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饼君

做梦都想住台湾

乘坐高铁杂记

左边坐着一个戴着细框眼镜的男子,一直定定地坐着看着前方。中午时分他从包里掏出一个橘色纸袋,里面的塑料袋里装着一个粟米三明治。一声不吭的一口一口吃掉,安静地把纸袋扔掉。

“典型的理工男。”我想。

右后方仿佛是一家人。孩子一上车便嚷嚷着,“我要吃方便面!”于是母亲对前面的人说,“不好意思可以把椅子先立起来吗。先让孩子把面吃了。”前面的男子无语,默默立起座椅,干脆起身走动。

车厢里飘散着泡面的香味,“好吃吗?吃的真好,这个面吃得那么好,到了我们可以吃晚饭了。”我仿佛可以想象到母亲看着孩子时怜爱的面容。任何一个母亲面对孩子的时候,好像是什么都愿意做的。我在想,如果我以后变成一个母亲,是不是也会收敛起现在的脾气和暴躁,笑盈盈撑起全世界。

隔着走廊的两个位置是一对情侣。大包小包带着些特产和零食。男生从袋中取出两瓶酸奶(喔,我喜欢的酸奶)、三只松鼠(喔,我喜欢的三只松鼠)、上好佳、口香糖。两瓶酸奶摆在一起,好像比一瓶更好看。我在想,我一个人也可以喝下两瓶。

女孩把两条腿放在男孩的腿上,她穿着碎花的裙子。想起夏天的时候自己也曾经疯狂地想买过碎花裙子,某天在商场里试穿,愤愤然断了念想。有个姐姐说我适合可爱的风格,但我总是觉得,可爱的衣服在身上,若是没有笑容,也便失去了温柔。

我不喜欢坐飞机,不喜欢空姐打着笑脸对你说:“请把小桌板放下来,请把窗板打开,请把椅背立起来。”;不喜欢起飞的时候持续的耳膜的刺痛和失重的心慌感;不喜欢每个人面无表情的抱着双手昏睡。

车厢里飘散着各种泡面的味道,红烧牛肉、老坛酸菜、小鸡蘑菇。还有各种盒饭的味道,我分不出。情侣的谈话声、母亲讲故事的声音、孩子的笑声、音乐声,混成一片。

男孩打开三只松鼠,喂了女孩一颗花生。

乘务员轻柔的声音响起:“我们在车厢中部设有餐吧,餐吧里为您设置了新鲜水果和各种价位的盒饭……祝您旅途愉快。”

我喜欢这样的市井气。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