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查哈爾燦

專欄寫手、自由記者 關注公民社會 | 政制改革 | 社運思考 文章見諸《立場新聞》《眾新聞》《獨立媒體》《關鍵評論》等

自欺欺人,莫此為甚

發布於
用最低級的手段掩飾不堪入目的醜事,逼得國際群起而攻又裝弱者被欺凌,繼而洗腦民眾鼓動民粹,是共產黨慣用的伎倆,壞事做盡,中共永遠在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世界級網球運動員彭帥自爆與原中共常委、國務院副總理張高麗性醜聞在國際發酵,貼文和當事人迅速消失於公眾視野,中國大陸一片寂靜 — 民眾無處搜尋、媒體裝聾作啞。胡錫進之流數度在推特發圖證實被消失的彭帥「安全且自由」、官方公開彭帥寫給WTA主席史蒂夫·西蒙的電郵疑點重重,在輿論重重壓迫之下官方甚至安排彭帥出鏡與奧委會主席巴赫「交談甚歡」。

中共官員淫亂之風「古來有之」,受蘇俄共產主義影響,延安時期就有「一杯水主義」,即滿足性欲的需要就像喝一杯水那樣簡單和平常,不但要「共產」,更要「共妻」。婚姻制度一度崩壞,家庭倫理、男女關係完全鬆綁,巧立名目「性解放」,但農民的封建性難改,很快又被傳統的家庭關係取代。接踵而至的政治運動,把人性摧殘殆盡,共產黨當今掌權的世代經歷過性壓抑的幾十年,到如今也免不了被組織紀律束手束腳,「性」便成為臺底的潛規則,各人不說,待到用時又變成政治鬥爭的絕佳手段。

彭帥與張高麗的性醜聞既有一個願打一個願挨、持續7年身體或利益的交換,又有彭帥對張高麗始亂終棄的性侵指控。隨處可見的是,共產黨管治下的高校教授性侵女學生事件頻發,在媒體圈、娛樂圈更是家常便飯。無一例外被性侵者都成為這種體制下惡臭男人的犧牲品,被消失、被刪帖、甚至被處理。明星不可嫖妓,高官性侵卻可大搖大擺、毫發無傷。性侵非此地所有,但這土地上的性侵確是共產黨政治文化孕育,是為官者的心理缺陷,是長久性壓抑下伴隨官位升遷的權力放縱。

當事人被消失,官媒和官方的代理人充當本人對外宣告「I’m not missing, nor am I unsafe」,與之前控訴被張高麗玩弄的彭帥判若兩人,數度寫信給WTA主席聲稱指控不實、不需要外界關心,胡錫進幾次發出彭帥參與宴會,拍攝者甚至要強調今天是幾月幾日,手段拙劣,錯誤頻出,試問一個正常人,若是平安、不被當局控制,怎麼會態度大轉、讓人代筆代勞,甚至連自我發聲的機會都無呢?可以想象,若不是涉及最高權力的醜聞,恐怕要電視認錯了罷!

張高麗是否犯罪、性侵行為是否屬實尚未定論,就讓當事人名字在中國網絡世界消失,官方作假試圖平息坊間輿論,當做無事發生。更讓人不齒的是,動用國際組織奧委會主席巴赫來視訊對話以證彭帥「自由」,卻隻字不提性侵之事,像極武漢肺炎初發時WHO主席譚德賽大讚中國抗疫成功導致各國反應遲緩、疫情爆發。為大國醜事背書,國際組織只會名譽掃地。

彭帥自爆與張高麗的醜聞是「以卵擊石,飛蛾撲火」,中共官方卻上演一齣此地無銀的笑劇,中國人上不了推特,代理人卻在外網鬼鬼祟祟、醜態百出,一石激起千層浪:WTA停辦中國賽事,英、美、澳、加等國將杯葛即將在中國舉辦的冬奧。用最低級的手段掩飾不堪入目的醜事,逼得國際群起而攻又裝弱者被欺凌,繼而洗腦民眾鼓動民粹,是共產黨慣用的伎倆,壞事做盡,中共永遠在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