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海無涯

學習,唯有人文知識讓我們保護清醒的頭腦,這對於在這片害怕真相事實的土地上尤其重要。 生於1992年,沒多大成就也沒長了多少見識的普通人。

我的成長史(十)澳門勞工日常

九十年代澳門紡織業


前言

「我的成長史」是一部我由27歲作起點回憶成長經歷的作品。在求學過程中,並沒有精銳思想與文筆,這一部不是文人的作品,是一部直白地記錄香港新移民二代的回憶錄。



舅母生了兩個女兒,大女兒叫綺璃,小女兒叫冰冰。舅母應該是在鄉下生下了綺璃,之後在母親的協助下來到澳門在紡織廠當勞工,同時搬進了我家,因為印象中舅母不是從一開始就在我的生活裡。


舅母一頭短髮,五官清秀,記得她走路很快,做事動作利落。舅母是每晚最後回來的人,應該常常加班,她每周會有一天假期,都會留在家裡休息,有時候會負責照顧我。可能是平日工作令人太疲憊、她都不太會管我,她只希望我可以睡覺,最好睡一整天直到母親下班歸來,然後她也可以安心休息。


老大廈採光很差,下午沒有燈光的客廳暗得像黃昏黑夜即將來臨,視野一片朦朧,但能看清楚貓咪發光的雙眼。中午時段的翡翠台有卡通片,有時重播龍珠,我不太看得懂,但我想看,睡覺太無聊。舅母都會把電燈關上,威脅我要加入午睡,起初我不太願意,但客廳實在太暗,慢慢睡意漸濃,也只好妥協。


記得在即將離開澳門的時間點,因為舅母懷孕,舅父來了一次澳門,他與舅母結婚以後,通常聚少離多,這次是他們婚姻早期難得的團聚。


舅父是母親的弟弟,當時三十不到,眼睛小小,臉上有點像青少年汗毛的鬚根。可能在鄉下長期養尊處優的原因,他皮膚白哲,沒有一絲奔波勞碌的痕跡。他在舅母在澳門當勞工這段時間,等於說家裡已經有了經濟支柱,經濟層面是滿足了。也就在鄉下游手好閒,有好長一段時間沒有工作,後來還搞婚外情。


他在我家待過的時間不長,但足以令我討厭他。他喜歡穿著父親的藍色人字拖鞋,走路總會刻意發出啪、啪、啪、啪聲。然後坐在椅子上,架起二郎腿,有時會把穿著人字拖的雙腳架在櫃子或桌子上。


有次他不小心把櫃子上的玻璃一腳踹破,母親感到莫名其妙,連忙問過究竟。只見舅父沒有道歉反而笑著說:「反正都快搬走,有甚麼所謂?」他嗓門很大,語速很快,讓我很反感。


舅母是回鄉與舅父團聚時懷孕,回到澳門之後才發現。聽說舅父有問她:「孩子⋯是我的嗎?」同樣的問題,之前父親也問過母親,差點鬧離婚。舅母很委曲傷心,在客廳與母親哭訴。但我相信,比起舅母,舅父理應更害怕失去舅母。幾年後看到冰冰的眼睛,我確定了舅父的無理取鬧。會出軌的男人特別害怕綠帽子,他們認為這是常態。

我的成長史(一)

我的成長史(九)老澳門咖啡文化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