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144 篇作品累積創作 175181 

關於未來發文的公告事項

Mokayish

昨天已經收到Vocus方格子站方的系統信,確認我入選這次Vocus Premium的測試計畫,不能說意料之中,反正就算沒入選,遲早還是會被選進去。這不是重點就是;自從去年八月與方格子簽約之後,對於發布在Matters的極短篇創作,我就做出了「作品發布一至兩個月後隱藏文章」的決定。

死亡頻傳的野溪事故:難以察覺的野溪風險

Mokayish

正因為無法用平地氣候去判斷高山的狀況,人們很容易誤判高山的氣候變化到底會帶來多大的危險性,這也正是野溪難以察覺的危險之處:當高山開始下雨,你不會知道這場雨勢有多大、對上游的河水造成什麼樣的影響。你不會知道雨水使得上游變得洶湧,許多砂石泥土以及巨岩正被洪水捲帶下來;當你終於注意到河水暴漲的時候,一切都來不及了。災難發生。

【極短篇小說】螺旋三明治

Mokayish

在這段等待的過程,它又跑去採集生長在岩石下、葉片帶有雪白鹽份的附岩芽。它謹慎摘採,以避免連根拔起造成渦旋......不幸的是,它依然失誤了。不過好在渦旋並沒有發生在它身上,而是一頭本想襲擊它的荒野屍鬼代為承受。屍鬼的軀體就這樣被吸入半空,不見蹤影。

在她消失之後:寫對一位老朋友的感觸

Mokayish

當初她脫離的時候什麼都沒說,直到過了很長一陣子才知道,她有了新的交際圈。而我,又是隔了好一陣子才明白:她脫離,是因為我們給不了她的,新的朋友給得了。這是以前與一位朋友的過去。這位朋友是我們在青澀懵懂的年紀認識的;之所以特別強調青澀與懵懂,是因為我們認識的契機,是由一部引起不小漣漪...

遊異外鄉:板橋人─歸鄉人(10)

Mokayish

月初提起搬家時,其實與許多親友朋友談了很多,甚至我也找上房東,畢竟搬家事宜需要與房東討論,何況與他們相處那麼久了,與他們談這些,是基於對房東的信任;值得慶幸的是,不管是誰都很支持我搬家。除了疫情的變化使得台北生活越來越缺乏吸引力,也認為現在的工作型態其實待在家裡反而比較方便。

3

【極短篇小說】擬恨物

Mokayish

很幸運的,她找到一座聚落。來路不明的她受到聚落居民的歡迎。她學習他們的飲食,語言,還有衣著習慣;她很快就融入成為一份子。她感受到這輩子從來沒有感受過的情感──人之心。然而,缺少了恨,她的生命力也面臨衰退。沒過多久,她臥病不起。

遊異外鄉:板橋人─圖書館與黃石市場(9)

Mokayish

結果自然而然的,有段時間來圖書館就成了我的日常模式,即使已經畢業不用考試了,我還是會來圖書館呆坐個兩小時,可能讀一下買來未讀或者借閱的書,或者動筆寫小說、規劃寫作計畫;等自己覺得待得夠了,就到黃石市場、府中商圈、板橋車站晃一晃。甚至過去在舉辦新北市歡樂耶誕城那陣子,我也常去逛一下當作放鬆心情,順便體會早過頭的耶誕氣氛。

遊異外鄉:板橋人─三明治店與被救贖的我(8)

Mokayish

自此之後,碳烤三明治便成了我時常來訪的店。從他們開業半年以來,我大概每隔一兩個禮拜,都會前去消費一次。我甚至曾經特地帶女友、朋友分次前來,只為了讓他們也能吃到這麼好吃的三明治。兩位老闆也因為我時常光顧而漸漸與我熟識;可以說,這兩位老闆是我在板橋第一次透過消費而認識的朋友。雖然不到無話不談的程度,但不知道為什麼,只要一見到他們兩位,心情就會好上許多。

遊異外鄉:板橋人─外宿生活(7)

Mokayish

連載到現在,似乎還沒談過我在板橋的住宿生活究竟長什麼樣子。所謂寄人籬下,用來指著租屋人的生活心境我想是蠻適切的。畢竟我們交出的那一筆又一筆房租,都是來確保我們往後每一年,都能有安穩洗澡睡覺、閒暇時還能好好放鬆的空間。我在板橋租屋的這八年其實從來沒換過房東,但我確實換過房。

遊異外鄉:板橋人─小人物(6)

Mokayish

突然間,我聽聞到外頭傳來那熟悉的汽笛聲──這麼巧,正好是我看的那支廣告所播放的聲響。我半信半疑下抓著鑰匙與錢包跑了出去;接著,我就看到那位麵茶伯從容的自車道側邊慢慢拖拉著身後的推車,直到有一位疑似是慕名而來的機車騎士停下腳步將他攔下,開口就跟他買了幾碗麵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