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心蕭然

一個高中OIer。 希望成爲一個有趣的小孩。

趴在墻頭的我

由於還在念書,只是斷斷續續堆積了一些自己近日看到的,聼到的,想到的一些觀點。用繁體只是因爲入鄉隨俗,實際上不會講甚麽粵語或是閩南語的。

作爲一個大陸一個普高的學生,因爲學信息奧賽所以整天泡在機房。最近得到一個合適的梯子,得以翻墻吸一下自由言論的“氧氣”。

在廣東念書,這個夏天稍微能感受到一些異樣的氛圍。家父是一名商人,有關政治的事情完全與他無關的,最多只是與地方政府做些生意,給了老爺們送點禮,賺點小錢罷了。

大約是六月?家父曾計劃去香港添置些夏天的衣物,順便幫家裏小弟帶兩罐奶粉。我當然是開心的,因爲可以幫我順一副手柄回來——以後可以四個人玩switch了呢。這都是題外話。

誰料家父在過關的時候就與母上失聯,一個多鐘后才恢復聯絡。問就是說過關時被帶到一個小黑屋,接了個所謂“政治局”的電話,答了些不知所以的問題,然後就被遣送回關内了。當時是不知所以,現在倒是有點明白。

談到香港,身邊的同學們縂憤憤地指責香港“廢青”破壞公物,説他們叛國,忘恩負義之類。當然也不乏許多不雅之詞。大抵是因爲他們看到的,聼到的,統共只有這些罷,倒也不怪他們。其實這麽用詞也是古怪的,爲什麽要怪他們呢?爲什麽要怪任何人呢?若問我我也不明白,只是覺得任何事物總有它存在的道理,是不好怪罪的。

整個夏天我所聽聞的關於香港的事情也不過是“一群叫囂著要獨立的暴徒在曾經經濟繁榮的城市搞破壞”。雖然離我如此之近,竟未有什麽感覺!該訓練還是訓練,約會還是約會,未感覺有什麽不妥。或許是有一種“黨國一定有辦法”的想法,覺得所謂運動不過是鬧鬧玩玩就完事了,頂多一整年不去香港購物而已。

身邊一篇欣欣向榮,也未有什麽關於香港的説法,大家關心的只是游戲、動漫之類,偶有的討論聲也總以哀嘆“我們也只能見證罷了”結尾。

網上瘋傳的話題也是有的,諸如“我支持香港警察”之類的流行話語,每個人都只稍稍瞭解下故事,知道香港機場被圍堵,就被滿滿的愛國情懷淹沒,為香港警察打抱不平。誰又在乎背後發生了什麽?只這樣做就能獲得一篇贊揚,只這樣做就能收穫“愛國”的自豪感,只這樣才能不被潮流落下。

在這方面,黨贏了!被管控的媒體給了社會安定的氣象,這是好的。失去了初衷的新聞業,是不好的。

失去了自由和中立的新聞是無意義的。如果作爲傳播者帶有了衝突某一方的觀點,那麽它的作用就只是煽動雙方的情緒,讓一方更堅信自己的觀點,讓另一方更加激動與憤憤。對事情的解決是毫無用處的。

在讀新聞的時候需要想一想:我看到的全是真相嗎?我看到的是真相的全部嗎?

這是可悲的,新聞竟然淪落到不可相信的地步。

 

胡言亂語了這般,到底也不能講出個所以然來。其中或許還有不少錯別字以及文字的錯誤用法,只當是初來乍到,混個臉熟罷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8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