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海無涯

學習,唯有人文知識讓我們保護清醒的頭腦,這對於在這片害怕真相事實的土地上尤其重要。 生於1992年,沒多大成就也沒長了多少見識的普通人。

我的成長史(九)老澳門咖啡文化

澳門高士德旁的香島咖啡室


前言

「我的成長史」是一部我由27歲作起點回憶成長經歷的作品。在求學過程中,並沒有精銳思想與文筆,這一部不是文人的作品,是一部直白地記錄香港新移民二代的回憶錄。



在九十年代的澳門,好像所有事情都可以用一杯咖啡來解決。經常在母親和姨媽的對話中能聽到:「喝一杯咖啡吧。」無論事情大小,大人喜歡在咖啡廳裡用一杯咖啡的時間去談判。

母親遇到父親之前,曾經參與過相親,據說是姨媽安排。根據母親回憶,那天姨媽與她同行到咖啡廳與男方會面,先喝一杯咖啡,互相了解。對方年齡好像比母親大十年,但他西裝筆挺和彬彬有禮的觀感嚇怕了母親。對方好像是本地人,在政府裡當公務員,對母親而言各方面的條件都很優秀。交流過後,母親和姨媽回到髮型屋,繼續下午的工作。聽說對方對母親是感興趣的,想再喝咖啡。但母親搖頭表示他不合適,起初姨媽以為她眼角高,母親隨後解釋自知自己是鄉下妹,配不上對方,所以也就沒有下一杯咖啡了。

父親與母親也是在咖啡廳的相親中認識,父親是由母親的舊相識介紹。舊相識是母親的中學同學,後來跟隨父母去了香港,我和妹妹都稱呼她香港阿姨。母親憶述她在看到父親的第一眼,就覺得他合適。可能是他說話的方式讓母親感到安全和自信。母親沒有形容父親當時的衣著外形,但我在一些老照片上自行腦補了當時父親的形象。他應該是穿著一件白T恤,露出脖子上的金項鍊,下身是淺藍色的牛仔褲。全程不太懂得回應母親的問題,大多問非所答,但一直掛著微笑,笑得有幾分傻。

之後舅母在澳門生下第二胎,可能是因為舅母勞工的身份和舅父不是澳門居民,小表妹不能順利拿到澳門身份證。後來母親約了移民局的阿Sir喝咖啡,好像是喝了幾杯咖啡和花了點錢,幫小表妹成功拿到澳門身份證。小表妹有了澳門人的身份後,好像再沒有踏足過澳門,也不會說廣東話。最近幾年,好像是到了要上大學的年齡,母親建議她去澳門升學,反正她有身份證。我擔心她會受到歧視,尤其當別人知道她掛著澳門人的身份但跟澳門沒有半點聯繫後,歧視的力度應該會更大。

現在每次回去澳門,姨媽還是會說:「我們去喝咖啡吧!Bobo要吃豬扒包嗎?」出奇地那家老咖啡廳還屹立在高士德大馬路旁,它應該不是母親相親的地點,但它是我小時候唯一認識的咖啡廳,印象特別深刻,在我的想象中,它是所有情節的場景。

我的成長史(一)

我的成長史(八)俾利喇街舊居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