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投知

学习投资哲学,为了更好地生活。

投资中几项注意的锚定效应现象

發布於

锚定效应是说人类在做判断时会极其看重某些初始位置的信息碎片或者参照界点,并将自己的认知小船沉锚于此。

比如我们做一个实验,让一组实验对象在5秒内估计1*2*3* 4*5*6*7*8的结果,再让另一组实验对象在5秒内估计 8*7*6*5* 4*3*2*1 的结果,实验结果持续显示第一组给出的估计值会显著低于第二组。因为第一组以最先见到的1为锚,而第二组以最先见到的8为锚。

下锚是人的本能,但是这一本能在投资中特别容易起到负面作用。在此结合我身边朋友的投资实践和阅读心得,来分析下投资中几项需要注意的锚定效应。


一:对投机下重锚——“价值投资不适合中国”

价值投资的投资方式是比较逆人性化,与股市行情相悖而行,股市大涨时可能市价已经超出投资标的内在价值了,你需要减仓调整。而一般股市行情好时,出现大涨的苗头,也会出现许许多多草根投资专家,天天嚷着“再不买就会越来越贵了,不上车就上不了车呀·····“等等。相反,股市大跌时,尤其是出现黑天鹅事件时,身边的朋友都是开始难受,不管三七二十一,能快速跑路最好,不行的话也就认命,割肉清仓。甚至我有的亲戚前几天刚刚买入,遇到行情不好就怕的快快清仓。这种现象归咎于他们最初下重锚于投机上。

乔尔在《大钱细思》一书中,介绍了”赌博、投机与投资“三种关系,这个话题是老话题了。但是在此乔尔有自己原创想法:"T神首先把人类押注的行为分成了事件性押注和整体性押注。如果你对某个事件(比如两家公司合并)进行了广泛深入的研究而押注,这不能称为”投资”,可以叫作“精明的投机。”如果你只做了泛泛的研究,那就叫作“轻率的投机”。如果你根本不做任何研究就赤膊上阵,那就是“赌博”。

而投资只存在于整体性的下注,比如基于你对于一个行业长远发展的判断。如果你的研究通透,那就叫“投资”;如果你的研究泛泛,那也是投资,但这是“高风险的投资”;如果你完全不做研究,这就是在“赌博”。

书中T神认为我们投资难免会有投机,问题是我们要知道什么值得你去投机。T神认为是这些方面:

1.管理层能不能在关键时刻做出英明的决策。

2.行业是不是将会遭遇或者正在遭遇这些估值杀手——大宗商品化、行业过时淘汰、杠杆高企。

3.股票的合理内在价值区间。

因此我们最初对投资的认知就不要落在投机思维,去预测财报、去预测走势等等,一旦你最初就下重锚于投机思想的话,真的很难再去改变你的顽固思想,除非你经历几次大彻大悟后,可能才会调整航向。

价值投资体系是一个完整的投资方法,如果最初介绍这方面的思想,深入学习研究这方面保守主义投资哲学,对你的人生哲学也会有所影响的,做事有独立的判断体系,不容易从众,其次就是你做事稳重,有一定的逆向思维去思考。


二、对成本下重锚——不涨回成本坚决不卖。

“不涨回成本坚决不卖”,此时成本之锚就变成了决定卖与不卖的最重要的信息,而不是股票此时此刻的内在价值。我身边有一些朋友是不懂投资,但是接触基金和股票,基金相对于股票来说,风险不高,投资容易,所以他们买基金可以持久拿着。而股票的涨跌幅大小不一,每日都有波动,他们时时刻刻关注自己今天赚了多少,明天亏了多少,赚到小钱能先跑掉就是胜利,亏掉大钱回不了本就是认命,如果幸运能回本就是大胜特胜。

还有一些朋友股票亏了,不敢再看,不想再玩了,把它传宗接代给亲戚、亲友。他们守住这些堡垒,只要能够涨回成本,就是光宗耀祖。自己不会去思考投资组合中股票的好坏,投资好像只是为了赚回成本就是胜利,或者一赚到小钱就跑,表面上是赚了点利润,但是扣除时间成本、频繁交易的手续费,有可能连成本都没有赚回。这些都是选股时没有自我分析股票好坏,通过各种渠道了解到自己手上的投资标的,涨了就追涨,跌了就跑路。

虽然巴菲特说,投资有两大重要原则,“第一就是绝对不亏损,保住成本;第二个原则请就住第一个原则。”我对他的理解就是,这句话是一方面对你投资决定前的忠告,我们要意识到风险,慎重投资。另一方面对投资过程的向导,就是我们是在减法投资,时刻降低投资风险,就能取得丰厚的投资回报。


三、对偏爱某股下了重锚,第一印象就是我的最爱

有些人买伊利股份的原因就是因为孩子天天有喝伊利牛奶,买洋河股份的原因就是在江苏老家时,喝白酒就是喝洋河。虽然熟悉与投资有相关性,但是熟悉不等于知识、熟悉不等于优秀。例如,彼得林奇经常在他妻子身上找灵感,比如他曾饶有兴致地谈起黑色丝袜的生意,他的妻子当时对一种叫L·enggs的黑色丝袜产品赞不绝口。最后林奇投资了生产该产品的Hanes 公司,并赚了10倍。但是他的妻子对黑色丝袜的熟悉和林奇对Hanes公司的投资还差一个扎扎实实的基本面研究的距离。这过程有趣的是,林奇曾买了几十双Hanes公司竞争对手的丝袜产品,然后逼着他的手下交出黑色丝袜的试穿报告,无论男女。

因此仅仅靠“熟悉”某东西,喜爱某东西就去投资肯定远远不够。

还有一些投资者虽然看好某只股票,一直收藏在自己投资软件的清单上,持续关注着它的涨跌幅,跌的时候希望它再跌,再买进可以多买点,或者买便宜点。但是如果一直等待自己偏爱的股票出现买入机会,在此过程中忽视其他价值股的增长,最悲哀的就是,偏爱的股票,一旦陆续涨涨跌跌,整体形势是向上,离你想要买入的价格越来越远后,你只能咬牙切齿,后悔自己为啥没有买入。

因此仅仅靠“熟悉”某东西,喜爱某东西就去投资肯定远远不够。

还有一种情况就是,投资者虽然偏爱某股,并且看好这只股票,但是一看到之前雄壮的涨幅,比如半年内涨了1倍,就望而却步坚决不敢追高。这又是对一个重要的初始信息下了锚,前期的涨幅和目前的内在价值其实没有关系。

彼得林奇曾建议我们在选股票的时候应该自带脑部修正液,把股票之前错过的涨幅在脑子里给抹掉,然后才能心平气和地看看眼下这个机会值不值得投资。所以投资时切莫过于相信第一印象。

投资中存在的这几项锚定效应,我们可以自我审查下。如果有错误的下锚位置,把我们的锚定重新拉起,修正初始位置,调整船帆驶向正确的彼岸。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