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

庸庸碌碌,汲汲營營於生活中

呼兒烹鯉魚,中有尺素書。

(edited)
只是寄個信加上小東西,有那麼難嗎?

寫在前面:

雙鯉魚,古時對書信的稱謂。紙張出現以前,書信多寫在白色絲絹上,為使傳遞過程中不致損毀,古人常把書信扎在兩片竹木簡中,簡多刻成魚形,故稱。《鯉魚》
尺素書:古代用絹帛書寫,通常長一尺,書信,故稱。《尺素》

青青河畔草,綿綿思遠道。
遠道不可思,宿昔夢見之。
夢見在我傍,忽覺在他鄉。
他鄉各異縣,展轉不相見。
枯桑知天風,海水知天寒。
入門各自媚,誰肯相為言!
客從遠方來,遺我雙鯉魚,
呼兒烹鯉魚,中有尺素書。
長跪讀素書,書中意何如?
上言加餐飯,下言長相憶。

這首樂府,作者佚名。

大意是描寫某位朋友千里迢迢將丈夫的親手信,送交到媳婦手上,以媳婦的角度來書寫,期待朋友手上那些,及閱讀手上信件的歡欣。

借用這樂府,非訴說兒女情長,而想說的是這鯉魚尺素。對信件的尊重跟喜歡。




「對不起,我有東西要寄東西到國外?」

「什麼東西?」承辦人員花白的頭髮,冷冷的語氣。

「就一些信跟小東西!」

「什麼小東西?寄哪裡?」承辦員還是那個冷漠感。

「是不是要買郵局的指定的袋子?」我拿出手機照片向他請教。

「包裹嗎?要報關喔!你弄了嗎?」承辦人問問題時,看我一眼的時間都沒有,只是一連串的問題...

「還沒,我再看看....謝謝。」我手機照片非那種方形包裹,報關?不會吧!

我轉身離去,心裡一陣滴咕。

我的再看看是換另個郵局,因為承辦員不甚明白我的意思,而我的疑問他也無視,所以我換了另家郵局。


「對不起,想請教您,我要寄東西到丹麥,內容是信、明信片、還有一些小東西,不太重,需要用什麼規定的郵件信封嗎?像我手機這個。」這次我將郵件內容及郵寄地點都清楚表達。

「什麼小東西?」承辦員又問。

我真不知怎麼形容那小東西,我應該翻翻@LilyChen 當初的手作說明。

「就那個手作小磁鐵跟可愛的木夾。」

「就包裹,要報關!」

莫非的確要報關,因為已有第二個承辦人這樣的回答。

「可是不大,就手指頭長...用包裹太大」

「你回家上網去查郵政,裡面有說明怎麼報關!」承辦人已有些許的不耐煩。

「謝謝,那我再看看。」

我又轉身離開,心裡還是一陣滴咕。

我的再看看就是再換另個郵局,因為承辦員一直要我寄包裹,明明我只有信,不是驚喜箱,用了箱子,對方收到空蕩蕩的,豈不笑話,所以我又換了另家郵局。

Today is not my day,我不只換郵局,我改天再寄可以了吧?


「對不起,我要寄信,寄到丹麥..」我話還沒說完。

承辦員馬上回覆:「等一下,我先看看丹麥可以收東西了嗎?」

於是,承辦員起身走至後方翻查資料。看著她的動作。心裡又有預感today is not my day,again(台灣英語,別注重文法跟使用,to莎佛,呵呵)

「可以了,可以寄去丹麥,沒問題,要寄甚麼?」

「一些信件附上一些明信片,還有手做小飾品,體積不大,不用到紙箱!」這次我把體積不大,不用用到紙箱說在前頭。

「那就用信封直接裝就好。」

「可是裡面有一些A4大的書法我想一起寄過去,不能有摺痕。」

好像說到關鍵字,承辦小姐看了一眼,一眼我的光頭.....

「有趕時間嗎?如果不趕,就不用急件寄送。用一般牛皮紙裝袋包裝,您的作品要用硬板保護好喔,包裝完成,再拿來秤重計費寄可以了。」

我的作品,呵呵呵,我是文人無誤。Today is my day,走出郵局,志玲大笑。

「什麼作品?就是心經!收到一定被XX罵(未取得當事人同意以XX取代)念.....」原來女人了解女人。

於是,回家跟志玲商量要用什麼硬板保護,對了~就用卷宗夾。

取自網路圖片,為我寄出去的,沒有拍照存證...

紅色代表我,也代表最速件....志玲說,XX一定喜歡。買了牛皮紙袋,用膠帶纏了又纏,纏了再纏,不放心再纏,放下了又纏。

「你怎麼買了剛剛好的紙袋?XX一定會割壞......」志玲的提醒,讓我驚覺。

「那我撕開重包裝好了。」

志玲聽了我的話,白眼翻到後腦勺。

最後,我只好在紙袋上加上警語,因為我也不知道怎拆了?把問題留給丹麥的她。

警語寫到:「請小心拆封,裡面東西A4剛剛好,切勿大刀一劃。」


隔天,地址正確填上,郵局承辦小姐,也幫我找了台灣地址的羅馬拼音。驚喜信就這麼出去了。

「你一定很珍貴的朋友,在丹麥,還親自寫書法給他。」

志玲一聽又差點噗哧一笑。

「是啊~好朋友,主要是信,書法是附加。」郵局承辦一定當我是文人文青,而且光頭突現納藝術氣質,一定是。

其實在郵寄過程中還是有所阻礙,就不贅述了,因為文章太長,太長就矯情。

我想把過程約略寫下來是因為,我在台灣郵寄至國外已經有所困難,再加上疫情影響,不過對方遠從丹麥寄送,不只台灣,還擴及中國、香港。那個心意,在我闖過這重重關卡之後,更覺可貴

PS、感覺這篇描述的不是書信,而是表達我這文人氣息,噗!

PS、已經安全送達丹麥,而收件人真的乖乖的完整拆除郵件。

PS、收件人對這書法心經雖早有預感,但還是稍稍被念了一下,呵呵!

彩蛋呢?





















可愛的狗,可以嗎?
可愛的豬豬加戴上帽子的光頭

↑ 覺得戴上漁夫帽,更像文人.......
警語:「看照片時請勿喝水,擔心嗆著....」









其實,真正的彩蛋在這,標哥,這是SEVEN的歌聲,她有時會去街頭唱歌~
SEVEN一眼接近全盲,一眼視力僅達0.2吧,她不靠捐助,靠她的才藝,靠她的歌聲,那個包包的圖案就是她畫的。希望妳喜歡,或許不是名牌,可她卻更有味道。

一個罹患罕見疾病的女孩,她全身細胞會一直增長,到現在她還在長高中。體內器官也一樣,所以心臟被過度拉扯,動了七次很大的刀,雖如此,她依然開朗面對人生,不放棄,她唱歌,她作畫,用她的力量謀生。

謝謝收看~~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片言合義氣,笑贈千金裘。

7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