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eline

🏳️‍🌈 🏳️‍⚧️ 🍥 💙 💛 she/her or they/them, Artist, Author, Keyboard Politician, Poet, Trans Feminist…

《房思琪的初戀日記》對藝術本質的反思

(edited)
會不會藝術從來就只是巧言令色而已?

林奕含在讀墨上的那段十六分鐘的自述,我反覆看過好幾遍,不得不承認的地方是:林奕含談吐之間所透露出的文字功底。震驚於她所經歷的持久難以形容的暴力時,也震撼於她極具藝術性的文字。

這本書真正讓人害怕的地方在於,我們自己以及身邊的人都有可能成為那個思琪,而平日裡我們仰慕的、尊敬的、愛戴的那些我們毫無心理防備的老師、家人、朋友,都可能成為那個李國華。

加害者卻利用手中的話語權,用「藝術化」的方式美化和修飾他的罪行,把性暴力描述成「愛」。而我們的社會在某些時候反而會縱容這種赤裸裸的犯罪,甚至於怪罪受害者。

「你為什麼要勾引老師」、「她也一定很爽吧」、「是她喜歡老師吧,現在又跑出來裝無辜」、「難道你不覺得老師喜歡你是你的榮幸嗎?」

林奕含的經歷想必大家也都知道了,林奕含永遠地離開了,而現實中的那個「李國華」逃出了法網。

在施暴者的「打一巴掌再給一顆糖」的做法下,性暴力的受害人也讓自己相信自己愛上了施暴者,這種情況並不少見,而如果社會與法律因為這樣而忽略掉施暴者的罪行?那我們每個人都是幫兇不是嗎?

而我今天想探討的重點不是社會和法律該怎麼做,而是林奕含在那段自述裡面拋出來的那個深深直擊我靈魂的問題。「藝術是否可以巧言令色?」或者說「藝術是否本就只是巧言令色而已?」

林奕含在自述中提到:「我永遠都記得我第一次知道奈波爾他虐打他妻子的時候,我心中有多麼地痛苦,我是非常非常迷信語言的人,我沒有辦法相信一個創作出如此完美的寓言體的作家會虐打自己的妻子。」

誠然藝術必然是想像的、虛構的。但如果我們對這些所謂的「藝術家」的罪行選擇性忽略,而只關注他們的在藝術上創造的美麗和諧的虛構世界,將他們的赤裸裸的「罪行」美化為「私人作風問題」、「個人道德問題」。我們是不是拋棄了人類文明最基本的良知。用文明粉飾野蠻的藝術,會不會從來就只是巧言令色呢?

藝術是為人類無止境的慾望嗎?藝術是為了功名利祿嗎?藝術純粹只是為了商業嗎?

我作為一個沒有什麼能力和成就,但也厚著臉皮自稱藝術家的小人物,在讀完《房思琪的初戀日記》,也不得不去反思我用生命去熱愛、去追求的藝術,究竟應該是怎樣?


相關鏈接

「這是關於《房思琪的初戀樂園》這部作品,我想對讀者說的事情。」──林奕含 | Readmoo電子書 https://youtu.be/2p3qyon03Vs

【逐字稿】「這是關於《房思琪的初戀樂園》這部作品,我想對讀者說的事情。」 https://news.readmoo.com/2017/05/05/170505-interview-with-lin-02/

本文引用基於合理使用原則。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