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木

不友善,也不友好

我是這樣毀滅世界的 01

發布於
少女與貓

拐進二丁目之後沿著左手邊的圍牆,只管以散步的悠閒心態走上一二分鐘便能看到這間整個小鎮唯一的酒吧,名字什麼的黑澤我已經想不起來了,只記得它小小的,逼仄的空間裡滿滿的都是書籍和唱片,桌椅板凳這一類讓人安坐的物件反倒少得可憐,黑澤我也奇怪,但店老闆夫婦堅持聲稱自己開的確實是一家酒吧,我們便不要多做計較了。店裡面禁止抽菸,來店裡的顧客大多只是沈默的喝著酒,聽著留聲機在吹奏一種名為薩克斯的樂器。

這是我第一次進這家店,但店裡的人對於我這位生客的闖入似乎並沒有多大興趣。

事實上,我應該說自己是被邀請來的。

「怎麼樣,黑澤君?對節奏、旋律方面沒有太多的限制,演奏者可以隨心所欲的發揮,甚至能包容錯誤將其轉化為一種特色⋯」少女撩起耳邊的頭髮,笑咪咪地看著我:「這就是爵士樂,你可喜歡?」

「說老實話,黑澤我是一點也不懂的。」音樂也好書籍也好酒也好,或是眼前的這位人類少女,都是我在今天第一次接觸到的事物。也正是這位少女,將趴在路邊紙箱小做休息的我攔腰抱起「邀請」至這裡的,自然我是有話要問的:「請問,少女你為何要帶黑澤我來這裡呢?」

「這個嗎⋯⋯」少女喝下一口啤酒,莫不是她現在正在想那樣做的理由?因為一時興起而毫無意義地打擾了一隻貓咪的休息?我所認識的貓之中,在寺廟畫了地盤的黑貓脾氣最大,住在琴師家的白貓性格最高傲,與他們相比我自覺脾氣溫和,但如果少女不對自己的行為給出合理的解釋,我可是同樣不會給她好臉色看的。「我聽到黑澤君你的自言自語,心想你的說話方式可真古怪,嘴裡總是黑澤我黑澤我的,黑澤也剛好是我喜歡的電影導演的姓氏,又覺得很可愛。但歸根究底,果然還是因為我能夠聽到黑澤君在說話,覺得奇怪?」少女回答道。

「說話有什麼奇怪的,每隻貓都說話呀。」

「可是我只能聽懂黑澤君你一貓說話而已。」少女做出苦惱的樣子,「再說一遍,黑澤君你為何要踏上旅途的呢?」

「哼,既然聽的懂我一貓說的話語,那別的貓說些什麼也自然該懂的才是,黑澤我就認識這麼一人能聽懂所有貓咪說話。但黑澤我已經有好長時間沒見到過他了,心裡有些想念,黑澤我現在正是要去找他的。」

「他是誰呀?黑澤君你的名字是這個人給取的嗎?」

不是。

少女接著說道:「我一直以為貓咪是不喜歡被名字這種東西束縛,要更加自由自在的活著的。」

「你說的沒錯。不過這名字是我自己給取的。」

「為什麼要取這樣的名字?」

「是為了記住黑澤我要尋找的人的名字呀。他的名字叫中田:黑澤我在尋找一個叫中田的人吶!」

少女皺著眉頭。這有什麼難理解的,貓的邏輯是如此的簡單直白,人類到底是有多笨呀!即便如此愚蠢卻做了這世界的霸主,想想就覺得委屈,如果不是因為缺少同他們相當的力氣,統治者的位置應該由我們貓咪來坐才是!「也就是說,你給自己取名叫黑澤,因為這樣你就能記住那個人的名字叫做中田?」少女似乎還有些疑慮,但答案正是這樣。「可真是有趣極了。」她似乎是想明白了,眉頭終於放鬆下來。

儘管我不太明白是哪裡有趣,但管它呢,感謝店長夫婦送我的一碟貓糧,肚子是填得飽飽的了,爵士樂也聽過了,我該啟程了。

「黑澤君你要走了嗎?」

「是的。承蒙招待。」

「要去找那個叫中田的人?你知道他在哪裡嗎?」

「不知道。但是只要邁開腿去找,總能找到的吧?」

我沒再回頭去看那名少女,但是不要小瞧貓的耳朵,我從兮兮索索的聲音中聽得出那少女急忙地從手提包中取出錢結帳,然後站起身跟著我走了過來。我走得並不快。或許少女還有別的問題想問?雖說尋找失蹤好久的中田是我現在的目標,但著急是沒用的,憑我對中田的認識,他絕不可能是那種搞惡作劇,在你心急如焚的時候突然跳出來嚇你一跳的輕浮且無趣的傢伙——也就是說,我已經做好將要花費很長很長的時間來尋找中田的心理準備了。此刻我是不介意再多陪陪這位少女的,或許還可以給她摸摸腦袋和背。

儘管你們人類對我們貓來說都長得一個醜樣,但是呀,相比較而言短髮的人類少女果然還是要更可愛一點。咳咳,就算是貓,也各有各的喜好,生魚片雖然好吃,但是我和中田一樣都是更愛鰻魚飯的。

馬上就是黃昏了,我正在店門口等著她。當然,我希望這位少女不要再做出第二次不尊重貓的尊嚴的舉動。

「黑澤君,」少女挨著我坐下:「其實我最近也沒什麼事情,介意我和你一起尋找中田嗎?」

少女將手搭在我的頭上,溫柔地向後捋著,唉,這不爭氣的身體竟然自顧自地打起呼嚕來。

「少女為何要和黑澤同行呢?」

「不要再少女少女的叫了。同黑澤君一樣我也是有名字的,请叫我妲妮卡。」

名叫妲妮卡的少女將另一隻空閒的手伸到我面前,她是想要和我做人類用來表達友誼的握手禮吧——我當然知道握手禮是怎麼個東西,連狗都知道,更不用說我們貓咪一族了——我伸出了前爪讓妲妮卡握著,同她上下晃了兩晃,這麼愚蠢的動作到底有什麼意義?

「奇怪的名字,是外國人嗎?」

「咦,在貓咪之中黑澤君你也是屬於見多識廣的那一類了吧,知道的可真多呢!我來自斯洛伐克,這個你知道嗎,地處歐洲中部的一個小國家。」

「過獎了。」貓咪的知識面可沒有你們人類想像的那麼淺薄。「但從外貌上卻是沒有看出來。」叫妲妮卡的少女是黑頭髮黑眼睛,與我認知中的金髮碧眼模樣可完全不是一回事的。

「我有自己的車,我們可以開車一起去找中田,這樣比起你徒步行走效率要高得多不是嗎?黑澤君,我可以抱你嗎?我先帶你去停車場。」

「請便。」

妲妮卡將我抱了起來,有人願意代步我當然樂得輕鬆,被人類抱起絕對不是什麼丟臉的事情,想想看,現存於世的動物還有哪些沒被人抱過的?而我有自信貓咪絕對是被擁抱最多次也是最長時間的動物。為什麼人類這麼喜歡抱我們?或許應該問為什麼人類如此喜歡擁抱吧?我絕不會自詡是什麼熱愛觀察人類的學者,但人類的確是有很多古怪的行為,而貓偏偏又是一種好奇心極其旺盛的動物——當然啦,還請你們不要指望從我這裡得出什麼人類學的答案,我只是一隻普普通通,終日打呵欠的貓罷了。

妲妮卡的車是一輛紅色的法拉利跑車。

「如何呀黑澤君?」從妲妮卡的語氣聽出來她頗有些得意,是在向我炫耀嗎?我兀自跳到了車蓋上,豎起尾巴左右繞圈,伸著鼻子聞嗅,還是給她一個面子好吧:「喵。」

「什麼呀,這棒讀式的敷衍回答。」妲妮卡嘴上這麼說,但看樣子並不是在生氣。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