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望

https://untranslatable.home.blog

本质直观集(4)

1)我突然本质直观到,所谓计划经济,是物质丰裕到无论怎么糟蹋怎么低效分配都无所谓的时候可以用的。所谓共产主义,应该这么理解。比较合适的使用时间是枪毙地主之后大家抄他的家的分赃时期,那是阿Q梦寐以求的,不妨称之为秀才娘子的宁式床时刻。

2)翻阅胡适1950年代的中英文演讲,胡适总想着中共发个疯,但毛在国际问题上是一个极度现实主义的人,这可能和他通过大参考对世界局势的长期关注和充分了解有关系,韩战之后就没有过激动作。胡适的理智其实很清醒,面对中共这种体量的赤色狄克推多政权,绝没有国民党独力反攻大陆的可能性,只有借助世界大战的机会,捆绑一次性解决。但这个大战,胡适终其一生都没有等到。如今世界大战的可能性已经彻底失去了,我深感本朝的江山一点动摇的可能性都没有了。离岸爱国或离岸恨国是咱国人最高的追求。

3)「我所有的主张,目的并不止于“主张”,乃在“实行这主张”。故我不屑“立异以为高”。我“立异”并不“以为高”。 我要人知道我为什么要“立异”。换言之,我“立异”的目的在于使人“同”于我的“异”。正当的“立异”皆所以“求同”。」这是胡适1919年2月写给钱玄同的信里说的,我是一个激进的(radical)胡适派,一切言论的意图都是胡适的这段话。这段话里也许有一点右派的组织性的秘诀。

4)一方面确实有换了人间之感。几个月前没法想象舆情引导员的几个新策略(比如征用饭圈文化)和一些老套路(比如强调个人牺牲颂扬集体至上)会遭受这么大的挫败;另一方面,我觉得文宣领域的一些改开余孽可能又会暂时被征用,因为他们是掌握了说基本的人话这门手艺,这几年没机会施展,大半鞍马生疏刀剑生锈。

5)我最近语言创造力很强,希望大家广泛使用我的创作成果。我大力推荐三个:

  1. 每个人心里都住着一个书记。
  2. 脑子上环、嘴巴结扎
  3. 钻进男人脑里,管到女人逼里

第二条后一半是一个豆友的发明,形成了一个”绝对“,一字不可易。第三条是去年的创造。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