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dlelight : 我關注的獨立樂團

PoppelYang
回覆
Viner@viner

嗯,龙宽我听过,也是昙花一现。感觉这些乐队的生和死都是或多或少由当时的时代特性引起的。虽然他们可能在今天诞生的话会有更多受众,但是今天的大环境又不会诞生这样的乐队了。

世界末日的某个角落那首我记得颗粒有次媒体采访时说她和魏如萱不是在一起唱的,而是异地各自唱完合成的。Carrchy确实很Catchy,哈哈。

PoppelYang
回覆
過客收藏家@icompack1294
剛剛去看了My jinji的MV。明明是我介紹他們,我卻沒好好看過MV。但是...這就是Lo-fi嗎!?跨越視覺和聽覺的美學!?我受到震撼了!真的有跨越的感覺,但美學我還需要點時間體會,跟我剛剛說的想像畫面差太多了

哈哈,这是落日飞车的加强版怪力乱神土气lo-fi,跟流行的大多数lo-fi风格还是有点区别的。我觉得他们是故意搞的这种效果,好让人大跌眼镜。

要正经一点的话,Jinji这首歌随便配上一段日本80年代动画中描述城市景色的片段都蛮配的,就比如这个:https://www.youtube.com/watch?v=ML3IsFByd9c

PoppelYang
回覆
過客收藏家@icompack1294

我的理解是,Lo-fi是一种跨越了视觉和听觉的美学风格。

落日飞车的音乐本身在音质上并不lo-fi,但是他们音乐里那种很飘渺很chill的气质与许多lo-fi音乐是一脉相传的。他们今年初放出的My Jinji的官方MV在视觉设计上就非常lo-fi,跟他们的音乐就很配。

他們的歌總會給我一種很適合當電影配樂的感覺

确实很容易让人脑补出浪漫电影中的画面,哈哈!

PoppelYang

落日飞车 - My Jinji 这首大爱,听这首歌的感觉就像,小时候和爸妈参加聚会晚上回家坐在车后座无忧无虑地看着窗外城市灯火飞逝而过的感觉。已经好久没有体验过了。

PoppelYang

卡奇社当年真挺别具一格的,《日光倾城》,《游园惊梦》,《红色》这三首我最喜欢。可能当时因为宣传力度不够再加上他们的Synthpop形式不太适合现场演出造势(或者说当时的国内大多数听众不太理解他们的音乐形式),所以也就逐渐退出大众视野了。

感觉他们也不是特别趋炎附势迎合市场的那种人,能有一首成名曲留下来就已经很成功了。

现在主唱颗粒还在单飞好像。

《Narita Inspected》:带你回到2000年的视觉日本

PoppelYang

哈哈,好羡慕你们的童年。我那时一没校车,二则老师也不会允许合唱流行歌曲,只让唱《团结就是力量》之类的革命歌曲 XD

PoppelYang
回覆
Viner@viner

I know, I know ;)

半老不老的东西愤世嫉俗哈哈,最终归宿可能就是对周遭的事物完全不care了。所以在这之前还是抓紧时间愤一愤吧。

PoppelYang
回覆
Viner@viner

后街,西城我也没少听,只是忘了提起(西城听得更多)。

专门唱泡泡糖舞曲的Aqua(有点羞于提起)当时也没少听。

感觉那时国内满街放的外国流行音乐真的可以跟国际接轨了,外面年轻人在听的国内也在听,时差可能不会超过一年。现在的情况反而没有那么明晰,有点让人摸不清(也可能只是我的错觉)。

艾薇儿在当时真是太现象级了。记得当时很多人还批评她是假朋克。我宁愿今天能多出几个如此的“假朋克”,也比满电台的auto-tune歌手强。

PoppelYang
回覆
誰說編輯不讀書@readingbugs

哈哈,我时常纠结Post和Homogenic哪个是Björk最好的专辑,Post里的Hyperballad和Homogenic里的Unravel这两首是我在她单飞期间最喜欢的歌(她在The Sugarcubes乐队时唱的Birthday也超喜欢)。2004开始的Medulla和之后的专辑我有点听不懂了,感觉从那开始她已经完全开始放飞自我了,不再考虑听众的感受了……

Dancer in the Dark当时看得我很压抑,感觉确实不需要有相似经历就能感受到片中人物在那种处境下的心境。

後來才看到原來導演是性騷擾渣男,Björk當時演戲的情緒是否因此更加強烈?

你不说我还真把这事忘了。应该是有这个可能,而且我觉得这个经历对她没有继续在主流影视界参与肯定是有影响的。

PoppelYang

到现在还总觉得2000是10年前...

那段时间我也是刚学会上网,不过没有第一时间把网用在获取音乐这方面上,顶多也就是下载一点比较热门的比如艾薇儿(everyone's secret crush XD)和Green Day的零散的名曲。那时正好家里也是刚通了数字电视,通过电视上播的港台版的MTV接触到一些比较老的外国乐队比如The Beatles,然后就是Pink Floyd(至今还很喜欢的乐队)等。等到大学期间大部分时间都是去探索这些老乐队了。唯一比较”文青“又不显得老态龙钟的音乐品味就是当时搜罗了不少冰岛的实验音乐,哈哈!至今还常听Björk。

虽然不大喜欢现在的豆瓣,但豆瓣FM刚出的时候确实对我探索音乐有了不少帮助。另外当时Google中国的音乐部分是可以在线听高质量音乐的(姚明出资搞的巨鲸音乐网和Google的合作,现在已经没了)。

等到我比较系统地接触到包括post-punk revival在内的比较新的”摇滚“音乐时已经是2010年代的事了。

只可惜當時在國內沒什麼人可以分享

大学时我在寝室放了Björk,同学以为我疯了 XD

----

日本我还是比较感兴趣的,感觉是个非常封建又非常先进的地方,很矛盾。虽然可能不想在那里生活,以后有机会会去看看。

中二LOMO梦续摊(二):迟到的120胶卷

PoppelYang

戴眼镜的话用旁轴就是比较麻烦,很多机器取景器的eye-point(eye-relief)都太短,戴眼镜就不容易看到全框。当然有的人不介意拍摄时摘眼镜,甚至也不介意看不到全框的。

曾经特别憧憬一台Pentacon Six的120机子,最后还是因为体积,重量和拍摄快捷度的原因觉得这机器不太容易带出门,所以就一直没入120的坑。Holga的镜头倒是买了一个,Olympus M4/3接口的,自然也是塑料镜身塑料镜片,拍了一些,感觉不值,哈哈!

风靡2010年代的三种非主流网络音乐及其地域性流行

PoppelYang

谢谢支持!

的确,lofi音乐最近几年是越来越流行了。而且很多非音乐人属性的创作者也可以参与制作,因为大多数时候不需要会乐器,只要会用音轨编辑软件就可以了。

PoppelYang

恩是的,Stranger Things的原声大多数是Synthwave。我更喜欢它在剧中(尤其第一季)配的那些80年代流行歌曲。

PoppelYang

单就听众数量来讲,美国的synthwave听众还是非常多的。现在最大的synthwave唱片厂牌NewRetroWave就是纽约的。这个排行是相对搜索热度,重在“相对”,举例来说,可能美国在这榜上排第15,俄罗斯排第一,但俄罗斯无论是听众数量还是在音乐上的消费金额都远远低于美国,毕竟人口少。

中二LOMO梦续摊(一):过期胶片

PoppelYang
回覆
方无@kong

的确,黑白在全球范围内都有因情怀而被炒作的情况,虽然冲洗成本理应比彩色低,但价格却因为情怀而被哄起来了。

我用的是CineStill DF96冲黑白,一剂完成,适合懒人。

彩色用了大概四年Tetenal C41(显影,漂定,稳定,三剂浓缩液),有时温度控制的不准也无所谓,扫描之后后期数码调整即可。

正片这种东西是不敢入坑的...太贵了,而且温控需要更严格。

PoppelYang

我记得Konica Centuria即使是最晚过期的一批好像是2012年左右就过期了,也是快十年前了……

虽然店冲方便省事,但这年头我是信不过的,再加上以前还有冲坏的经验。6年前开始自冲自扫,虽然慢但也是胶片的乐趣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