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主頁

創作了 44 篇作品累積創作 121984 
三藏川

白菜与国王:关于启蒙与认知的权力

记得在上个世纪末的复旦大学校园,有一个叫做“白菜与国王”系列讲座。究竟什么是“白菜与国王”呢?出于好奇,我去查了查,发现原来这出自欧·亨利的短篇小说《白菜与国王》,在该小说的开头有这么一段题记: “The time has come,” 时候到了, “...

三藏川

关于新冠肺炎的叙述:事实与神话

截止到3月15日,全球已经有近17万人感染新冠肺炎,死亡6000多人。这当然是个可怕的数字,然而相对于75亿的全球人口来说,这意味着绝大多数人并没有亲身体验这一传染病,意味着绝大多数人只能通过语言来了解它。无数中国人宅在家里,通过收音机、电视、智能手机,通过报纸、自媒体、微博、抖...

三藏川

怎样让用户来决定“不要错过”什么

看到站方发了一个提议,关于如何决定“不要错过”栏目显示哪些文章。文章标题虽然说是要由用户来决定,但我一看这提议,发现实际上却是由“一群热心担当推荐编辑的用户”来决定所有matters“不要错过”哪些文章。所以,这个提议本质上还是中心化,只是将中心由站方替换成了一群热心matters。

三藏川

人们对于灾难的认知是如何构建行为与后果的

对于生活在现代的中国人而言,每一次灾难,比如98年的洪水,03年的非典,08年的汶川地震,以及今天正在发生的新冠肺炎,都是战争,是一场场人民与灾害的战争,是一场场必须打赢而且最终一定会打赢的战争。这种对灾难的认知其实是非常新的,其历史恐怕只有区区100年。

三藏川

1月11日之前,香港卫生部门都做了些什么?

今天湖北省官场终于迎来了大换血,省委书记和武汉市委书记都被撤换了,网民们自然会雀跃一番。但与此同时,今天的确诊病例一下子新增了一万多,死亡两百多,使得大家的心情又沉了下去。我不禁去看了一眼香港的数字,到目前为止确诊50人,死亡1人。相比大陆来真的很轻微。

三藏川

武汉卫健委的数学题——兼答@shawnnnnnnnnche

之前我发了篇“除了愤怒,我们还能够做什么?——新冠肺炎的事实与推演”一文后,收到不少回复。其中@shawnnnnnnnnche 质疑我的数据来源有问题(主要是指财新报道里提及的12月31日金银潭医院就收治了41个病人这一判断),并由此推出武汉卫健委隐瞒疫情这一结论也同样站不住脚。

三藏川

除了愤怒,我们还能够做什么?——新冠肺炎的事实与推演

随着李文亮医生的去世,人们心中积累已久的愤怒似乎一夜之间得到了释放,人们在网络上谴责武汉的官员,谴责疾控中心的专家,谴责训诫李医生的公安,谴责不断删帖封号的宣传部门,乃至谴责整个体制。2月7日晚上9点左右,许多人以关灯鸣哨的方式悼念李医生。

三藏川

新冠病毒肺炎的死亡率究竟是多少?

这是个科学问题,而且,要获得一个科学的答案,必须等到疫情结束,所有的病人都完成病程(要么治愈要么死亡)之后,才能得出一个正确的答案。所以我现在当然无法给出。不过,科学家们通过对已有的病例进行推算,也得出了死亡率的粗略推测。比如根据最早患病的一组99人的数据,然后得出了11%的死亡率。

三藏川

疫情失控的板子究竟该打在谁身上?

之前我写了一篇“为什么我们会错误控制疫情的最佳时机”,认为是官僚体系的惯性导致了对疫情的忽视,并最终酿成今天的苦果。然而随着这几天柳叶刀杂志上的大量研究论文的出现,公众发现,事实上研究人员早就知道新冠会人传人的情况,因此大家纷纷谴责疾控中心刻意隐瞒,知情不报。

三藏川

为什么拿美国流感来比较武汉肺炎是错误的?

自从武汉肺炎发生以来,总是看到有人拿美国流感的感染人数和死亡人数来做比较,一开始是试图说明美国流感严重的多,最近则看到的论调是武汉肺炎不是什么严重的传染病,不需要恐慌。无论是何论调,在逻辑上其实都是大谬不然的。不过很多人却觉得很有道理,甚至连携程创始人梁建章也持这种观点(见梁建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