱逢甘雨,他乡遇故知。

那些在我们身边悄悄离去的孩子

三藏川

Everyone dies alone. But if you mean something to someone, if you help someone or love someone, if even a single person remembers you, then ...

被观察/经历/崇拜的中国

三藏川

认真读了梁启智先生的“我的八个中国”一文,觉得这是一个很不错的尝试,即将不同个体对于中国的不同认知呈现出来,从而让大家看到一个更完整,更丰富的中国。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至于中国,我相信其面向要多得多,能够让生活在不同空间,不同社会阶层,抱持不同立场的人们彼此交流各自眼中...

白菜与国王:关于启蒙与认知的权力

三藏川

记得在上个世纪末的复旦大学校园,有一个叫做“白菜与国王”系列讲座。究竟什么是“白菜与国王”呢?出于好奇,我去查了查,发现原来这出自欧·亨利的短篇小说《白菜与国王》,在该小说的开头有这么一段题记: “The time has come,” 时候到了, “...

关于新冠肺炎的叙述:事实与神话

三藏川

截止到3月15日,全球已经有近17万人感染新冠肺炎,死亡6000多人。这当然是个可怕的数字,然而相对于75亿的全球人口来说,这意味着绝大多数人并没有亲身体验这一传染病,意味着绝大多数人只能通过语言来了解它。无数中国人宅在家里,通过收音机、电视、智能手机,通过报纸、自媒体、微博、抖...

怎样让用户来决定“不要错过”什么

三藏川

看到站方发了一个提议,关于如何决定“不要错过”栏目显示哪些文章。文章标题虽然说是要由用户来决定,但我一看这提议,发现实际上却是由“一群热心担当推荐编辑的用户”来决定所有matters“不要错过”哪些文章。所以,这个提议本质上还是中心化,只是将中心由站方替换成了一群热心matters。

人们对于灾难的认知是如何构建行为与后果的

三藏川

对于生活在现代的中国人而言,每一次灾难,比如98年的洪水,03年的非典,08年的汶川地震,以及今天正在发生的新冠肺炎,都是战争,是一场场人民与灾害的战争,是一场场必须打赢而且最终一定会打赢的战争。这种对灾难的认知其实是非常新的,其历史恐怕只有区区100年。

1月11日之前,香港卫生部门都做了些什么?

三藏川

今天湖北省官场终于迎来了大换血,省委书记和武汉市委书记都被撤换了,网民们自然会雀跃一番。但与此同时,今天的确诊病例一下子新增了一万多,死亡两百多,使得大家的心情又沉了下去。我不禁去看了一眼香港的数字,到目前为止确诊50人,死亡1人。相比大陆来真的很轻微。

武汉卫健委的数学题——兼答@shawnnnnnnnnche

三藏川

之前我发了篇“除了愤怒,我们还能够做什么?——新冠肺炎的事实与推演”一文后,收到不少回复。其中@shawnnnnnnnnche 质疑我的数据来源有问题(主要是指财新报道里提及的12月31日金银潭医院就收治了41个病人这一判断),并由此推出武汉卫健委隐瞒疫情这一结论也同样站不住脚。

除了愤怒,我们还能够做什么?——新冠肺炎的事实与推演

三藏川

随着李文亮医生的去世,人们心中积累已久的愤怒似乎一夜之间得到了释放,人们在网络上谴责武汉的官员,谴责疾控中心的专家,谴责训诫李医生的公安,谴责不断删帖封号的宣传部门,乃至谴责整个体制。2月7日晚上9点左右,许多人以关灯鸣哨的方式悼念李医生。

新冠病毒肺炎的死亡率究竟是多少?

三藏川

这是个科学问题,而且,要获得一个科学的答案,必须等到疫情结束,所有的病人都完成病程(要么治愈要么死亡)之后,才能得出一个正确的答案。所以我现在当然无法给出。不过,科学家们通过对已有的病例进行推算,也得出了死亡率的粗略推测。比如根据最早患病的一组99人的数据,然后得出了11%的死亡率。

疫情失控的板子究竟该打在谁身上?

三藏川

之前我写了一篇“为什么我们会错误控制疫情的最佳时机”,认为是官僚体系的惯性导致了对疫情的忽视,并最终酿成今天的苦果。然而随着这几天柳叶刀杂志上的大量研究论文的出现,公众发现,事实上研究人员早就知道新冠会人传人的情况,因此大家纷纷谴责疾控中心刻意隐瞒,知情不报。

为什么拿美国流感来比较武汉肺炎是错误的?

三藏川

自从武汉肺炎发生以来,总是看到有人拿美国流感的感染人数和死亡人数来做比较,一开始是试图说明美国流感严重的多,最近则看到的论调是武汉肺炎不是什么严重的传染病,不需要恐慌。无论是何论调,在逻辑上其实都是大谬不然的。不过很多人却觉得很有道理,甚至连携程创始人梁建章也持这种观点(见梁建章...

#因陀罗之网# 义和团运动的兴起

三藏川

按:这是小弟正在进行的一个历史教育项目,详细情形可以见“因陀罗之网——未来历史教育的工具”一文。该项目试图通过建立历史事物彼此之间的联系来完成一个百科全书式的工具。我会以“因陀罗之网”为标签不断将团队的成果发在Matters上请大家指点。我们的成果是以具体的某个历史事物为起点,然后寻找其成因,建立起一个逻辑框架网。

为什么我们会错过控制疫情的最佳时机?

三藏川

2020的农历新年以每个人不断刷着手机了解新型病毒性肺炎疫情信息开始,大家都取消了各种出游、培训、聚餐、会友等活动,取而代之的是呆在自己家里看着不断上升的患病人数和死亡人数。因此很多人问:为什么会这样?是不是武汉政府乃至中央政府故意隐瞒疫情,消极不作为,所以才导致错过最佳防控时机,导致全国人民现在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招贤贴)因陀罗之网——未来历史教育的工具

三藏川

历史教育一直被认为能够塑造人们的归属感和价值观,无论是去年的香港反送中运动还是最近的台湾大选结果,都有论者提出之所以港台年轻人会敌视大陆,乃是和他们所接受的“反共”历史教育有关。一定程度上我同意这种观点,因为与之对应的,大陆这边在历史教育中所强调的爱国主义史观,阶级斗争史观,以及...

愿你的道路漫长,充满冒险,充满发现

三藏川

按:这是我在结业典礼上的发言,算是作为教师,对于年轻人的期许与祝愿吧。各位同学,各位同仁,下午好!很荣幸能够在这里跟大家聊几句,尽管对于我这个不太在乎外部评价的人而言,在一个主要内容是颁奖、表彰的场合进行这样的发言,多少有些不协调。噢对了,所谓外部评价,我的意思是,由外在的权威来...

1

批判性思维及其在学科中的教学运用

三藏川

对于教育者而言,我们一般都认为教育的主要功能就是知识的传承,数学老师教授数学知识,语文老师教授语言文学知识,政治老师教授思想品德知识等等。然而我所教授的课程叫做知识理论课,这门课不是教授具体知识的,而是专门批判知识的。乍听上去有点吓人,知识分明是好东西,不是都说知识是力量,知识是财富,为什么要批判知识呢?

让生意回归生意——浅谈黄色经济圈

三藏川

看到大家都在热烈讨论黄色经济圈,也水一篇。让我们先想象有这么一家烧腊店,他家的烤鸭做的很好,人们都喜欢去那里吃。当然,在这些食客中,有蓝营的,也有黄丝的。有时候,不同立场的食客会在此不期而遇,一言不合正要动手,就被老板一顿狠怼回去“来我这里就是吃饭的,要打架出去打,谁敢在这里打以后就别踏进我这店”,于是只好作罢。

新年第一杀:每个人都在投票

三藏川

2020年1月1日18点53-57分,江苏仪征刘集镇居民彭在林先后两处行凶,杀死村支书杨恩荣的女儿,杀伤另两个居民。第二天上午9点,彭在林自杀身亡。事情起源于2014年的一次强拆,据一份2015年生效的民事判决书中所记载,彭在林曾起诉刘集镇街道对他的住房及仓库进行冲砸,要求赔偿损失145万9465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