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乜春

一個喜歡創作嘅宅人,希望可以用宅人眼光出發,講解日常的生活的大小事? 唔理係動漫、F1、科技、定係生活上芝麻綠豆嘅小事,星期六準時0000更新~

Happy Birthday to Me!

今日就係小弟嘅生日,正所謂Happy Birthday to Me,yeah!我依家先發現原來我係Matters 咁耐,我一直都冇介紹過自己,咁不如就趁生日,好好好介紹一下我自己請容許我引用 #新人報到 呢個tag ,俾大家重新認識潮乜春係一個點樣嘅人。

大家好我係潮乜春,生於19OO年4月8日(識我嘅人唔該唔好踢爆我邊年出世),目前係療養中。

好多謝大家,我地聽日再見,走之前麻煩大家拍五下手……

2019年生日係台北某間Maid cafe慶祝

如果你真係以為我咁膚淺我諗你就錯,因為你幾時見過我有一篇咁短嘅文章出現?首先講我個名嘅來源先啦,相信好多人都大約估到我係香港某一間酒樓嘅名黎。係,無錯,的而且確係果間酒樓,不過我一次都無幫襯過,原因你懂的。但係個來源其實都係好偶然,因為記得以前細個有一次聽電台節目,我唔記得主持人講緊乜,但係聽到佢地係度話電台要求開咪嘅時候,最好要“咇"走商標名,所以例如“麥當勞”就會變咗食“麥do勞”,跟住另外一個主持人無端端就係問咁呢間酒樓呢?另外一個主持諗都唔諗就答咗“潮乜春“出黎,跟住大家都係度笑話,但是我一直都覺得點解咁似係度講粗口,而且我都覺得呢個名好得意,所以就攞咗黎用,一直沿用至今。

另外介紹自己之前我想同大家講一件事先,就係我知道Matters雖然係一個創作嘅地方,好似我咁用廣東話進行創作其實閱讀嘅人數一定唔理想,甚至乎可能冇人會想睇落去。但係無論點都好,我都希望可以繼續堅持用廣東話創作落去,因為我相信呢個係一種文化,如果連我自己少少嘅堅持都唔繼續嘅時候,我相信好大機會呢一種文化會消失,所以即使現實係我每一篇文章睇嘅人數唔多,但係唔理係一下拍手定係有人回應都好,我都覺得好開心,因為最少我知道我唔係寫比空氣睇。我知道雖然閱讀嘅人數會比較少,但係我希望有朝一日假如有新人問起Matters 有無人用廣東話創作嘅時候,我只希望有人會想起我,咁樣其實對我來講已經足夠。(雖然我知道咁樣都應該好難,但係俾我朝着呢個目標進發都唔係一件壞事)

其實我中學畢業之前嘅人生呢就無乜特別,所以就直接跳到中學畢業之後。中學畢業之後因為成績極度不理想(其實只係英文同數學唔合格),所以就決定修讀基礎文憑然後慢慢晉升到高級文憑。與此同時,雖然屋企唔算得上富有,但係我知道如果我想令自己讀書時候舒服一些,唔使煩惱金錢上嘅問題,我必須要外出打工。好彩嘅係以前補習嘅時候識落一個朋友,佢中學畢業之後就繼承家業,啱啱好佢需要一個司機,而且我亦都順利考到車牌,咁所以我亦都順理成章成為他的司機。讀基礎文憑嘅時候因為課程內容簡單,所以都順利繼續升讀高級文憑課程。但係第一年因為揀錯科,走去修讀自己完全毫無信心嘅電機工程,最後當然亦都係死在數學上面,所以讀完第一年之後便轉科了。而今次亦都選擇轉為電腦工程,雖然同我想像中嘅電腦工程有好大出入,因為一直都只係理論上而唔係實習上嘅教學,但好彩嘅係我本身由細到大對電腦都有一定認識,絕對唔係太困難,所以都順利咁畢業。但係因為自己討厭讀書,所以高級文憑畢業後便決定全職投身社會工作。

讀高級文憑嘅時候其中一個畢業條件就係實習,但係畢竟能夠提供電腦工程的實習公司實在太少,咁所以我就被分配到一間影音工程公司工作,果段日子真係唔係人嘅生活。香港做影音工程公司其實都係得幾間,所以我就唔方便公開名稱。亦都因為公司少,所以其實工作量亦都超乎正常人想像,更何況係一個學生。記得實習嘅第一個星期,老細對我都仲好好,未至於要加班工作,但係已經叫我有心理準備無得返屋企。結果第二個星期開始就開始黎料。果陣時實習大約14個星期,第二個星期一開始,我老細食飯嘅時候已經坦言會請我嘅原因係因為我有車牌,其實果一刻我都唔明點解,但係之後我就明白咁樣反而係幫了我。因為果陣時主要負責兩個位於香港島嘅工程(係呀你無聽錯,第二個星期已經要我擔大旗),一個位於北角一個位於南區。成間公司辦公室只有八個人辦公,而且沒有良好嘅制度,所以基本上由更改圖則(AutoCAD)、向供應商訂貨、編寫電腦程式、交收和運送貨物都要我一手包辦。而且因為我接手時已經嚴重落後進度,大約比預計延遲接近一個月,所以我便要親自落場進行安裝。雖然我曾經有向老細提及我只是一個實習生,但係佢就用令到我唔合格為理由強迫我進行工作,即使我有嘗試同學校反映,但係學校仍然叫我沉默,所以我只好乖乖就範。果陣時我記得我星期一至四,日間時間就在辦公室到進行一些文書和繪圖工作,夜晚大約七、八點食完晚餐之後就揸車去工地親自進行安裝,大約安裝到凌晨三、四點就揸車返辦公室瞓覺,然後第二天準時八點起身係辦公室開工。星期一至四就係咁,星期五就返學校讀書,星期六、日就返屋企。記唔記得我一開頭老細話請我嘅原因有車牌?其實我實習果14個星期入邊,公司亦都安排咗一架Toyota Sienna俾我,而且提供油卡和會代為繳交隧道費用,更加表明可以用作私人用途,所以實習期間果架車絕對成為左我另一個家。星期一至四就來往辦公室與工地,星期五早上就揸車去學校附近停車場,放學就揸車返屋企,星期六日就接載父母,星期一早上就過海揸車返公司。不過實習之後亦都選擇劈炮,除咗係因為呢啲咁嘅非人生活令到我急速瘦咗20 kg之外,更加重要係因為佢拖糧。實習生拖糧我都忍佢,但係有乜理由連工地要用嘅工具都要我用自己嘅金錢先行墊支?所以完成實習我便馬上急急腳離開,好笑嘅係直到目前為止,我欠薪仍然一毫子都未收到。

急急腳離開咗呢間垃圾公司之後,我返去我朋友嘅公司繼續兼職。與此同時,我亦都加入左巴士公司成為兼職司機,但係我成為兼職巴士司機原因並不是我喜歡巴士,只係因為返工時間夠彈性同埋人工比其他行業高,就係咁簡單。經常在接載我朋友嘅時候因為佢成日同我討論唔同嘅問題,而我往往亦都可以提供一個唔錯嘅答案俾佢,咁所以我亦都成為咗佢重要嘅意見提供者。所以之後佢亦都好信賴我,有陣時亦都比我跟佢一齊去公幹(雖然好多時都只係去揸車),咁去到大約2015年之後,因為佢業務實在太繁忙,所以就叫我正式加入,但係唔係要在辦公室工作,而係要去世界各地去同唔同嘅客戶開會。作為一個血氣方剛嘅年輕人,而且又無家庭負擔,一年可以四圍飛,何樂而不為。好多時佢都會專登安排亞太區嘅公幹俾我,加上我本身日文有N1程度,所以就主要安排我去日本公幹。果陣時我諗應該係我飛得最癲嘅時期,一年我諗最少都飛60至70次,好多時都係星期一至四就兼職揸巴士,星期五、六日就去日本工作,然後星期日凌晨搭港龍1:55東京返香港果班機(2019年12月已經取消,因為呢一班機絕對係一個傳說,因為永遠機組人員比乘客多),準時星期一早上接載大家返工。果陣時大約就係咁樣生活,久而久之亦都認識咗好多日本人,所以點解我亦都可以寫到之前風俗店果兩篇文章就係咁解。

其實我真係好享受駕駛嘅樂趣

其實我自己本身就對日本動漫文化好有興趣,機緣巧合之下就比我認識到 HoneyWorks ,之後亦都會趁工作空閒嘅時候去睇演唱會。呢一對樂隊之後有機會再講,但係 HoneyWokrs 對於日本年輕人來講,絕對係一個好神聖嘅地位,以我亦都深深受到 HoneyWorks 影響,搞到我會專登就時間去睇,就算要飛機去日本唔同地方都會咁做。之後因為一些意外,偶爾認識到一個日本女高中生,之後亦都發展成為情侶。本來我都有諗住同佢畢業就即刻結婚(因為佢屋企問題,所以同佢拍拖一個星期之後佢馬上搬了去我朋友在東京嘅房屋,同我朋友一齊住。PS:我朋友係一名女性繪畫師),基本上我之後每一次去日本公幹嘅時候,都會先去東京搵佢,然之後再搭內陸機去唔同地方工作,甚至乎有陣時會同佢一齊去唔同地方工作。但係可惜好景不常,正常我事業愛情如日中天之祭,上天開始對我作出沉重嘅打擊。因為佢一些先天嘅疾病,我同佢一齊咗大約兩年之後佢就離世,我好記得我係趕唔切見佢最後一面,我知道佢佢入咗醫院嘅時候我已經即刻搭飛機去日本,但係架飛機剛剛到九洲對出我就收到訊息話佢已經離開咗我。之後我落機之後即刻飛去醫院,但係可惜已經陰陽相隔,我果一刻我不停怪責自己點解唔搭早一班機飛去日本,點解要收工先至搭飛機去日本?作為佢男朋友,果陣時雖然佢父母對我有嚴重嘅偏見,但係我最後佢父母亦都決定可以俾我同佢走埋最後一程,我大約留咗係日本兩個星期同佢搞掂身後事之後,我就先至選擇返香港。我好記得我一行出香港機場禁區果一刻,我見到我父母係度等我,我之後即刻走過去攬住父母喊,旁觀者可能以為我同父母係好多年無見,但其實係因為我實在太傷心。返到香港之後,我足足自閉了一個月先至開始重新工作。即使之後好多朋友都問我有無事,但係基於我嘅性格,我一直都對每一個人講我無事,但係即使到了今日,我都仲未走得返出黎,因為原本果一次見面係諗住同佢求婚,但係又有邊個諗到竟然會陰陽相隔。因為對我嘅打擊實在太大,所以返黎之後我開始睇心理醫生,雖然到而家都仲有複診,但係始終對我心理影響太大,而且我亦都相信好難再找到一個願意同我咁癲嘅女生一齊,所以我係佢臨走之前我對住佢發誓我以後唔會再結婚,希望我地來世有機會再續前緣。

可惜壞事不斷,去到2019年9月左右,我發現我喉嚨痛,而且聲音亦都有所改變,果陣時因為尚未有疫情爆發,所以肯定不是感染了。果陣時我前前後後睇咗五、六個醫生都未能痊愈,所以就有醫生建議抽血。但係因為當時唔算係緊急嘅情況,所以大約11月先至進行抽血。我記得抽完血之後第二日我就飛咗去沖繩玩,而係返黎香港之前果日我收到醫生打黎嘅電話,醫生只係叫我盡快返黎香港,果一刻我已經知道一定唔會係好事。返到黎之後我覆診嘅時候,醫生同我講好大機會係癌症,希望可以再抽血檢查。其實果下我諗我雖然係絕望,但係反正都係上天安排,萬事萬物皆有定律,不可以違反,所以果一刻已經做定最壞嘅心理準備。結果當然唔係好事。大約係2020年農曆新年之前,化驗報告出咗,證實係鱗狀細胞癌第三期。其實果刻我知道自己時日無多,咁所以我就決定農曆新年後同幾個好朋友去九州環島自駕遊,但係因為疫情關係未能成行,加上病情急速惡化,所以最後剛剛過了農曆年初四就入院開始進行化療。正所謂識人好過識字,雖然我屋企絕對稱不上富貴,而且要治療絕對有機會需要出售屋企,但係好彩我朋友,亦都係我由畢業到依家都仲幫緊佢兼職做司機嗰個朋友,佢知道呢件事之後,佢義不容辭咁幫我俾晒所有治療費用,我一直都有問過佢點解要咁樣幫我,明明佢可以選擇唔幫我。佢只係答咗一個好簡單嘅答案:Why not?我好細識到你大,你每一次都幫我渡過難關,係時候俾我幫返你。其實果一刻我係感動到識點講嘢,甚至乎到而家我都係同佢講話我會慢慢將錢還返俾佢,但係佢而家都淨係同我講將啲錢拎去自己好享受吓已經足夠。開始接受治療嘅時候亦都因為遇上疫情,咁為了保障我自己嘅安全,所以我亦都選擇長期住係醫院。久而久之,我同所有朋友失去聯繫,雖然佢地一直都有嘗試搵我,但係因為我唔想人哋擔心,所以我係完全消失係社交媒體網絡上面。好彩嘅係經過一年嘅治療之後,大約2021年3月左右證實癌細胞開始縮細,對我來講絕對係一個好開心嘅消息,去到2021年10月左右就完全消失,所以就算係醫生都話呢一個算係一個奇蹟。回想返整個化療過程,其實一開頭嘅時候真係好辛苦,除咗食欲不振之外,更加會將食落肚嘅東西嘔返出黎,所以其實果陣時我真係有同醫生講過不如你俾我死咗佢算,因為真係好痛苦。但係我好記得有一晚,我發夢嘅時候我見到我老婆,佢捉住我隻手同我講叫我堅持落去,佢唔會比我死,之後我問佢點解唔俾我死?之後我就見到佢慢慢離開我。相隔一陣之後我就醒咗,之後我雙眼亦都開始通紅,之後更加係度喊。但神奇嘅係自從果日之後,好每一日嘅化療身體反應亦都逐漸減少,而且精神亦都開始比較好。雖然我唔係話完全相信一些科學未能解釋嘅事實,但係我相信佢地的確係存在,而我相信即使到咗今日,我老婆依家係我身邊陪伴我。

大約2021年10月下旬,我選擇同所有朋友講我患病嘅經歷,好多人第一個反應就係點解唔一早同佢哋講?因為我一直都唔想佢地擔心,所以就自己一個人默默承受。之後和2021年12月就因為我朋友委托所以就選擇回到Matters,係我身體仍然復原嘅時候重新投入創作。對於目前嘅我來講,能夠活在當下嘅感覺真好,畢竟對我自己來講,能夠生活多一日已經賺咗多一日,仲可以強求甚麼?

雖然我順利克服癌症,但係自從中學一次右腳受傷之後,我右邊膝頭蓋便飽受唔同程度嘅痛苦。雖然一直都有睇醫生食止痛藥減輕痛苦,但係始終唔係一個長遠嘅方法。所以醫生都一直建議我做手術,轉換成人工關節以減輕痛楚。雖然佢對我來講今次唔係最大考慮,而且就算真係要換,我應該都會選擇最安全嘅陶瓷關節。但係畢竟係需要做手術更換,有一定嘅風險存在,有機會影響將來我日常生活,咁所以我到了今日都仲係決定唔做,除非我痛到行唔到為止。但係始終有陣時都係太痛,所以有時都會用行山柺杖當一般柺杖伴隨使用。

正所謂人生如戲,中學嘅時候我係被校園欺凌的一人,之後有邊個諗到中學畢業之後叫我竟然係全班同學入邊最風生水起嘅一個?但係又有邊個諗到風生水起嘅背後,身體一直發出警號而我要到最後一刻先知道?我唔知道我仲可以生存幾耐,可能今天係我最後一天,又或者我能夠活到100歲? Who knows?但係人生從來得來不易,甚至乎我可以好現實同你講我有第二次機會重新開始人生,所以我絕對會比之前更加珍惜人生,好好享受活在當下嘅感覺。至於工作,可能比我身體休養多一段時間先,畢竟以前不停工作嘅生活實在太痛苦了,雖然目前係身體一切健康,但係始終元氣大不如前,加上抵抗力仍然虛弱,所以我諗可能都要一段好長嘅時間先至可以回復以前的光輝。雖然而家回想,我老婆離開咗之後我好傷心,但係睇返轉頭,我人生好似每隔幾年就要面對生離死別,我記得中學畢業之後無幾耐,一個由細陪到我大嘅朋友入咗醫院,等候器官捐贈,雖然最後等咗差唔多半年就等到,但係因為器官移植黎得太遲,所以做完移植手術幾日後亦都離開咗我,可能亦都因為已經麻木咗,所以都已經開始落唔出眼淚。

近幾年因為疫情影響,連搭飛機嘅機會都無。對好多人來講可能都好痛苦,但係對我來講就真係無乜感覺~

好多謝大家睇完一篇純粹只係介紹我自己近幾年嘅經歷,我知道我生日係應該講些開心嘅事情,但係對於目前嘅我來講,能夠活着已經係一件最開心嘅事,我仲可以強求什麼?今次就唔希望大家拍手,反而希望大家可以係下面同我講聲生日快樂,起碼比我知道有人記得我生日,多謝~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25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