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木

不友善,也不友好

發布於
找到了以前寫的黑歷史,慢慢搬運到這裡來

夢里是一片清澄廣闊的天空,白雲朵朵。

夢里是一片清澄廣闊的草原,綠意蔭蔭。

眼前有一座山,雪白,加一抹一抹的深藍。儘管在夢之外我很少看過有關這座山的影像資料,對於她並沒有什麼印象,但夢里在看到她的那一刻,我就知道,她叫天山。天下地上,只有我和她。

我坐在一處高地上,天山就在我眼前彷彿觸手可及的地方,她並不顯得高大,我平視即可看到山頂。

什麼也沒有想,思緒不知在何處,乘著一縷縷清風飄蕩,時間好像已經停止,我一直都在看著那座山,伴著天之藍草之綠。天山很溫柔,我在看著她的時候,這麼想著。已經記不得坐在那裡多長時間了。

直到有一匹狼觸碰到了我的身體,我才回過神來,轉過頭,發現自己的身後已經不知不覺多出一群狼。

那只觸碰到我的狼看著我。

我也看著他。

我看著他,心裡想著,他不會傷害我。

然後我站起身,跟著他,回到了他的狼群。他和他的族人長得幾乎一樣。

他們要回家。我在後面跟著。

那匹狼走在最前面,我跟在最後面。

我們在不斷地走,然而四周的景色好像並未有什麼改變。這世界真的好大。

突然間,我的心臟發病,我捂著心口,面部抽搐,只一會就癱倒在了地上休克,而後死亡。

那匹狼從最前方拐了回來,看著我,注視著我,我不明白他在想些什麼,我已經躺在了地上,動彈不得。或許他會把我吃了。

只見他探出了前爪,一下子破開了我的胸膛,血液噴薄而發沾染了他前半身大片的毛髮。他將前爪收回,帶著我的那顆已經死亡的心臟,接著,將那顆心臟咬爛,吃下肚子里。

吃完之後,他又一次舉起了前爪,但這一次被破開胸膛的不再是我,而是他自己。他的血液也在那一刻噴湧出來,沾染了我的大半身。他拿出來自己的心臟,塞進了我的身體里。他又在我身體那巨大的破口處放上了一層草,還帶著泥土的氣息。之後,他開始一遍遍地舔舐我的傷口,一直舔,甚至讓草割破了他的舌頭,舌頭流出血來又在我的身體傷口處塗了一層紅。

他走了。

我還躺在草地上。

天山還是在彷彿觸手可及的地方。

如果我坐起身,平視即可看到山頂。

她是一座很溫柔的山。

夢結束了,胸口那裡還有著瘙癢的感覺。

好像被什麼狠狠地咬了一口。

一定要去天山。

或許我真的會遇到一匹狼。

一匹缺失狼族之心的狼。

一個缺失人類心臟的人。

要麼是他把我撕碎吃掉。


要麼是我把他殺死焚祭。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