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弗瑞德

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

圣传·同人四十六

發布於

新年就在阴沉的云层,狂暴的飞雪,呼啸的烈风,彻骨的寒冷中干燥单调地度过。砂城的重建工作也暂停一日,士兵回归营盘,百姓亲族团聚。城中供应美酒美食,除去当值人员,全体军民休息一天。

新年那天,我也无需当班,便独自待在宿舍。此时我的宿舍已经升级为内外两间式。外间起居室备有桌椅,可以会客,内间主要是床铺,属于私人空间。

我躺在床上,双手交叠枕于脑后,闭上眼睛,回想前一天和孔雀见面的情景。壁炉里木头燃烧时间或发出劈劈啪啪的声响,将我带回那场扑扑簌簌坠落的紫色雪中。

没有可能逃脱的灭族命运,连同辉和孔雀。对此,我从初次听说红莲火焰预言时已有所准备,却并没有打从心底接受它。阿修罗城的平民确实有着生死更替,而王族以千年计的寿命几乎是不死不灭。父王只是厌倦了几千年的政务,才决定诞下我这个继承人接替王位,他和母后便可隐世逍遥。死亡?灭绝?对于王族而言,发掘所有血脉之力后,原本只是毫无干系的词汇。

此刻,我对“消逝于世间”一事并无真实的恐惧,充斥我内心的,只有对命运安排下这个所谓“不可逆转”且极度不公结局的愤恨。

星是唯一有可能存活的人。但是若我无法对抗到极致,她也会死。显然,她的这一线生机也并非命运心甘情愿留下的。很有可能,是这庞大棋局中一处无法完全闭合的破绽。使星活下去,便是我对于命运的反击和嘲笑。目前只是命运之轮启动的开始,事态尚且无法明了。我还无法设想,该如何保护星。但这会成为凝聚我所有意志的重要目标。

我的思绪倏忽飘远。多少年后,更加强大的星在修炼精神力时,探索到数倍于现在所能达到距离的遥远天体。我,连同阿修罗族所有逝去的灵魂都在那里。

而释,必定踏上成为天帝的路。这条路,会简简单单吗?他成为新一任天帝后,会万古长存吗?

在我恍恍惚惚神思迷离之际,传讯符送来父王的信息。昨晚,天帝城庆祝新年之际举行了隆重占卜。占卜结果显现,破军之星日渐强大,王气愈加移向他。天帝当即退出庆祝活动。天帝城周围一整夜笼罩着象征天帝力量的细小密集的雷暴——力量拥有者心境无法控制外溢力量的表现。

我想到昨天傍晚,和孔雀道别,他对远方的张望,之后要我们小心天帝的预言。

壁炉中的木头燃烧去了大半,火苗变得微弱,光焰已无法将炉子的空间填满。我加进去两块木头。几分钟后,火苗跳跃着壮大起来。灼热的气息喷上我裸露在外的皮肤。我连忙退后两步,坐在床上,倚着床头。

天帝一定知道,在戍边这些年间,我和释走的很近。以及,辉和孔雀的存在。但是从各个角度考虑,他都不该向我向阿修罗族出手。如果他相信那预言。我和全族都是他和他家族的陪葬品。

且看天帝如何对待释,如何对待释迦族。这正是释的苦恼。预言将他推向台前,而作为棋子,他无比担忧自己的耐用期限是否长至登上大位。孔雀对他说那番话,命运不保证棋子的寿命,但是命运本身终将自我实现。那么他有可能是被当作诱饵存在明处,另有一步命运的暗棋隐匿于它方,而暗棋才是真正命定的下任天帝吗?

一切都不值得信任。若然释确是天命所归之人,星的一线生机和他有关系吗?

千头万绪中,我昏沉地睡去。

PS:今天互联网为我们这些喜欢写作的同学提供了一个文字被阅读的机会。这是过去的人们难以想象的。可能由于是普通作者的缘故吧,爸爸在七八十年代发表文章时总被要求署名加上对方的“关系户”的名字。现在这样随时写了文章就可以放上网络,拥有被阅读的机会,是他们那个年代文青极为羡慕的吧。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