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弗瑞德

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有拍必回,简化人际关系。

年老的坏人也是坏人

人类是多样而复杂的,人们常说将心比心,要人换位思考。这是非常不科学的。因为这种置换的前提是两个一模一样的人,否则用两个不同的人进行换位思考,永远不可能得到正确答案。

而不幸的事实就在于,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两个人是完全相同的。因此A在一个事件中的感受根本不可能与B雷同。A在一个霸凌事件中作为欺凌B的角色,感受到乐趣,B当然只感觉到厌恶。并且恨A。

而A为了自己获得这种乐趣,在B周围制造一个有毒的环境,逼迫B配合自己。A在他的角度只觉得我老了,要死了,B你作为晚辈,为什么不能让我快活快活呢?你只不过作为一个被迫害的角色,在周围人都欺负你,不公平对待你的时候,出来反抗反抗,骂骂人,申诉一下不同观点,为自己辩白一下而已。这不是很简单吗?

而B的想法是,这个世界上比我老的人多了去了,他们马上要死了,但是又没生我,没养我,没对我好,跟我有半毛钱关系吗?我一个好好的人,为什么为了取悦他们让自己待在一个被欺负,每天都在生气的位置呢?就因为你喜欢,我每天都要活的不痛快,被人气得睡不着?凭什么?去你妈的!你怎么不现在就死呢!

B对这种自私的贱人只想说一句,你要死就死你的,我才不要为你这样一个内心空虚虚弱的人做什么。该给你的钱我都给了,我并不需要你给我什么。唯一的要求就是远离我。我没有义务成为你的快乐来源。你就是一个从来不为别人考虑,凡事都要求别人依照他的想法的老贱人。

人是否能够快乐是自己的修养,我不会消耗自己,每天生活在一个跟贱人有关系的有毒环境中。我的世界是围着我自己转的,跟这个一直纠缠的贱人没有任何关系。这个世界上好东西很多,优秀而有趣的人也很多,不是跟你沾上边就要被你祸害的。

把这件事挪到现实中,就是我走在街上,突然一个男人看上我,就用尽各种方法纠缠我一年多,还威胁不答应就杀了我。怎么看都是可以报警,申请警察参与的事件。只不过在网上贱人玩阴的,倚老卖老博同情。

有人同情他的可以自己去陪他。我和这些人三观不同,不必再聊也不必再见。我早就说过自己不是圣母,而是自私的普通人。每个人都只活一次,没必要为了让别人看着顺眼委屈自己。有爱心的人就自己去抚慰他那颗自尊受创的老心脏吧。

人老了,做坏事就能被原谅,还能博得尊重这种事,在我这里行不通。汉初有推举五十岁以上的五位老人为村老乡老的做法,但前提是有德性的老人,能够带领众人,有领导能力的最好。而不是喜欢借酒装疯,咆哮失控,欺压家人,骚扰女性的无赖混帐老人。这种老人,只会倚老撒泼,败坏社会风气。

当下社会流行断舍离。看过一些独居人士——几乎全是男性,家中堆满垃圾,完全没有立足之地。脏乱腌臢到这种程度,必然和懒惰之间有密不可分的关系。

然有一些家庭虽然常常打扫,没有达到这样无处落脚的地步,活动空间却也被不断增加的物品挤压得越来越狭窄。这些人缺乏的就是断舍离。还由此衍生出一个职业——整理师。

有些设计师认为,家庭居所装修,最大的奢侈品不是名贵的家具,而是令人舒心宽阔的空间。我对此深表赞同。物品的断舍离能够使人们活动空间开阔,精神上的断舍离则能够使人放弃一些不必要,有毒的关系,获取更多心灵的生存空间。

人的内心空间也是极其有限的。倘若太拥挤,尤其,若是塞满“佞舌”这种居心叵测的垃圾人喷吐出的毒气——连洛汗国曾经勇猛过人的王都被毒害到奄奄一息,把佞舌赶走后才恢复为当年的勇士状态——我们这些普通人,心中能有多少解毒空间呢?

精神上的断舍离,对于人们来说或许比物品上的更重要呢!只有把这些无形的语言、精神毒素视而不见,才能保持快乐完好,积极向上的自我。


PS:建议Y跟我离婚,找个不仅愿意陪你爹聊天,还愿意陪你爹聊骚,陪你爹睡觉的老婆。让他不仅可以意淫,还能过过瘾来个真淫。当个孝子。继续骚扰我,我一定是要离婚的。离开这傻B的一家。

加拿大市场上,为了使老年人或是身体不便的人能够独立生活,有各种辅助物品。有帮助人独立行走的凳子,轮椅,还有成人使用的纸尿裤。充分说明很多老人是愿意用自己力量去站立、行走和生活的。

独立自主的人才会受人尊重。四肢健全,有独立生活能力,却仅仅因为有些慢性病和处于衰老状态,就认为自己是弱者,并以此道德绑架别人为他做出牺牲,在我眼中完全是扯淡。

《人间失格》中描写过一个叶藏的表姐,像无底洞一样不断吞噬叶藏的笑话。这个形象愚蠢而冷漠,而不断将笑话的叶藏则是充满恐惧和不安。

这样的关系非常病态。表姐的快乐只能从外部获得,且贪得无厌。只有内心极度空虚,完全没有自我,精神上的生存彻底仰赖他人的蠢货才会有这般表现。

叶藏是为了讨好不停地提供笑料。我也喜欢描写有趣的内容—谁不喜欢感受到开心快乐的情绪呢?但我是自身比较喜欢笑,当快乐溢出时,也喜欢把好玩的事情写下来。我和太宰治虽然是相同的星座血型,对他描述的很多感觉都能理解,但是像他这样,自己本身不快乐,为了掩饰自己和讨好别人有意逗笑是不可能的。

和这个无理纠缠的老头子有网络交集的一年多来,我感觉像是被一泡奇臭无比的狗屎粘上,整个人都经常开心不起来,常常充满愤怒。所以人心是不同的,尤其有些人只为自己考虑,根本罔顾她人意愿。我的余生会很美好,一定要断舍离,不跟贱人纠缠。

如果爷爷奶奶一定要对胖胖的生日表示心意,我代胖胖谢谢你们。但是如果指望能因此达成目的,以上的文字就是对你们永远的回答。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