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弗瑞德

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有拍必回,简化人际关系。

圣传·同人二百零一

释的头发被风向后吹起,全身包裹着窜动的雷电、火焰,悍然对天帝发动攻击:“用以后永远的痛苦换取与你一战的资格,这件事,罗倒在我的剑上时,我就知道了!你不必再对我啰嗦!”

释和天帝之间,闪电、雷霆、火焰、雷暴穿梭往来。释得到罗的力量之后,火焰和雷霆在同一个人身上的加成,比之前和罗两人联手强大更多。

天帝的力量,或许是近万年来第一次在人前展现。之前在天帝城力量外泄,显露的仅是一些皮毛,与今日和释全力拼斗完全不能比拟。

漫天蓝色的电光来自天帝,笼罩四野,巨大的霹雳声响不断,几乎撕碎整个天空。释的雷霆由于吸收了罗的力量,成为透明雷电、火焰的交织物,折射天帝电光的蓝,诡异、空幻。

天帝和释周围,都有各自力量形成的防护屏障。一次次强硬的力量对撞在他们周围形成巨大真空地带,其他军官、士兵只得远远躲开,稍不留神被卷入,便爆裂为碎片。震耳欲聋的声响,似乎连地面也要震碎。

经过几次撞击,释的防护有些松动,在天帝新一轮的强力碾压下受了伤。他手抚胸口,倒退几步,嘴角流出鲜血。星迅速冲上前,用治愈法术为他治疗。

星穿的是黑色为主,红色点缀的阿修罗族普通军服,头发如男性一般简单束起,脸上蒙了灰尘和几缕乱发,迈着大步,急匆匆跑到释身边。

天帝看着星,一脸不可置信:“阿修罗……王?你……”

星转过身,正面天帝:“陛下,我是星,阿修罗族的星见。我族,只余我一人而已。罗已经不在了,他从未背叛陛下。”

天帝紧紧盯着星的面孔:“不错,你和罗,原本就有些相像。我只见过你身着星见礼服的样子。你和释这小子在一起了吗?”

“陛下,这是罗的心愿。想要留下我族传承……”

“我明白一个王在面对灭族的灾祸时会怎么想。我不怪你。你退下吧。即便你是天界第一星见,这种程度的战斗你也帮不了这小子!万年以来,连我也没有遇到这样需要全力以赴的战斗了!打得过瘾!我们继续!”

星退到远处,却并非很远,仍在天帝和释的战斗能够波及的范围内。只是这些力量的余波无法对星造成威胁。她担心释再遇危险,准备随时上前。

天帝和释的打斗再次激烈起来。电光、火焰、沙尘笼罩着周围。天帝的注意力却总是不由自主被星的身影吸引过去。他仿佛看到死去的罗,守卫着释,希望释能够赢得战斗,帮助他对抗命运,保护封印在阿修罗城中的孩子。

天帝再次看向星,似乎在笼罩着她,模糊不清的物质中,是阿修罗族死去的众多族人,簇拥着他们的王。另一边,隐隐约约是为他战死的夜叉王和夜叉族人。

天帝忽然又看到,在红莲火焰预言越发逼近的这一百多年来,被自己杀死在密室中的列位大臣,飘忽的影像包围着自己,告诉自己是一位值得敬爱,了不起的帝王。

最后,释迦王携王妃从众人身后走出,对天帝怜悯地一笑:“陛下,这样活着,您真的不累吗?”

天帝突然感到一阵虚无、茫然的悲凉包围了自己。为向天命争得“公平”,自己究竟付出了怎样的代价?周围这些死去的亡灵,都因自己而丧生。那么,自己追求的“公平”,对他们而言公平吗?他们又去哪里找寻“公平”?

死去的人,已经太多。这份怀疑带来的苦痛,也已太久。是时候,结束一切了。


PS:我是不喜欢管人,也不喜欢强迫别人同意我的想法,更讨厌跟人发生冲突。但是如果每个人都不为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发声,也就是在把话语权让渡给自己认为不正确,甚至是邪恶的一边。还是慢慢习惯为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表态吧。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