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饼君

做梦都想住台湾

大蒜与臭玫瑰

發布於

七点刚过四分三十秒,他不安地在金色椅套包裹着的沙发椅上挪动了一下身子。

时间应该是差不多了。

这时餐厅的门口飘来一阵Dior花漾的清香,他敏锐地抬头:

一位齐胸长发发尾微卷、肤色透亮白净的年轻女子进门来了。她穿着藕粉色束腰长款大衣,两只手交在身前合提着乳白色的vintage格纹锁扣包,白色的鱼尾裙微微从外套下摆露出,脚上踩着一双八公分的鳄鱼皮细高跟鞋,纤细的小腿和骨骼微微隆起的脚背从裙摆和高跟鞋之间露出。

在这么冷的天穿那么少,真是不容易。他心里有些得意地赞许着,连忙从手机的屏幕中照了照自己的妆容:梳的一丝不苟的黑亮背头、细金丝眼镜、把胡茬修得干干净净的有些发青的脸,脖子周围被立挺的衬衫领和藏蓝色花纹领带整整齐齐地包裹着。

女子迎面向他走来了。

他满意地起身,到座位对面把椅子拉开,准备迎接这个要度过第一个愉快的夜晚的女子。

但女子并未在他面前停下,而是经过他,径直走到角落里一个肥胖男人的面前。

他有些丧气地把椅子挪回去,回到了自己的位置。原来不是她。他又重新焦虑起来,看了看时间:七点十分。他有些恼怒,约的七点,整整迟到了十分钟了!

这时候餐厅的大门又哗得打开了,一位个子小小的女生气喘吁吁地冲了进来,小声向门口的引导服务生问了几句后,径直走向他的座位。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啊。我从地铁站出来一直没找到共享单车,走了好久才看见一辆,还特别难骑,真的不好意思啊。”女孩儿卸下米白色帆布袋,把黑色的羽绒服搭在椅背上,轻巧地滑进了座位。

他有些难以置信地打量着眼前的这个女孩:亚麻色的齐耳短发被风吹得有些凌乱,双颊被冷空气冻得发红,小小的身体被罩在非常宽松的驼色毛线裙里。但作为一个有风度的男人,他戴上微笑彬彬有礼地说:“你好,我是王子枫。你就是刘言吧,很高兴认识你啊。”

刘言抬起头,用一种古怪的眼神打量了一下眼前的这个男人,笑嘻嘻地说:“王子枫你好呀。”

“看看菜单想吃点什么,今天我买单。”他一页一页地翻看着菜单,胸有成竹的样子。

刘言也非常认真地研读起了菜单,“真花哨。”她自言自语般嘟囔着。

点菜的服务生离去,这对初次见面的男女开始了微妙的对话。王子枫在这之前已有过好几次相亲的经历,他知道如何哪些俏皮话能把一个女生逗得掩面发笑,也知道如何用一些小细节让女生对自己产生好感。

“服务生,麻烦这里倒两杯水。”没想到,这次竟让女生抢了先机,他默默在心里有些郁闷。

刘言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刚刚骑车过来,太口渴了。平时就喝很多水。”

“嗯啊,没事,我也想喝水呢。”他回答道。

“听你妈妈说,你在互联网公司上班呀?应该很忙吧。”他主动发问,希望掌握话语权。

“嗯,只是家创业公司,人很少,忙倒是很忙,又是做媒体的,基本就没有分上下班的时间了。”她咕噜咕噜一口气把一杯水全部喝完了。

见刘言没有问起自己的工作,他回答道:“那真的是很辛苦啊。我在国有基金工作,基本上每天晚上十一点也都下班了。”

“哦,那你也很辛苦。”

见刘言没有更多的兴趣,他开始了其他的话题:“你平时有空都喜欢干什么呀?”

刘言歪着脑袋想了想,回答道:”看电影,看书,出去玩。”

他在心里窃喜,说:“诶,那待会儿吃完饭要不要去看电影?我看待会八点半有一场新上的《流浪地球》,豆瓣评分还挺高的。”

刘言突然笑了,说:“哈哈,我不看科幻电影。哦,我不看商业片。嗯,就是我基本不去电影院看电影。”

他一时语塞,尴尬地笑了两声:“我平时也不怎么去电影院看电影的。嗯,我也喜欢看书多。”

“是嘛?你平时都看什么书呀?”刘言问道。

“刘慈欣的《三体》我蛮喜欢的,还有最近在看Kevin Kelly的《失控》也蛮有意思。还有村上春树、东野圭吾我也看,日本作家的书我还是蛮喜欢的。“

“哦,都很有名啊,不过我都没看过。《三体》看了开头一点点,实在看不下去了。我讨厌科幻。”

他又感到有些尴尬:“那你平时看什么呀?”

刘言像说哈萨克斯坦语似的吐出一堆他从未听过的作家和书名,好像有中国人也有外国人。

他只得口干舌燥地“哦哦”了两声,拿起水杯装模作样地喝了一口水。

他有些犹豫着要不要再问问周末喜欢做什么,刘言的手机突然响了。

“不好意思啊,我接个电话。”

“嗯嗯,没事呀,你接你接。”他连忙说。

好像是工作上的事,刘言压着嗓子快速地嗯嗯了几声,抱歉地对他说:“真是不好意思啊。我老板那边有点紧急工作,我可能得先走了。今天认识你很高兴。”

“嗯嗯,没事呀,你忙你忙。”他不紧不慢地说,心中忽然有些如释重负。

刘言快速地套上羽绒服,跨上帆布包,踩着帆布鞋匆匆地起身离开了。他把衣领拽松了,长呼一口气,心想:“还好早点结束了。真不是我喜欢的类型,长得不怎么样,还又矮又胖。一副装模作样的样子。呵。”

他回过头去假装漫不经心地瞟了一眼刚开始进来那个带着香水味的女子,她正坐在那个胖男人的旁边捂着嘴巴咯咯发笑。

他当然没有注意到刘言出门时大步流星、哼着英国蓝调、微笑着的样子。







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