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9 篇作品累積創作 24777 
Magenta

新年獨家:COVID-19長文專訪

2020年是特殊的一年,全球幾十億人類,擁有同一個關鍵詞:covid 19. 如今2020年馬上要過去,我們的首席記者Magenta (以下簡稱M)終於跟這位火遍全球的“通緝犯”—— COVID-19(以下簡稱C)約上了一個採訪電話。

15
Magenta

關於藝術與美的關係——答覆Siri

前幾日我寫了篇小文:我想要的當代藝術 ,收到了@siri 的回覆。這是第一次有人在Matters給我跟我這麼認真的交流,於是我也開始興致勃勃地給他寫回覆,不想一下子就有了些許篇幅,並不適宜放在comment欄裏了。所以就乾脆新起一篇文章。

5
Magenta

我想要的當代藝術

National Art Gallery裏Mark Rothko的常設展 當代藝術我一直很難欣賞,自己也非常困惑。不論我對著它多少次多少小時,它從沒對我開過口。我想,大概是因為當代藝術的“吵鬧”。

Magenta

很大的三明治

隔壁的雜貨店是我經常去買三明治的地方。他們的三明治非常受歡迎。因為大,因為新鮮。比如說牛肉三明治吧。裡面橫七豎八有七八塊brisket,都是當地上好的牛肉烤的,下面墊著白白厚厚的奶酪,也是當地上好的奶牛下的。上下蓋上巧克力色的烤麵包,看上去像一架誰都想要躺一躺、再翻幾個身的舒服的大床。

25
Magenta

仿古街上的桃樹

新修的仿古街上有一棵新種的桃樹。路過的人都覺得非常的美,婉婉婷婷,如一少女。在古色古香的仿古樓邊,亭亭玉立,身後是半開半閉的紙窗掩映。人們紛紛跟它合影。我的表嬸農民出身,一天我帶她來此遊玩。經過這棵桃樹,她看了看水泥地上開出的四方小花壇,摸了摸桃花枝子,驚訝地說,怎麼在這裏種桃樹...

Magenta

愛看人的書

我每天要見很多人。真的是很多很多人,各種膚色、各種年齡、各種穿著、各種表情、各種包包、各種鞋子⋯⋯ 總之,很多很多人。我快樂嗎?也許。我愛看人。人們不也喜歡說自己“I love people-watching”嗎?可惜他們變不成書、變不成馬路牌子,否則不知道要怎樣的高興!

Magenta

流行病

此文寫於2020年3月。彼時大陸還沒有完全從COVID的襲擊中復蘇,大部分美國人還沒有意識到一場即將持續到年底(且尚未完結)的Pandemic已經籠罩過來。今天正逢“小雪”這個節氣,氣象預報也早早通知今日下午落雪。天光尚好時看不到一片雪花掉落,現在已經差不多黑盡了,卻聽到窸窸窣窣落雪的聲音。

13
Magenta

用常識便可刺穿謊言

一個人能夠坐在謊言上生活多久?一個坐在謊言之上的國家又能支撐多久?謊言的繁殖力那麼強,很快就高處不勝寒。到了今日,誰在說謊,誰在用謊言不斷遮蓋謊言,早已是天下昭昭的事情,不必多講。我們要思考的是:what to do the next.

Magenta

沈默的少數

(本文原寫於2019年11月) 香港問題發生以來,吸引了所有視線的焦點。街頭抗爭不止、終於由智性的遊行淪入暴力破壞的青年,以及所謂的跟他們對峙高唱國歌的大陸青年,與他們背後氣勢洶洶的中國政府和“人民”。新聞裡沒有他們的一天,似乎不再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