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弗瑞德

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有拍必回,简化人际关系。

圣传·同人二百

天帝城前,释迦族大军排开队伍。天帝站在庄严的天帝城城墙上,对释高喊:“释迦族的小子,你终于还是反了!”

释愤怒地回应:“天帝,你杀了我的父母,血洗我释迦族王宫,不必在我面前装糊涂!我不为他们复仇,枉为人子!”

天帝哈哈大笑:“终于等到你这一天。我坐在这个位置上无数岁月,为了成为表率天下的贤君,过着淡出鸟来的日子,早就不耐烦了。

我知道你得到了罗的力量。他把力量给了你,但是他和阿修罗族终究没有背叛我。他一直认为命运不公,从年幼时就想改变命运,我也想知道究竟是谁在摆布我们呐。

当年老子也是天界第一武神将。你要复仇可以。我这颗头颅可得凭真本事来取。让我看看阿修罗王那个浑小子与你合二为一的力量究竟有多强!”

“天帝!你在御座上的时间已经久远到我这一代人无法计数的长度,为何还会为了害怕丧失权力、地位逼迫于我,直到我不得不起兵?

假如你不那么在意预言,心胸宽广一些,罗还会活着,和我一起对你心怀崇敬,为守护天界疆域战斗,你自己也依然安稳地治理天界。

告诉我!为什么你这位我们从小敬仰的长者也会为了权力而丧失信任,丧失心智?”

天帝眼中的疯狂缓缓收敛起来,带着一丝悲哀看着释:“小子,你真以为我那样贪恋权力吗?你以为破军之星的预言只是一个空洞的预言吗?

我在御座上已有近万年的时间,其间早想过将帝位传给孩子或禅让给合适的人。而每次我动了这个念头,天帝族的星见总是看到不好的预示。我只有尽我所能善待天界子民,治理边关,使人们免于被魔族杀戮。

然而,先是红莲火焰的预言现世,预兆我的死期,我族的灭绝。你出生时,更是有破军之星出现,将毁灭帝星。

我扪心自问,可有失德之举?自省之后,我以为自己虽非完人,亦无大过。但此后对待自己的责任更加尽心尽力,一言一行无不力求尽善尽美。可每次星见的预言都是,离灭族之日更近。

你从出生之日便战战兢兢,我又何尝不是?我甚至更加惶恐。若我有错,命运只惩戒我一人便可,却要累及全族与阿修罗族、夜叉族、各个忠于我的族裔一同为我陪葬,这是怎样深重的罪恶感,你能够想象吗?

为什么我不能让出帝位,以先代天帝的身份体面退出,而要以一个累及他人的罪人方式结束我的时代?天帝之位没有那么重要,命运给我这样一个收场的方式,我却不服!”

天帝紧皱眉头,瞪大布满血丝的眼睛,紧盯着空气中不可见的某处,急促地说:“我开始谁都不信任。臣子们赞颂我圣明仁慈——但一位仁君该有灭族的结果吗?我以为每个人都在骗我。

我秘密将那些谏官捉入监牢,严刑拷打,逼供真话,想知道在他们眼中,我究竟是怎样的君主,真是与灭族命运相符的十恶不赦吗?而他们被我惨痛地折磨至死,也依然说我是优秀的帝王,他们敬我、爱我。

我终于相信他们是真心敬爱我,也曾在密室中抱着他们的尸体大哭。可我仍然没办法让那些日夜咬噬着我的怀疑停歇。我早就疯了!

老子一世英雄、贤君,却每次面对自己的族人和阿修罗王他们都心怀愧疚。那该死的预言又不肯明确指出我究竟做错了什么!这种找不到源头的自我怀疑,是最猛烈的毒药。

我忍耐的时间,比你更久!早在你出生之前就已经开始。是我,我偷偷潜入善见城杀了先代释迦王和王妃!我想逼你起兵,因为我没有理由主动去杀你!我只想早点结束这一切。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释看着天帝,呵呵冷笑:“你杀了我的父王、母后,却在心里认为自己也是受害者吗?我看不到那个在背后推动一切的天命,我只能看到实实在在动手杀人的你而已!杀人偿命,也是天道之一!”

天帝大笑:“不错!杀人偿命,自然是天道!如若今日被你杀死,我不会恨你的。我就去那个世界看看,究竟是谁,把老子折磨到这般地步!

但是小子,你杀了罗,吃掉他的身体。整个天界都知道这些年你对他的感情,你要怎么为罗偿命呢?为你的父母报仇,活下去。用你以后万年的寿命,好好地,替你心爱的罗,手刃他的仇人吧……哈哈哈哈,即便今天死在你手上,我也不会恨你的。开始吧!”


PS:昨天看到隔壁网友说马特市不是适合发长篇小说的地方,我也能感觉到。matters是我使用的第二个写作平台,之前在豆瓣有过不太顺的经历。写小说更是头一次,以我对自己不擅长编故事的自知预测,完全没想到能写出长篇故事。既然捣鼓出这么多字,也顺着应该换个适合发小说的平台想想,等全部写完了,修改一下,去其它平台发发看,也是不错的啊。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