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現實女子

長輩叫我面對現實,我問現實是什麼? 訂閱我請 👉 https://liker.land/malina14354/civic

阿嬤家的三合院|懷舊老物特輯

發布於

古早人惜物,東西能用就不會丟,用到壞了還是捨不得丟,「這東西有感情了,丟不得。」阿嬤在我某次返鄉想整理一下房子時,出聲阻止。

阿嬤家的老物們,打從我有印象起就住在這大房子裡,說他們年紀比我大,也不會意外。這次的居家隔離,是前所未有的嶄新體驗。印象中,這房子永遠是熱鬧的,擠滿了叔叔嬸嬸、姑姑、堂兄弟姊妹,當然還有大家回鄉過年彩衣娛親的對象,我的阿公阿嬤。就算是他們過世後,我和爸媽偶爾在週末回來打掃,在廚房煮頓飯,為植物們澆澆水,房子不住就會壞,我們謹記這點,不願放任它腐朽。

這是頭一次,自己一個人住在阿嬤家,兩層樓高的長型建築,晚上一關燈,伸手不見五指,幽暗的長廊彷彿連接到另一個世界,我不敢走近,卻不敢保證誰會從長廊那頭走來。

不說晚上有多恐怖了,這篇文章想分享的是往昔老物的美好,以及我和老宅的點滴回憶。


一、雞毛撢子

雞毛撢子,台灣傳統的手工藝之一,在棍子綁上天然的雞毛,阿嬤時不時拿它到處拍拍,清清傢俱和窗邊的灰塵。不過,雞毛撢子之於我,絕對不是清潔工具這麼簡單,看著它,就想起阿嬤抓著雞毛端,用尾巴的棍子狠狠地打我,我跪在地上、抱著她的腳踝哭啊哭的求饒。

那時,我家有兩根雞毛撢子,一隻專門清潔,一隻專門用來打我,因為用來打我的那隻,手握的羽毛整個塌陷了,無法發揮清潔效用。


二、米缸

米缸被放在廚房旁的阿公書房裡,以前經常被使喚到米缸舀幾杯米來煮飯。現在已不用了,打開裡頭空無一物,蠻好奇這樣的米缸如何防米蟲。


三、阿公的木頭置物櫃

專屬於阿公的櫃子,就放在他的書房裡,每次用完晚餐,他會默默走到隔壁的書房,打開檯燈開始他的「例行公事」。還在上班時,他會把建築設計圖帶回家繼續工作,我就坐在書房和廚房之間的門坎(沒有門),望著他辦公。晚年時,他的例行公事變成吃藥量血壓,無論如何,吃完飯到書房摸東摸西,是阿公一天最享受的獨處時光吧!


四、台灣紅極一時的草綠色冰箱

台灣的某個年代,猜是1980年代左右,非常流行這種草綠色,好像在家裡放個草綠色的冰箱、草綠色的大同電鍋,就走在時代的尖端。直到今日,這個冰箱還能照常使用,草綠色或許有股長壽的魔力。相信座標台灣的馬特市民家裡也有一兩樣草綠色的懷舊物~


五、國際牌紅色吸塵器

前兩天心血來潮想打掃一番,便問我爸媽,阿嬤家有沒有吸塵器呀!他們說當然有啊,當我照著指示去找吸塵器,看到吸塵器本尊時,簡直嚇到差點眼球掉出來,這不是我出生時就在用的國際牌紅色吸塵器嗎!?松下電器Panasonic以前的家電部份都是以National發表的,National好有時代感啊,看得懂的人應該有年紀了!

突然想起,這種紅色也是當年流行的家電顏色。


六、唱片卡帶機

集結黑膠、卡帶、收音機等功能的古董機器,在當年對我來說,是完完全全的高科技產品,我只用過卡帶的部分。它除了能調節音量,還可以調Treble、Bass、Balance。


大家的家裡也有懷舊老物嗎?
期待分享,一同回憶往日的美好。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我的檢疫所|阿嬤家的三合院

3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