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弗瑞德

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有拍必回,简化人际关系。

小粉红的两重民族性

(edited)

我注意到一个有趣的现象。很多支持中共的人,他们自身是很矛盾的。有时说中国人民是最勤劳善良,吃苦耐劳的民族。有时又说中国人的根本性是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每个草根都认为只要获得个机会,就能化身为高翔天空的鸿鹄,内心充满要造反的愿望。

说中国人民勤劳善良,是小粉红们要彰显民族自豪感,或感到中国正在受“海外力量威胁”时。这个海外,百分之九十九指的应该就是美国。

虽然有大量理性的中文世界作者,写过充满翔实例证,劝告大家不要迷失在仇美情绪中的优秀文章。但是我想,沉浸在狂热爱国情绪中的“人民”,是不会静下心去读的。就算静下心去读,也不是带着谦和,准备接受他人提供的事实论据的心态去读。而是秉持一贯立场先行的态度,凡不符合我们爱国主义,民族主义论调的文章,都带着批判的眼光去读。

因此,小粉红们读过之后,只觉和自己读到过,被党篡改的历史完全不同。就认为这些是反动文人,拿了美国好处,抹黑我们,抬高美国。在他们心中激起更强烈的仇美情绪。

狂热的小粉红仇视美国,与国内到处充斥着的假历史,假消息,无处不在对党的丰功伟绩的歌颂,看似善良的感恩教育和弘扬顺应中国传统的愚孝精神密不可分。历史书被篡改,但还有真实记载的版本。只要有心,就能找到,比对出来。新闻的真假,墙内墙外有很大争议。基于不同信息来源的争议,根本就是鸡同鸭讲,无意义,不需要进行。

但是,基于对抗假想中强敌的民族自豪感,不知是他们百分百发自内心这样认为,还是纯粹为了对抗的牵强附会?

另一方面,小粉红在拥护党的集权高压统治时,搬出来的又是对中国民族性的另一套看法——人皆可以为王侯将相的思想,造成民间有了言论自由,就会各种垃圾言论满天飞,抹黑中国人形象;没有把人捆绑在土地上,便于管理的户口政策,便会流民横生,治安混乱;没有一个强有力,中央集权高压统治的政府,国家会成为各自为政的一盘散沙。

网管们平日尽心删除的,是反对狂热民族热情,对时政、历史,有客观评价的内容。“大翻译”运动中,被网友译成英文,曝露在整个世界面前的帖子,属于不会被删除的范围——所以在世界面前抹黑了中国。

把人民绑在土地上,教育大家“人民是国家的主人”“我国是一个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那么,人民作为主人,可从法律意义上占有这个国家的一分土地?农民的宅基地,耕种的土地是国家的。城市中市民的房屋所有权仅为五十年。可以说,小粉红在这个国家,连一寸土地都不占有,哪里来的自信说自己是国家的主人?

从另一方面来看。中国的法律,大多数规定是刑法方面,或是具体事务性法律。对于“人民”这位主人拥有什么权利,几乎没有任何阐释。中国的官僚特权,倒是不言自明,举世皆知的事实。那么,没有任何官阶,平头百姓的人民,时时处于被官僚特权压迫,接受不平等对待的群体,又哪里来的凭证,说服自己是国家的主人?

至于中国人的谁也不服谁,各个以为自己更优秀更有能力,想把别人打倒,也不是针对自知连边也扒不到的高层领导,更不是针对最高统治者,而是针对自己周围近处的人。

近代三年大饥荒,饿死那么多人,没人敢吭声。今天抗疫,按照国家政策,一遍遍做痛苦的核酸检测,等不到头的封城,人们同样顺从接受,大部分人对政府连微辞都没有。多么听话。

栢杨在《丑陋的中国人》中写,中国人是一个受伤很深的民族。他们不会发自内心地喜欢、热爱什么人,只会要么卑躬屈膝地仰视,要么占据有利位置就把他人搞臭搞死。

原先读过一篇文章,与栢杨作品对照起来看,或许可以称这个伤类为群体性自卑。来源于中国自古以来的等级制度。天下除去皇帝,每个人都被踩在脚下,每个人都有阶梯要爬,每个人都没有平视他人的尊严,所以大部分人都自卑,并积累了大量爬梯过程中受苦受难形成的仇恨。

其他不想爬仕途阶梯的人,又有礼法限制,使人规行矩步,稍不谨慎就成为一个犯错误的人。栢杨也提及,中国一个让人伤心的文化——春秋责备贤者。就是即使人超出了普通人,成为“贤者”——贤者在古时是一个不得了的词汇,可与为帝者相提并论——同样难以逃脱被指责被挑剔。连贤者都要被挑剔,其他的普通人还不是人人自危,活在随时要遭受指责非难的恐惧里。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文化?

难怪小粉红们在处于不同条件下,对于中国的民族性有不同解释。或许就是我们的文化根源中,有一种不把人当做被容许犯错的普通人来看待的苛刻。一概以全能全知,完美无暇的神的标准来要求。

谁犯了错误,在这样的文化熏陶下,即便口中不认错,潜意识中也会鄙视自己,产生自己不如他人的自卑感。为了战胜自卑,又拼命挑剔别人,证明别人尚且不如自己,证明自己也是有价值的。

基督教的忏悔就相当于对灵魂中错误和罪恶的漂白。忏悔、赎罪之后,众生在神前依旧平等。所有人都不需要认为自己不如他人,不容易产生自卑。

如果我们的文化能够更宽容,人们看待世界,看待自己的眼光,会不会更客观?能够接纳自己的缺点,才能更真实地认识到自己的优点,肯定自我价值。或许不会再产生,自己人也不能以所有状态下都一致的口径,来描述自己民族性的情况。

PS:书到用时方恨少。真正对我们的民族性起疑问时,才觉得读过可以作为依据进行理解分析的书太少,不可能进行更广更深入地思考。对小粉红们的分裂,只能写出一些自己浅显的看法。然后,还是要再接再厉,继续读书以解惑啊。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