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7 篇作品累積創作 16460 
NanHsu
置頂作品

身份政治①||身份政治是个什么玩意?

2020年6月22日,华东师范大学的许纪霖教授、刘擎教授、吴冠军教授以及复旦大学的白彤东教授进进行了一场线上的对谈,对谈的主题是美国反种族主义抗议运动的观察与思考,其中一个核心概念是“身份政治(identity politics)”,澎湃网刊发的文字版如下:【对话|谁无法呼吸?

15
NanHsu

中山大学,你凭什么让我有归属感?(吐槽向)

开门见山,以下内容是对中山大学东校园(下简称“东校”)部分制度安排的批评、疑问与建议(主要集中在后勤方面),它基于本人在校的生活经验。首先声明四点: 1、我所接受的高等教育无法让我对任何一个制度或者秩序安排抱有绝对的信...

2
NanHsu

爆料人是否有道德义务核实所爆料事件的真实性?

今天和几位朋友讨论了一下这个问题,我贴出来我的观点。欢迎讨论。1、爆料初步定义:某事件的内部知情人士或者非内部知情人士将这一事件向那些非内部知情人士公开(尤其指向不知情的大众,这一点区别于举报)的行为。

5
NanHsu

你在朋友圈的进行言论性反抗是否一无是处?

前两天在朋友圈和微博上发表了对中山大学(广州)某项要求的批评,结果有人留言对我进行了“善意的提醒”,这让我想到之前多次被人提醒过,原话记不清了,意思大概是这样。说:你们在朋友圈微博豆瓣的所谓“反抗”(准确说是谴责、...

NanHsu

LET'S BREAK UP! 谈谈“恋爱”“分手”与“放下”

在有过恋爱经历的并且认真对待一段恋爱的人当中,应该有相当一部分人都经历过分手,不管在分手之后有没有再次复合,而在分手之后又会经历一段时期的情绪波动。然而,恋爱关系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分手(break up)这个词到底在说什么?在分手之后,我们能够理性的说出“我放下这段感情”这句话吗?

NanHsu

Not Communism, Just A Kind of Collaboration: Slavoj Zizek’s Mistake

A few days ago, Slavoj Zizek published an article titled “Global communism or the jungle law, coronavirus fo...

NanHsu

如果无法避免,那么我们应该如何面对恶?

恶,从来不仅存在于我们之外。“一位给一起无差别杀人事件(random killing spree)的凶手进行刑事辩护的律师在审判庭外接受采访时遭遇被害者家属泼粪抗议……”这是近来一部豆瓣评分9.5分、IMBD评分9.5分的高质量台剧《我们与恶的距离》(The World be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