捲氏俗女

前半生是靠遊牧客棧和生產文字維生的歐亞大陸流浪漢,現為半路出家的政治學學徒一枚,座標多倫多。 angeleggroll.life@gmail.com(或可派上用場的聯絡方式)

Belgium|追杯之旅 (附言:收藏癖x旅行之非正式徵稿)

發布於

遊走過很多歐陸國家之後,不得不承認,多數地點可分為兩種:在某些城鎮,清晨張開眼睛,就想往門外走,晃蕩在街道巷弄之間,和拖著菜籃車的老太太擦身而過,對靠在餐廳邊牆上抽菸的服務生點頭示意,舉起相機拍角落不知名的教堂,迴身迎來一群剛放學的孩子,蹦蹦跳跳。對我來說,像是波蘭或羅馬尼亞,就有很多這樣的地方。

當然也有些國家裡的城市,有著響亮的名號,其實出了門卻索然無味,佈滿身穿H&M的觀光客,老城區的餐廳和商店賣著差不多的食物和商品,被所有遊記分享到再熟悉不過的打開景點,世界各地來的人都搶到跟前要拍照,下一秒發現自己的背包被拉開,游山玩水的閒情逸致跟著幾張鈔票不翼而飛。比利時差不多就是這類國家,來之前可以預料,來之後果真如此。

然邏輯上來說,一個地方之於旅人不可能毫無吸引力,否則幹嘛去?我的意思是,就算該地點不如預期,當初也會有個買機票的理由。在收集星巴克城市杯最瘋狂的那段日子裡,「幫星巴克馬克杯和杯上景點拍照」基本上就是我去比利時的理由。

截至這趟比利時之行前,邪惡的星巴克出產了7款國家/城市馬克杯,除了Belgium國家杯外,還有包括首都布魯塞爾(Brussels),最負盛名的大學城魯汶(Leuven),查理五世的出生地根特(Gent),多數女生們去了會興奮尖叫好美的布魯日(Brugge),鑽石之都安特衛普(Antwerp)和還有大家聽都沒聽過的Namur(既然沒聽過就沒譯名)。

整個行程是六天五夜,從柏林搭飛機早去晚回,前兩晚住在Brussels,後兩晚住在Gent。然後分別從Brussels來回Leuven和Namur,從Gent來回Brugge和Antwerp,除了Brussels和Gent,其他四個城市都無需買城市的交通票。剛好會搭10趟火車,所以買了Go Pass 10,很難說這票買的值得不值得,畢竟也沒去什麼特別遠的地方,細算之後發現和買單程票相比,Go Pass 只為我省下3歐。

當然有人要問只有五天,要去六個城市,不會太趕嗎?絕對不會,一來這幾天湊巧是歐洲白晝最長的一星期,晚上10點都還沒天黑,一天可以當成兩天玩;再說比利時也不大,城市之間相距最多只要70分鐘,而多數城市四小時以內就可以靠雙腳逛完,於是我就日月兼程趕路,完成這項偉大(?)計畫了。

這趟旅程在我人生中佔了相當重要的份量:首先,這是婚禮後,馬上拋棄老公飛去歐洲的一趟莫名旅程,至今我還搞清楚當時不先去度蜜月而先獨自旅行到底是想證明什麼?

另外,單人旅行在柏林以西的城市,價格很高,於是在booking上訂了Brussels 的青年旅館四人房,沒想到隔天青年旅館寄來的確認信竟然有以下字句:「如果你已經超過30歲,請不要再訂床位了!請訂單人房。」沒想到自己已經來到被青年旅館排老條款排擠的年紀了!那一刻的震撼可想而知。


Belgium杯,正面:尿尿小童(Manneken Pis)

記得20年多前第一次到歐洲,在羅浮宮和大批旅客擠了老半天,才終於透過幾個肩頭遠遠瞄到舉世聞名的「蒙娜麗莎的微笑」,心中第一個念頭是:「幹!好小(的一幅畫)!」

這,約莫就是我在好不容易在圍觀者中殺出一條血路後,看到尿尿小童的感覺。

 Belgium杯,反面:拉肯皇家城堡(Castle of Laeke)

比利時國王的官邸,周圍的公園是附近政府機關公務員跑步的好地方,中年大叔控的聖地。雖然也是個布魯塞爾的著名地標,但好像不給人參觀,擅闖的話會有被射殺之虞。

Leuven杯,正面:魯汶市政廳(Stadhuis)

魯汶有全世界最古老的天主教大學,不過星巴克不吃這套,城市杯正面是從15世紀中建成、經歷兩次世界大戰仍然屹立不搖的魯汶市政廳,哥德式建築的極致,上面雕工超細,兩座尖塔高聳入雲,沒查資料前我還以為是座教堂呢。

Leuven杯,背面:舊市場(Oude Markt)

明信片上會告訴妳,這是比利時最古老的賣酒市場,這排房子賣的全是比利時啤酒,我記得自己年少無知時也曾經著迷過比利時啤酒,十幾年前也算台北文青符碼之一。魯汶的遊客不算多,不過大概因為是著名大學城,華人其實蠻多的。

Brussels杯,正面:布魯塞爾市政廳(Hôtel de Ville)

眼尖的人可能有注意到:為什麼同樣是市政廳,寫法卻不同?比利時是三語國家,布魯塞爾更講法文(雖然不算在法語區),但魯汶講有點接近德文的荷蘭語。布魯塞爾市政廳和魯汶市政廳其實是同一種樣子,不同的是這個廣場上的中國團和印度團超級無敵多,以至於我要拍這張照片,得婉拒很多中國人理所當然地叫我幫忙拍照的任務、以及閃過很多印度人手中的自拍棒。

Brussels杯,背面:藝術山(Mont des Arts)

藝術山不是山,說有多藝術倒也沒有,但算是布魯塞爾比較安靜的一塊淨土。杯子圖案並非藝術山,而是星巴克馬克杯典型的背面圖案,也就是城市天際線,而這景象正是藝術山的視野(在講繞口令嗎?)。

Namur杯,正面:議會宮(Namur Palais des Congrès)+鐘樓(Belfry)

Namur對多數去過比利時的人來說,絕對是陌生城市,如果沒有星巴克杯子,一輩子都不可能來這裡啊!我只能說星巴克的城市杯真是無限推進旅人的步伐。Namur的議會宮走可愛路線,古時是城市會議的地點,現在好像是某種有在招租的會議中心,旁邊的鐘樓則是世界文化遺產。

Namur杯,背面:詹比思橋(Jambes)

詹比思橋橫跨桑布爾河之上,古時要攻城得先過這橋。為了拍這張照片只好在烈日下走到對岸,結果失去了上城堡的體力。

Brugge杯,正面:天鵝

布魯日的天鵝和奈良的鹿一樣,一隻很可愛,多了就有點惱人(顯示為對鵝毛過敏)。為了等一隻天鵝游到我跟前,等了半個多小時,我盡量忽視人們對我趴在地上的竊竊私語。

Brugge杯,背面:運河+鐘樓(Belfort)

鐘樓約莫也是世界文化遺產,事實上比利時和法國一共有50幾座鐘樓共享同一個名稱的世界文化遺產,所以這篇文章上的鐘樓多數是。布魯日大概是我看過最噁心的城市之一,好,我知道去過的人都覺得這裡很漂亮,但當全部的建築物長得都一樣又擠滿人時,我就很難掩飾胃中翻湧的嘔吐感。

Gent杯,正面:聖尼可拉斯大教堂(Sint-Niklaaskerk)+聖米歇爾橋(St Michael's Bridge)

這座看起來就有歲數的大教堂建於13世紀,不難看出為什麼星巴克選擇它作為根特杯的正面圖案,不過為什麼硬要選擇這個角度我就不太懂,好像硬是要把橋也塞進去,但如果要想拍出一模一樣的全景,我恐怕得站在河中央。

Gent杯,背面:香草河岸(De Gradlei)

比利時人覺得布魯日屬於遊客的,根特則屬於他們自己,黃昏時根特人就三五成群坐在河岸喝酒,好不愜意。河兩岸從11世紀開始就是貿易中心,如今還保有文藝復興時期的風貌,背面圖案顯示了右岸的風景,中間三座建築是最古老的階梯式建築喔。

Antwerp杯,正面:羅馬軍人布萊托丟手塑像(Brabo)

老實說當初一直很猶豫到底要不要來安特衛普,畢竟這杯子圖案是我最不喜歡的「雕像一根」,不過來了之後覺得很開心,這城市比杯子漂亮很多,塑像也比杯圖壯觀。所以坐在家裡收集杯子根本沒什麼用,因為不到現場仔細看,絕對不會知道布萊托手上拿著的,是一個斷手!這個塑像關乎安特衛普的形成傳說,總之就是很久很久以前有個喜歡斷人手掌的巨人掌控了安特衛普的出路,一個羅馬軍人挺身而出殺了巨人,還砍下巨人手掌丟到河裏的故事。

Antwerp杯,背面:聖母主座教堂(Onze-Lieve-Vrouwekathedraal)

聖母主座教堂在市政廳廣場旁邊,若要拍出和杯圖一模一樣的照片,需要騎到布萊托的背上才有辦法。

以上,比利時系列可能是我拍過最完整的星巴克圖集,畢竟不是每次都出遊都會帶著杯子,這樣有點神經。


收藏癖x旅行】之非正式提案

收藏癖往往也是構成一趟旅程的原因之一,世界文化遺產、明信片、音樂劇、米其林餐廳、劇場、市集、磁鐵、或是心愛的玩偶打卡照,相信在Matters裡無數這類經驗,忽然很想參觀(?)這些收藏,於是不自量力的邀請大家來分享。

雖然本人很愛參加社區活動,但對於要不要親自下海做社區提案總是感到猶豫不決,故先自掏腰包發起一個非正式小活動試水溫,邀請大家來寫自己在旅行中的收集癖,前三位發文者可以得到507個 like coin,第4-6位可以得到218個 like coin(不要問我這奇怪的數字是怎麼算出來的), 超過五位參加者發文,我會考慮鼓起勇氣正式發起提案。

【活動簡易規則】以 #收藏癖x旅行 為標籤,關聯本篇文章,發文至少包括600字以上敘述 + 6張以上照片。小活動原則沒有截止日,以滿六名參加者為主。

請注意,這個提案非社區提案,如果有人支持這篇文章,而我提案了,會大方收下支持(喂),若沒有提案,則以每人166個coin依序發給第7位以後的參與者(全部不滿166我會補)。任何新添資訊我會公告在留言區。

佛系活動,歡迎大家來玩。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2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