籽|zi

“coração”|airpoet

对写诗的人的一些批评

我不是个“诗人”而是个“写诗的人”,与我即将批评的人们身份相同,我并不高于他们,当然也不比他们矮小,我仅仅是作为一个“写诗的人”,反省我们这些人的,使人尴尬的诗歌罢了。

我在三四个月前有向网上诗刊“诗验室”投稿,当然地,以我的诗那业余的品质,并没能过稿。不过对于那份网上诗刊,我倒是记下了。近期他们的春季刊发布,也就随手一翻他们所选的诗,在这样的春天里,获选的诗歌里最高词频的词却是杀死、死亡一类的痛苦之词,主题往往不明不白,有些用“主义”堆砌,也有的总要“以小见大”。我是不喜欢这样的诗的,它们感觉上总有些“众人皆醉我独醒”的高傲。没有获选某程度上让我的诗摆脱了与那些诗放在一起的命运,或许这是一件好事?但实际上我的诗也摆脱不了他们的诗拥有的秉性,我的诗,也并不比他们的好。

我便有疑问:诗歌这东西是否非要写那些感觉上来总是“假装”的事情,是否不写那些感觉像说着“我比不写诗的人都要厉害”的文字,一个写诗的人就写不出诗歌来呢?

大概这就是我们这些“写诗的人”和真正的“诗人”之间的区别吧。我们这些写诗的人写诗的源动力是“我比别人更高”的优越感,而真正的诗人写诗的源动力是他们作为平凡人类的人生。这种动力与视角的参差让我们很难成为真正的诗人,因为我们这些人不会有真正的诗人那样温柔又锐利的目光。

一个人可以描摹最美的场景到极致但仍旧不算是一个诗人,只因他文字中的高傲让读者无法读下三五十字而不作呕。我对我们这些人最重点的批评就在于此:写诗,并不让你成为某种特别的存在,你眼中那种自视甚高的“醒悟”,在读者的眼里只是尖酸刻薄而已。

另有一点,倘若一首诗歌里作者不用他的语言“杀死”什么,这首诗是不是就会失去它的趣味呢?引着我们这些人写诗的情绪总是负面,我们常常写出痛苦的诗却写不出快乐的诗;写得了激动的诗却写不出一个平静的字。我们的情绪单调,诗歌里从没有情绪的交叠,读来当然是索然无味而无特色的。

前述的写诗的人在写诗时的怪癖,无非就是想让人读来觉得深刻而已,但深刻并不来自尖酸刻薄与负面情绪,辛波斯卡的诗歌从不尖酸,许多时候还带着幽默感,但不会有人认为它们是肤浅的,它们深刻,且读来舒服。那些假装着深刻的诗读来让人有饮味精汤一样不舒服的后味,毕竟深刻并不是尖刻,强扭的哲理也并非是哲理。

写诗无非也就是我手写我心,心如何诗也便如何,使诗人成为诗人的,是一颗放在人群中也能闪耀的心,并非一颗把自己拔出人群而假装闪耀着的心。

想说的便是以上而已。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