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弗瑞德

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有拍必回,简化人际关系。

圣传·同人一百九十九

發布於

释一路杀来。龙族,夜叉族,爱染明王家族……终于,来到我的阿修罗城下。

我将修罗刀分离出来,留给前任星见——将它与小阿修罗封印于一处,和星带着装有“释的儿子”的培养皿,趁夜出城见释。星携带法器、符咒,做好最后的准备。父王、母后、前任星见等人,在朝堂与我道别。

我出城。他们前往阿修罗神庙。明日清早,阿修罗城将成为一座死城。只有那个承载所有人希望的婴孩,将安静地,独自在阿修罗森林的封印中成长。

几个月不见,释更加接近我想象中,天帝的模样。耀眼。强大。重逢的瞬间,我无比渴望成为他。即便战死,亦我所欲。如果我不是生于阿修罗族,没有祖先和天帝族缔结的盟约……

而毕竟,没有如果。

星为释和我贴上符咒。最后一刻,释对我举起雷霆剑,却手腕颤抖,无法刺下去。我双手抓住他的剑身,猛地刺入胸口。从未感受过的凉意穿透心脏。释瞪大眼睛,愣在原地。

我转头,看着泪流满面的星,只来得及说一句:“对不起……”恍惚间,好像看到了两个星。不,是孔雀来了。他曾说,要赶来见我最后一面。真好。

我听到最后的声音,释叫我的名字:“罗……”然后,是他挡在我的身体和地面之间的手臂。

沉入最深的黑暗之前,我想:我还是可以选择的。我终于选择了,自己以怎样的方式死去……

失去生命的罗,倒在释的臂弯中。止不住眼泪的星拿出法器,用压抑嘶哑的声音念诵咒语。释将雷霆剑收起,脸色惨白地开始吞食怀中,罗的身体。孔雀坐在一旁地上,双手掩面,忽而用力拉扯自己的头发,忽而站起来双手紧紧绞在一起,无目的地来回走动。

释无声地咀嚼着。透过两腮咬肌线条规律性地绷紧、放松,喉结移动的频率,可以看出这些不间断的动作并不轻松。

鲜红的血,从释的嘴角滴落。透明的水珠,在他面颊上滑过。血红的水珠,自他双眼中滚落。他吞食着罗的血肉,感受罗的力量,在他身体中蔓延;罗的记忆,在他脑中一帧帧浮现;罗的喜怒哀乐,填充满了他的心。

突然,释感到心中碎裂的疼痛被弥合。他疯狂地大笑起来:“罗。你终于,彻底地属于我了!你再也不能离开我……”

星面带怜悯地看着释。

一颗星星,散发着诡异的红光,波动渐次增强。一颗星星,自夜空永远坠落。

清晨来临之前,罗的身体,每一根骨头,每一滴血,每一块肉,都已从世上消失。释的力量,增强了不止一倍。他额头中央,多出一条眼睛形状的竖纹。第三只眼的纹章。同类相食的罪。比魔族更加堕落的生物的标记。

星晕倒在地上。白皙的肌肤表面,遍布着被灼烧出的深红色血管痕迹。

孔雀用治愈法术将星唤醒。她睁开双眼,向四周查看,确定周围再没有罗,忍不住放声痛哭。释沉浸在罗的记忆中,脱离尘世般超然冷静。

朝阳的光芒和热度将星和释唤回现实。星对释说:“此时阿修罗城应该已是死城。你想要进去看看吗?”

释摇摇头:“未来,我会常来这里,替罗看看他的家,他的城。但不是今天。我能感觉到,城里,只剩下那个孩子的气息。”

星问孔雀:“你要和我们一起走吗?“

孔雀右手的食指用力按按眉心,嘴角化开一缕若有若无的笑:“姐姐,我也只有十几年时间了。我要继续在外面走走……表哥和你们,这一切太残忍。我要忘记表哥,忘记你们。未来我会见到你和表哥的儿子。但是不会再见你们。永远不再见了。”

说完,孔雀转身离去。

星张张嘴巴,想要再说什么,却未能出声。朝阳的光芒更加明亮灿烂。没有了罗的第一天,与以往没有丝毫不同。


PS:我可不觉得写“我”的死亡有什么阴暗的哦。卡拉瓦乔更直接,在画作中把自己的脑袋让人拎着呢。都是自娱自乐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