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trickWong

「進步,從不說明天開始」,內心燃燒著工管魂的企管人,要求自己人生不設限,並尊重社會多樣性,興趣是廣泛閱讀,夢想是當Serial Entrepreneur

因為紐西蘭而開始的旅程,因為疫情而被打亂的行程

Published at

來不及跟澳洲的一切說再見;至於紐西蘭,我們有緣再見

會去澳洲打工度假,只能說是因緣際會,因為澳洲打工度假的選項,最初壓根就沒有出現在我跟女友原先的安排裡。

原先是想去紐西蘭打工度假的,只是紐西蘭每年發放的簽證都有名額限制,命又不好,搶不到當年的名額。為了不虛度光陰再等一年,於是採用了備案:

先去澳洲打工賺錢,再去紐西蘭度假當大爺。

於是才有了後面在澳洲開始第二人生的故事。

對紐西蘭的嚮往

紐西蘭對我來說,打從過去以來就只是地理課上的一個國名,即便成年,頂多也只想去東南亞各國看看,從不在我想去的名單中。

最初會動了想去紐西蘭打工度假的念頭,是在2018年初還當替代役的時候,離半年才退伍的我,宅在宿舍追YOUTUBE《晓说》時,主持人高曉松介紹兩集紐西蘭的歷史、人文與地理,輾轉得知紐西蘭也有開放打工度假簽證。

目前YOUYUBE已找不到該影片,有興趣的人可以在google搜尋關鍵字:
曉說 第108期:中土世界紐西蘭(上)
曉說 第109期:中土世界紐西蘭(下)
高晓松《晓说》:中土世界新西兰
仍然是有影片跟音檔的版本可以收看或收聽。

「紐西蘭不錯欸!想去紐西蘭打工度假。」

「蛤?!」

當天晚上跟女友聊到自己的想法,把影片丟給她看。

「紐西蘭感覺好棒!」

沒過兩小時,就決定一同前往紐西蘭打工度假。於是接下來的日子,開始著手追蹤簽證申請日、申請條件、行前準備等,以及安排她的離職日、我退伍之後的準備計畫。

「只有一個人搶到名額怎麼辦?」

「同進同退,申請到的那個人就不要去,兩人平均分擔簽證的費用。」

「那如果兩個人都沒有怎麼辦?」

「那就認命,在台灣找下份工作。」

「那就改去澳洲打工度假?」

在女友畢業後,被職場殘害三年的職業倦怠下,只求離開有毒的職場環境,休息一段時間,為自己的後青春期喘口氣,而非再次馬上投入職場,繼續厭世人生。因此也有了如果紐西蘭簽證沒搶到,就改去澳洲打工度假的共識。

有了澳洲的備案後,表示退伍後開始算起,至少未來一年的規劃就是到南半球展開背包客生活。資料的準備上,就更能專注在澳洲、紐西蘭以及背包客工作與生活的主軸去收集相關資訊。

紐西蘭開放打工度假簽證才沒幾年,相對於澳洲打工度假的資料,紐西蘭的的資料相對不齊全。當時整理資訊後,釐清出幾項重點:

  1. 紐西蘭很美。
  2. 澳洲是台灣人出國打工度假,人數最多的國家。
  3. 澳洲的基本時薪比紐西蘭高出一些;紐西蘭的整體物價比澳洲高出一些。
  4. 澳洲的工作機會比紐西蘭多,產業類別也比紐西蘭多元。
  5. 紐西蘭打工度假簽證有名額限制,僅有600位名額,每年的六月多開放申請。
  6. 澳洲打工度假簽證沒有名額限制,只要簽證下來,隨時想去就去。

有了初步的理解後,對於去兩個國家的打工度假可以設定的可行目標也有了些眉目,分別設定以下目標:

如果去紐西蘭打工度假

存不了多少錢,因此打工存下來的錢就全當作紐西蘭環島的盤纏,只求初期投資損益兩平,不打算留錢回台灣。

如果去澳洲打工度假

既然人都到了澳洲,除了紐西蘭外,打工閒暇之餘,也要到澳洲各處見識見識,等澳洲打工度假結束之後,回台灣前在去紐西蘭環島當作收尾。

為了達到我們這趟來澳洲打工度假的目的,即便是高所得,在澳洲也必須省吃儉用。存下來的錢除了撥一部分當作紐西蘭的旅費外,剩下的就帶回台灣。

最好是澳洲打工完,紐西蘭旅遊完,還能存筆小錢回台灣。

畢竟要把耽誤到去紐西蘭的時間成本考量進去。因此,如果天註定要讓我們先去澳洲打工渡假,再繞道去紐西蘭,我們的目標必然是要貪心一些,將耽誤的時間給補回來。

就跟信用卡帳單一樣,這一期沒繳,累積到下一期就要另外多付一筆利息;去澳洲打工度假耽誤一年的紐西蘭之旅,對我們而言,那筆利息就是「多存一筆小錢帶回台灣」。

最後在六月搶簽證名額的時候,豪無意外的雙雙槓龜,只好認命執行我們的B計畫:

改去澳洲打工度假,待澳洲打工度假的時間結束,存一筆小錢當旅費,再去紐西蘭當大爺。

紐西蘭,原來我們的緣分這麼遠

半年前因為疫情的關係,在準備飛往紐西蘭的前兩周,紐西蘭緊急宣布入境者一律隔離14天,等於原先預計為期45天的環島之旅壓縮到只剩一個月,前提是前面的隔離天數,還必須有飯店願意收留隔離者才行。

更重要的是,沒辦法保證隔離14天後,外面的世界變化會如何,倘若紐西蘭變成疫情重災區,演變成封城鎖國的情形,最後困在紐西蘭也是什麼都玩不到、去不成,卻還是得待在當地燒錢。

考慮再三後,我們被迫放棄紐西蘭之旅。當時留給我們的只剩兩個選項:

  1. 留在澳洲繼續打工存錢,等疫情狀況好轉,再決定要去紐西蘭或回台灣。
  2. 趁澳洲疫情還沒大爆發前,回台避風頭,先保住小命,紐西蘭之後再說。

因為這波疫情爆發,也才知道原來西方世界跟東方人眼中的防疫觀念是有多南轅北轍。

歐美國家對戴口罩的人歧視,認為有病的人才需要戴口罩,絲毫沒有防範於未然的概念,這樣的觀念即便是多元種族文化寬容的澳洲也不例外。配合新聞媒體的大幅渲染,初期甚至被認為只有亞洲人會得新冠肺炎,網路媒體也不時會出現戴口罩的亞洲人被歧視、霸凌,更嚴重的還有不被公司上層諒解,導致失去工作的情況發生。

當時墨爾本的疫情,從原先的零星案例,直到我們準備離開前一周,每天確診人數都在逐漸增加,已經到一天多出兩、三百個確認案例。

我們最害怕的,並不是每天增加一兩百的案例,而是哪天忽然確診案例急遽驟升,確診案例呈倍數、甚至是指數型增長,每天都是千例、萬例的增加,等那時候封城鎖國,就真沒機會出逃了。

當時還面臨台灣的國際航線大幅砍班、合併班次的情況發生,一堆人分享自己發生班機停飛、改機場、改班次等情況。

最後,基於澳洲的防疫觀念落後墨爾本確診案例逐漸上升飛往台灣的航班大幅減少這三項因素,最終我們選擇方案二:回台灣避風頭。

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因此,除了被迫將紐西蘭的機票取消外,一邊改訂同一天回台的班機。

好景不常,準備飛回台灣的前一周,墨爾本的疫情有了爆發徵兆,許多背包客都在討論該不該回台灣,過程中得知隔週回台灣的班機被取消,當下心情宛如晴天霹靂,心頭一直冒出「怎麼會這樣!」的念頭,但是老天沒給我們太多時間思考與猶豫去留,因為每天的確診人數再逐漸增加,誰都沒法保證下周到底會不會直接演變成全境封鎖。

沒有多餘的時間思考,一個上班的休息時間,我們就直接決定改成當周就走,而且越快走越好!(當時才發現道華航已經把票價拉了一倍多,有夠#^&*%!)

突如其來的巨變,也讓原先隔週離職的我們,變成隔天就是最後一天上班天,提前離職也讓主管詫異不已,也來不及跟同事一一道別,很突然的就離開待了一年多的番茄廠。

許多事物都來不及善後,車子沒賣、冰箱食材沒吃完、行李沒打包,也導致離開前最後幾天,都再做離澳的善後處理跟找人將車賤價出售。

最後的澳洲倒數,整個都在恐慌的邊緣渡過,每天繃緊神經關注疫情變化,還有航班會不會再次被取消。直到最後順利搭上回台班機,才在飛機上鬆一口氣,哭著跟澳洲的一切道別。

因為新冠肺炎,紐西蘭之旅被迫取消,回台班機無預警被取消,最後還買了特貴的回台機票,那段時間總覺得全世界都在跟我們作對。

來不及好好跟澳洲的一切說再見,也無緣一見號稱「世界最後的一塊淨土」的紐西蘭。

回台灣,除了要面對居家隔離14天,還要處理紐西蘭的機票、租車、住宿;在澳洲帶不回來的行李,也因為疫情的緣故,至今還滯留當地寄不回來;澳洲的帳戶、稅號、退休金等,至今也尚未處理完畢。

第二人生就此告一段落,重拾熟悉的一切,重新回到台灣社會的軌道上,在異鄉重新開始。

上了軌道,就不知道再次提到澳洲或是紐西蘭,又會是何年何月。

我們的澳洲打工度假,就在疫情狂妄的背景中匆匆結束。

紐西蘭,終究是一樁我們未解的遺憾。

文末,容我嘆著氣說:

紐西蘭,來生我們有緣再見。

 

Enjoy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like, so I can know your companionship.

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