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宁

防疫也有分民主防疫与极权防疫吗?

最近看很多新闻,纽约时报,台湾媒体海外媒体BBC。一直都是用中国爆发疫情处理不好,大部分归于极权体制问题。这经常让我想到文革时期,科学和文学也会分阶级。比如说某些科学,他是资产阶级科学,我们不学他,我们有我们自己的无产阶级科学。文学也分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文学。甚至还延申了一句话”宁愿要社会主义的草,也不要资本主义的苗."

连植物也可以政治化,就如华为,是一个极权国家的企业,你用了它的产品。那么你也会变成极权……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