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al

想写什么就写什么

我想要在热闹退去后爱你

發布於

有时即便我们近在咫尺,我也会偶尔幻想着自己还像过去好多个夜晚里那样,遥远地爱你,沉默着看你。总是会不自觉地就掉进这样的氛围里去,并非故意要显得自己的爱有多深刻或悲悯,只是就如同一种习惯。

而只有每当你转过头来,也看到我时,才会立刻把我拉回到现实。让我确信自己真实地活在此刻,以及身边有你。


人是永远无法主动选择爱的,人只能被爱选择。所以在这件事情上,每个人都是被动角色。而在遇到你之前,我总觉得自己是不被爱所选择的那一批人。那时我也像现在一样,在努力过生活,同时也缓缓等待着。可是日子一长,我便开始觉得自己一定是被爱神抛弃了。为什么还没有找上我?是不是自己哪里做得不够好?

每当我开始慌乱,并决心主动去选择爱的时候,又总是会在关系的最终,品尝到意料之中的挫败。

我觉得不公,并且生气。一度认为爱的毫无逻辑是不对的,它应该要有逻辑,它应该眷顾到大部分的人,至少要眷顾到我。

不被选择的我开始从自我怀疑转向为极端质疑,在那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真实地对爱没有产生任何的期待,自顾自生活着,冷静且理性,条理清晰和逻辑严密像蚕丝一样把我包裹成了茧。

确实更强大了,也确实没有软肋了,可是总觉得缺少了些什么。我生活里的每一件事都变得需要一个理由,开心是,不开心也是。为了抵抗爱,我付出的代价是无法再从一切毫无缘由里获得一丁点轻松愉快。

现在想起来你的出现,我已经不太能记得清我当时的状态。或许仍在抵抗着爱,又或许已经放弃了抵抗。总之我此刻回想着,我才有所明白。原来爱神从未放弃过每一个人,只是我们都需要在很久很久之后,才能意识到自己其实早就被选择,甚至是从始至终都在被选择。

记得有一次我们发生争吵,像往常一样,然后又各自冷静,像往常一样。我关掉手机躺在床上,思来想去都觉得自己没有错,像往常一样。可当脑海里再次清楚地闪过你的那些脆弱与不堪时,我却没有像往常一样继续自私地只考虑自己、考虑那些随时退缩的可能性。反而是开始生出了一种莫名其妙的保护欲,我想保护住这一切,并自信自己可以做得很好。

也就是在那一刻,我意识到自己正在被爱神选择。

在你进入我的生活以前,在我仍然对爱有所期待时,我在深夜里写下过这样一段话:“热闹的时候人们都冲昏头脑,为了气氛和交际,大家毫无底线,什么话都能说出口。真正看到一切情感和关系的明确,需要等到人群散去,等你落寞在孤独的大街上漫无目的地游走,那时候我才会拿上啤酒朝你走去。”

我们都是被爱神选择的人,是无论如何都值得去爱的人。而在这样一个浮躁的夜里,我更想要在热闹退去后爱你。

https://button.like.co/neal627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除了生死,其他都是小事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