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思

曾經我把理念放在心裡很高的地方,但我沒有因此過得更好。後來我開始變得務實,卻發現沒有理念,會沒有靈魂。最後,我得出一個感悟:讓理想飛在高空翱翔,讓雙腳踏在實地幹事。

世界是你們的,也是我們的:台灣選舉中的世代對立其實缺的是同理

現在台灣很多年輕人對國家的認同是台灣,偶爾真正涉及法理時才注意到中華民國。但當台灣揚名國際時,中華民國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三民主義、貫徹始終」的國歌總還是台灣年輕人的公約數。

這些年輕人的長輩,很多對國家的認同是中華民國,歷經國共內戰、撤退來台、退出聯合國、革新保台、經濟起飛、亞洲四小龍等等,從歷史走來經歷苦難輝煌、多災多難的中華民國。當然,這中華民國不僅僅只是在台灣,她默默的也還跟中國大陸難分難捨。

眼前台灣迎來2020選舉,這些長輩大多被歸類到韓粉,在全台各地的造勢中搖擺國旗、尋找屬於他們情感記憶的中華民國;年輕一輩面對中國中共的威脅,為了捍衛台灣價值,追求進步理念,紛紛歸類到泛綠陣營成為英粉,雙方陣營成為相互對抗的對立面。然而講到底,這仍是台灣藍綠政黨政治的框架,在選舉到來前選邊站的選戰操作。

為何能被操作成這樣,其實道理很簡單。年輕人沒有經歷過父母跟隨中華民國走過的那些打拚與輝煌的歲月,那些苦與樂是父母輩透過勞動、透過生命參與經歷的。正是這些歷史造就年輕人成長過程中所生活的環境,包含享有的生活、教育與台灣當前的民主體制。年輕一輩若能同理長輩所經歷過的那些,雖不用到認同其政治立場,但至少能理解那些情感與支持從何而來。

相對的,長輩也無法體會年輕人的生命感受。當前仍屬年輕一輩的世代,大多出生在解嚴前後,這一代人出生時台灣早已從中華民國脫離聯合國的悲憤中走出,在革新保台、十大建設等具體政策建設下,台灣開始走向自力更生、獨立自主。年輕一輩成長過程中,所受的教育內容逐漸從彼岸的大陸,逐漸著重在腳下的這塊土地台灣;面對的政治則是民主選舉,先不論代議政治是否能讓生活變更好,但至少擁有「選擇」的權利。

當長輩從歷史中的兩岸對抗,走向如今的兩岸和平往來甚至往統一發展時,未經歷對抗歷史的年輕一輩,感受到的只有兩岸即將統一帶來的威脅。正是這些經驗與感受上的差異,堆疊出不同的政治立場,也累積出對台灣未來發展的判斷與想像。

其實這之間並不存有衝突,缺少的只有同理與相互理解。然而選舉政治要的不是相互理解,而是要選邊站,尤其在當前社群網站的發展下,同溫層的打造比過往任何時期都還容易,尤其若每天只透過社群網站接收資訊,更容易忽視這社會的多元多樣與永遠不同的聲音。然而有了同溫層的相互取暖,便不用在追求相互理解的同理。而相互理解後,是否需要多元尊重彼此的選擇,這命題也已不再重要。

等選舉完,這些台灣社會上的年輕人終究還是他們父母的子女,而這些長輩,也終究還是這些年輕人的父母。其實,撇開家家有本難念的經不談,家人之間其實沒那麼多對立與衝突,大家都希望這個社會好,只是每個人的生命與勞動累積出來的對社會的想像不同。

追求同理,與其說是希望社會和諧,不如說是希望政治立場不同,仍能相互討論,不一定要走向對抗。操弄不同世代之間的生命故事與情感經驗,只會造成歷史的斷裂,這與歷史一路延續發展下來的客觀狀態是衝突且矛盾的。

毛澤東曾經說過「世界是你們的,也是我們的,但是歸根結底是你們的。」也是差不多的道理。眼前台灣選舉造成台灣社會這種年輕世代與長輩世代的對立分裂,卻也同時創造對話的前提,即有助於辨識雙方之間的差異。我認為如果能找出之間的異同,定能化解矛盾,進入到下一個階段。當然,這將會是一個重大工程。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