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enta

A farm helper

我是在開始了鄉間生活之後,開始懷疑我的眼睛,懷疑它所看到的事情的。 

我看到密不透風的兩層玻璃之間,會突然撲扇出一隻飛蛾,它在兩層密封的玻璃之間拼命找路,結果是撞得咚咚直響。但沒過兩分鐘,我又看不到它了。不知道它到底是逃了,還是暈過去了。 

窗戶的正面、背面、夾層之間,爬滿了瓢蟲。十月之前,一隻也沒有,十一月下旬入冬之後,一夜之間銷聲匿跡。但在這之間的一個多月裡,它們無處不在。我沒見過它們從哪裡來,它們總是剛好路過我。 

我夜裏睡下之後,常常聽到天花板上的聲音。可能是一隻負鼠,一個月過去了,它推著的球越來越大,它也在把球推得越來越遠了。房頂上一個洞都看不見,大概是從屋樑上某處縫隙裡擠進去的吧。反正有一點我是確定的:這個我以為只有我獨居的house,住了遠比我想像的多得多的居民。 

我有時候發呆看著窗戶,看的時間越久,上面出現的小蟲也就越多,不僅是小蟲的數量,小蟲的種類也是。第一次我以為是自己眼花,我重新看了一次。沒錯的,它們的確越來越多,每多看一秒,就要增多一個。這件事情我始終想不明白,到底是我的眼睛漏過了它們,還是它們自己本來就一個一個走得不疾不徐? 

晚上我總聽到暖氣裡咕咕嚕嚕地響,像一口小鋁鍋。有時候是一個人走出來的聲音,有時候是有人一榔頭一榔頭錘東西的聲音,有時候是一個人吱呀吱呀開窗的聲音,這些都像一個男人;更常見的是一個女人在咳嗽,而且更加奇怪的是,這個女人的聲音不像真人,倒像AI。所以我也困惑了,難道在我們今天的世界裡,鬼也時興要跟上時代? 

於是我不得不常常在想,我是住在誰的洞裏?是不是有一個比我大得多的東西,也正在好奇地研究我? 

反正他肯定看見了,我今天只有早晨出了一小會兒洞口。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啞巴奶奶

如果你死了

啊,書房,我的書房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