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藏川@SanzoCivic Liker
461追蹤者45追蹤中
創作了 40 篇作品累積創作 112291 
三藏川

1月11日之前,香港卫生部门都做了些什么?

今天湖北省官场终于迎来了大换血,省委书记和武汉市委书记都被撤换了,网民们自然会雀跃一番。但与此同时,今天的确诊病例一下子新增了一万多,死亡两百多,使得大家的心情又沉了下去。我不禁去看了一眼香港的数字,到目前为止确诊50人,死亡1人。相比大陆来真的很轻微。

三藏川

武汉卫健委的数学题——兼答@shawnnnnnnnnche

之前我发了篇“除了愤怒,我们还能够做什么?——新冠肺炎的事实与推演”一文后,收到不少回复。其中@shawnnnnnnnnche 质疑我的数据来源有问题(主要是指财新报道里提及的12月31日金银潭医院就收治了41个病人这一判断),并由此推出武汉卫健委隐瞒疫情这一结论也同样站不住脚。

三藏川

除了愤怒,我们还能够做什么?——新冠肺炎的事实与推演

随着李文亮医生的去世,人们心中积累已久的愤怒似乎一夜之间得到了释放,人们在网络上谴责武汉的官员,谴责疾控中心的专家,谴责训诫李医生的公安,谴责不断删帖封号的宣传部门,乃至谴责整个体制。2月7日晚上9点左右,许多人以关灯鸣哨的方式悼念李医生。

三藏川

新冠病毒肺炎的死亡率究竟是多少?

这是个科学问题,而且,要获得一个科学的答案,必须等到疫情结束,所有的病人都完成病程(要么治愈要么死亡)之后,才能得出一个正确的答案。所以我现在当然无法给出。不过,科学家们通过对已有的病例进行推算,也得出了死亡率的粗略推测。比如根据最早患病的一组99人的数据,然后得出了11%的死亡率。

三藏川

疫情失控的板子究竟该打在谁身上?

之前我写了一篇“为什么我们会错误控制疫情的最佳时机”,认为是官僚体系的惯性导致了对疫情的忽视,并最终酿成今天的苦果。然而随着这几天柳叶刀杂志上的大量研究论文的出现,公众发现,事实上研究人员早就知道新冠会人传人的情况,因此大家纷纷谴责疾控中心刻意隐瞒,知情不报。

三藏川

为什么拿美国流感来比较武汉肺炎是错误的?

自从武汉肺炎发生以来,总是看到有人拿美国流感的感染人数和死亡人数来做比较,一开始是试图说明美国流感严重的多,最近则看到的论调是武汉肺炎不是什么严重的传染病,不需要恐慌。无论是何论调,在逻辑上其实都是大谬不然的。不过很多人却觉得很有道理,甚至连携程创始人梁建章也持这种观点(见梁建章...

三藏川

#因陀罗之网# 义和团运动的兴起

按:这是小弟正在进行的一个历史教育项目,详细情形可以见“因陀罗之网——未来历史教育的工具”一文。该项目试图通过建立历史事物彼此之间的联系来完成一个百科全书式的工具。我会以“因陀罗之网”为标签不断将团队的成果发在Matters上请大家指点。

13
三藏川

为什么我们会错过控制疫情的最佳时机?

2020的农历新年以每个人不断刷着手机了解新型病毒性肺炎疫情信息开始,大家都取消了各种出游、培训、聚餐、会友等活动,取而代之的是呆在自己家里看着不断上升的患病人数和死亡人数。因此很多人问:为什么会这样?是不是武汉政府乃至中央政府故意隐瞒疫情,消极不作为,所以才导致错过最佳防控时机,导致全国人民现在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三藏川

(招贤贴)因陀罗之网——未来历史教育的工具

历史教育一直被认为能够塑造人们的归属感和价值观,无论是去年的香港反送中运动还是最近的台湾大选结果,都有论者提出之所以港台年轻人会敌视大陆,乃是和他们所接受的“反共”历史教育有关。一定程度上我同意这种观点,因为与之对应的,...

三藏川

愿你的道路漫长,充满冒险,充满发现

按:这是我在结业典礼上的发言,算是作为教师,对于年轻人的期许与祝愿吧。各位同学,各位同仁,下午好!很荣幸能够在这里跟大家聊几句,尽管对于我这个不太在乎外部评价的人而言,在一个主要内容是颁奖、表彰的场合进行这样的发言,多少有些不协调。噢对了,所谓外部评价,我的意思是,由外在的权威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