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a

讀者

墓園

羨慕有個大家族還有這麽多好友送別, 說, 比某些參加過的婚禮宴席還熱絡。


下午兩點, 神父在墓園靈堂禮拜一小時。 之後十位朋友扶著棺木慢慢運送至墓地。

本來打算用擡。 實地考察墓地位置, 發現靈堂至墓地距離不短而且傾斜。 考慮到最矮和最高的肩膀差 30公分,擔心棺木從肩膀上滑落, 畢竟大家都是第一次擡, 不熟練。加上大夥老喝酒,抽煙,不常鍛煉。最後決定把棺材放置板車推著。入土沈下時 四個人扶著棺木,雖有點小搖晃, 還是很成功的讓棺木降到地底。



就像開同學會, 葬禮上看到許多熟悉面孔。


朋友50出頭。本來覺得好像還有許多歡笑聚會 -- 例如五一健行,十月小鎮秋收慶典周在帳篷裡爛醉,充滿大麻煙味說笑跨年-- 突然大家領悟到, 時間從來不等人。

生是偶然,死是必然。

神父拿著一只沾聖水黃楊樹枝。灑在棺木上祝禱死者安息。


葬禮後有茶會, 喧鬧到晚上 9點散會。

桌上杯盤散落, 滿滿啤酒,烈酒,空杯空瓶。


朋友同事羨慕有個大家族還有這麽多好友送別, 說, 比某些參加過的婚禮宴席還熱絡。


參加過的葬禮茶會 Leichenschmaus 吃蛋糕不用飯。但聽說南德巴伐利亞那邊葬禮,下午茶後還有正餐。應是各地習俗不同。共同點則是很多很多酒精。


朋友慷慨熱情, 典型南歐好客,大門隨時開敞。從中學起, 母親准備早餐前,先到小孩房間點人頭,看哪幾位朋友夜裡突訪。


先生良好人生哲學-- 放松,感恩,知足 --都要感謝朋友從小潜移默化。

當身邊人有幸運降臨, 朋友高興的如同發生在自身一般。

在強調競爭, 一定要贏別人, 搶奪資源的社會教育體制中, 真真少見。


小鎮報紙朋友訃聞上,寫著:

Wenn ihr an mich denkt seid nicht traurig. und traut euch ruhig zu lachen. Lasst mir einen Platz zwischen euch, so wie ich ihn im Leben hatte.

當你們想到我時,不要悲傷,儘管開懷大笑。就像我仍活著,給我在你們之間留個位置。


死亡不是終點,而是另一段旅程的開端。

帶來新選擇和充滿無限的可能性。


朋友無所不在。特別談話中提到他有趣軼事/傻事: 幾個高中生開露營車去南法度假。朋友在豔陽沙灘上睡著。後背紅腫像只烤熟的蝦, 痛的無法入睡。只能把冰箱打開坐整夜。

大家笑的肚疼...

當你們想到我時,不要悲傷,儘管開懷大笑。就像我仍活著,給我在你們之間留個位置。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後綴 X 讀Bar 特刊──《給ㄋ一張單程車票》 邀稿

勿忘勿忘

1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