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妮

混血雙寶創業媽|軟裝設計師|人體模特兒|25歲漂流法國,33歲再帶著孩子飄回台灣。如今35歲了還在任性,啊|熱愛生活美學,喜歡寫作。

勇氣的背後

photo via pexel
老實說我不是非常肯定自己有資格談論『勇氣』。我覺得自己不是會站上前線抵抗強權的人,我沒有放下高薪去落後地區行善之類的事蹟,也沒有背負異樣眼光從底層向上爬至顛峰的故事。簡言之,我自認是個中等生,過著中等的人生。然而一個普通到不行的中等生,在決定回台灣工作後,逐漸從他人口中聽到「勇氣、勇敢」這類的評語。
所以,OK,我想我是可以談談『勇氣』這回事,至少我是怎麼看的。

別離

2018年春天,我為了一個普通薪水的工作offer,胸前掛著兩個月大的嬰兒獨自從法國飛回台灣,身後留下老公跟兩歲半的女兒。

我永遠記得那一天。

一路上我們不斷跟女兒告知待會的分離是暫時的,期望兩歲半的年紀依然能理解。我們在機場吃了麥當勞接著一起走到入關處,最後一刻我們相擁,然後我轉身快步進入排隊隊伍。我站定後回頭望向他們,女兒的眼神充滿困惑。我聽得到女兒在大叫媽媽。

感謝帶嬰兒搭機的忙亂,讓我沒有時間沈浸在自己的情緒,唏哩呼嚕的,就上飛機了。飛機上,我忘了我有沒有哭。但回台灣後不知道多少個晚上,我淚濕了我的枕頭。

崩解

那年我覺得這個世界是我的。

帶著未知踏上法國,用兩年的時間將語言從A2考到C1,然後又去美麗的城市讀了兩年碩士。拿到碩士後,我來到先生住的鄉鎮。

接著,將近四年的時間,我在找工作、接案、生兒育女之間來回。

求職的挫折讓我瓦解,我的生活失去目標,24小時的重心都與家庭綁在一起,外面的世界離我越來越遠。我想,如果我什麼改變都不做,我可以日復一日一直過到六十歲。

到後來,家庭旅行不再讓我興奮、我也不想打掃煮飯、每本書都翻不到一半就放棄;我講話越來越尖銳,怪罪所有人,埋怨鄉下的死寂又整天陰雨綿綿。

我感覺自己的一生已經過完了,卻還要拖著這身皮囊幾十年。

恐懼

因為太怕了,怕自己活著跟死了沒兩樣,所以決定起來反抗。

你問香港那些對抗強權的學生,不怕嗎?他們多數回答:怎麼會不怕,怕到腳抖啊!但我們放棄的話,那就一點希望都沒有了。

我的前面沒有槍,但有一灘我跨不過的泥淖。

我體會到,如果我是空洞的,就沒有辦法給予他人更多愛。將你要的快樂、自信、甚至希望寄予在他人身上,對他人來說,都是不合理的索求,長期下來可能造成的傷害,會被時間削成薄冰。

待在黑暗中的是我,等不到太陽升起,我就自己點燈。

未知

沒有不想要面面俱到的媽媽,但事實是我們都有所取捨。

我問自己希望當什麼樣的媽媽?答案很多元,但絕對不是不快樂的那種。

家庭 VS. 事業,孰輕孰重,我們都只能試著在其中找到最恰當的平衡點。而這個平衡沒有對錯,也並非恆久不變。因此我學著坦然接受這些改變所必須捨棄的部分:我們賣掉了法國的房子車子,我們花了些錢在台灣租房安頓,經濟上受到更多考驗。

每一個抉擇都為家庭帶來很大的影響,而且你很難用值不值得去衡量。值不值得,都是當你走過一遭後才有辦法回首確認的。而我們能掌握的未來非常有限,我沒有辦法告訴你明年我會在哪裡、做什麼。

我扛著一個家,每一步都且戰且走。

On the road, as I always like./ photo by Renee HO

所以,你問我勇氣是什麼?

我想我會這麼說。

那是你明白沒有兩全其美這回事,你停止追求完美的幻影,認真看待自己的需求,然後願意為了這些需求捨棄其他的美好。

那是你清楚自己將踏上不安的道路,沒有人能擔保你所做的犧牲最終能換取等值或更高的回饋,但你已做好準備面對那個最後可能遍體鱗傷自己。

那是你深深地擁抱了自己的恐懼,且意識到你是唯一能夠點亮那盞燈的人,然後你使出全身的力氣去點燃它。

恐懼不會不見,因為沒有恐懼,就沒有勇氣

最後,你不能忘記感恩。

別忘了,你鼓起勇氣衝出去了,但背後有人陪你流淚,有人為你擔憂,有人努力做你的後盾。勇氣是一個人的事,後果卻不是。特別是當你肩膀上扛的不只自己,「勇氣」就與義無反顧的浪漫沾不上邊。你要顧得很多,一路上瞻前顧後亦步亦趨。我很幸運能擁有先生跟家人的支持,「勇敢」這詞雖然掛在我身上,但他們才是我能勇敢的原因。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