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弗瑞德

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

新冠·洪水·儒家·人们

發布於
修訂於

题目:新冠·洪水·儒家·人们

类型:时政引发的感想

场景:洪涝灾害中的河南

嵌入金句:以直报怨,以德报德。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昨天又看到有人讨论新冠病毒具体是从哪里来的,现在国际社会都在等中国的答复,是不是同意美国进入实验室调查。中国也同样提出申请要对美国的实验室进行调查。虽然大多数证据都指向是武汉实验室泄漏,可是在没有实证的情况下不能百分百肯定。

但是,武汉开始封城之后,全世界各地的海外华人,但凡有能力的,都在支援武汉。他们买空了欧洲日本北美的医疗用品寄回国,然而在抗疫后期,国家喊起了口号“祖国建设你不在,万里投毒你最快”,辱骂海外华人。而且口声声把国内病例命名为“境外输入”。这个举动使很多海外版小粉红对党死了心。

从我的朋友来看――年长我二三十岁的夫妻俩,男的是红二代,爸爸以前是某位部长;女的也是军队大院出身,来加拿大之前是中央党校的干部。以前他们对国家的态度绝对粉红甚至就是大红。在19年国安法发布时还表示要听党的话,而从疫情开始发展到现在,天天看自媒体,不再相信官媒。尤其这次郑州洪水发生后,不断发掘内幕,对官媒各种谎言欺骗愤怒无比,骂某个蠢猪。

他们这样转变立场的,在疫情中很多。以直报怨,以德报德。现在没有证据说明病毒是哪里来的,大家都很公正理性地等待结果,但很清楚的一点是,不断用仇恨教唆人民与世界为敌,相对的一面就是在孤立自己。

看看胡锡进微博宣称的,中国和塔利班是朋友了!简直摆明,除了非洲兄弟,可以拿钞票收买以外,找不到像样的朋友了。

我想到,在孔子时代的儒家理念,虽然有构成后来支持森严的阶级划分和皇权专制的内容,同时还是有不少好的内容的。就像古希腊罗马时代的民主制和奴隶制是并存的。

可是为什么儒家的发展出现了程朱理学和罢黜百家独尊儒术,成为禁锢人们平等和自由的枷锁;而西方的民主制度则不断自我完善,摆脱了奴隶制,进而推翻封建,反思极权,追求性别人种族裔之间的平等?中国在那么久远之前就有了哲学,为什么最后发展成了阳明心学这些玩弄人心权谋的内容;而西方哲学逐渐细分出各种自然科学、心理学?

我读过这方面的书很少,不清楚这种现状是儒家学说本身造成的,还是我们民族的某些特性造成的。如果说是儒家学说造成的,应该不是很对。有些排斥异己的人不像读过书的样子,有些心思恶毒的人还应该受过西方教育。

今天看了一段我们河南老乡的的小视频。一位新乡老大爷,一边在街头跪拜叩首,一边大声向毛主席许愿,愿大雨别再下在新乡,“去下到美国,淹美国人”。我隔着屏幕,看着自己的同胞,老乡,尴尬病发作的很严重。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大爷,您知道这次河南发大水美国企业捐钱支援你们了吗?当然,这个捐助的钱不一定能够到达受灾群众手中,甚至连这笔钱的存在也不能让受灾群众知道。不然,19年反送中事件,那些在美国和加拿大组成豪车阵营游行表现爱国,辱骂香港人的官二代,他们奢侈生活的账单怎么支付呢?

前几天,郑州洪水第二天,一个在英国当护士的河南女人请求把雨都下在英国的视频是另一个奇葩。接着伦敦被淹。不知道这是蠢还是坏,或是二者兼有。

如果说是我们民族某些特性有问题,那么整个受儒家思想影响的东亚文化圈,包括日本韩国,虽然没有中国那么严重,为什么却也都有着相似的等级森严,压榨弱者,歧视穷人,性别严重不平等?

一个在最初出现时不完美,但是有其好的一面的思想流派,在本应螺旋状上升却一直原地打转,没能上升起来的中国历史中,唯有其恶的一面得到发扬扩展,其中的原因,不知道有没有人研究过。

PS:关联了IrisChen的文章并使用了“儒家儒枷”的标签,但是并不完全符合标准,不算是投稿文章吧。就是对这个题目的另一方面的想法。

昨天在豆瓣上发了这篇文章前面几段写新冠疫情的文字,造成被禁言一天。现在国内的言论自由比起我2005年来加拿大之前差太远了。中国有好的古训啊。防民之口,甚于防川。民为重,社稷次之,君为轻。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奈何“今上”只有小学生程度啊,按照现在孩子们被鸡娃的程度,他实质上应该还没小学生有文化。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社區活動提案:儒家·儒枷(Confucius or Confused(ion))

儒家·儒枷|圣人皇帝

18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