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弗瑞德

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有拍必回,简化人际关系。

随想·画画·音乐

早晨Y先生转了一篇美国大选的评论给我。却被其中说到宋江死前为什么毒死李逵给吸引住了。作者认为从心理学上来讲。宋江越怕李逵造反越说明他自己心里一开始就从来没有考虑过被招安。只想自己造反打天下。后来实在看不到自己打天下的希望才接受招安的。

因而他知道如果他死后李逵再去造反失败的后果。但是李逵却从未考虑过。也不会在乎。挺有意思的。

这种情节反映出来的角色潜在的想法确实需要认真阅读再深入思考才能体会到。读《水浒》的时候是小学三年级还没有能力去想这些。后来也并没有养成一边读书一边思考的习惯。或者说是习惯于不动脑子。越来越感觉到读书的方法也是需要学习的。不断反省自己也是生活的乐趣之一。

很多年没有画过素描了。前一阵子也想过孩子们长大自己有时间了可以再开始画画。是有些手生。需要多做练习才能恢复绘画能力。但是过去的这些时间中。看着一些光影和谐的场景或是人物。也会不由自主用画画的视角去观察。心里也小小认为自己在理解能力方面倒是进步了。

随着更多的观察和反省。意识到原先画画时一些想要表现的内容有些太过刻意和死板。总是想着要画出清楚的骨骼结构。追求米开朗基罗那张扭转身体的背部素描的表现方式。其实在很多对象上这样表现并不适合。不同的描绘对象具有不同特点。表现好对象本身的特点才是正确的。

好像听音乐也有些类似。大学时总感觉听不出拉赫马尼诺夫和德彪西在描述些什么。因此很久都不听他们的音乐。近来两年偶尔听起。非常美。尤其德彪西的音乐中竟然还充满了各种色彩。梦幻美丽的色彩。有点不可思议。感觉方面的视觉空间一下子打开了一样。德彪西和马拉美加上塞尚或雷诺阿的色彩。确实是神话的味道呢。听着听着不由得会微笑起来。

斑斓的风。流动的光影。浅淡的云霞。温暖潮湿的空气。几乎静止无法感觉到它在行走的时间。这个唯美空间中。只听到悠然的笛哨。只听到持续略过的风声。

这些变化也许只是因为经历了时间。时间提纯了自身。拓宽了眼界。开阔了心灵。可以说是最为神秘的魔法吧。

PS:现在也实在不理解大学时为什么会听不懂这两位的音乐了。还为此请教过一位教古典音乐的朋友。好像脑子里一层屏障消失了一样。很有趣。总归是好的变化。今天晚上炒了一个叫做kale的菜。是西人的蔬菜里面比较适合炒熟吃的。叶片厚实。味道有些像油菜。还可以把它刷一层橄榄油稍稍撒点海盐在烤箱里做成健康美味的kale chips。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