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前消息 Le Rêve Lucide

抑圧された意識が表出するという意味では、ネットも夢も似ていると思わない?——『パプリカ』 推特:https://twitter.com/LeResverLucide 乳齿象:https://alive.bar/@LeReveLucide TG 频道:https://t.me/LeReveLucide

【黄河观察家】【键政】海克斯科技:革命的发明还是圈钱的狠活?

真正应当反对的是资产阶级为暴利对科技的滥用,而不是科技本身。人们激烈地反对一切食品添加剂是科学神话的必然结果,只有当人们了解科学的时候,神话的迷雾才能被消去。
声明:专栏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醒前消息平台立场,欢迎提供不同意见的讨论。

近日“海克斯科技”一词爆火,随之一同流行起来的“科技与狠活”、“我一勺三花淡奶”把对食品添加剂的讨论推向了互联网的风口浪尖。

网络上对食品添加剂的观点主要有两派,一派认为食品添加剂并没有太大问题,只要合规即可,认为食品添加剂危害很大纯属无稽之谈,他们通常是地位较高的知识分子和商家;另一派是绝大多数人,认为食品添加剂是黑心厂家不顾消费者健康添加的有害物质,他们是一般的底层消费者。

海克斯科技在英雄联盟的世界观里是一项伟大的发明,它极大地改变了皮尔特沃夫的面貌,海克斯飞门把各地密切地联系起来,生产力极大提高,社会极度繁荣,这是不争的事实。不过,另一方面,当底城试图破解海克斯科技的秘密时,却遭到皮城海克斯武器的镇压。简而言之,社会的上层利用科技攫取了巨额财富,而底层却没有受益(也许有),甚至还要受到这些科技的迫害,科技发展竟表现出对底层社会的一种灾难。这也是很多底层群众对食品添加剂的看法。

但是现实中的我们明明白白地知道,科技总体来说极大地使我们受益,为什么还有人会对一些具体的科技产生如此大的恐惧呢?

早在战国时期,孟子就在反驳农家的“君臣并耕”的思想时声称君主的工作与农民工作不同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现代社会分工高度发达,城市中的人即使天天坐飞机也不会开,许多连车都不会开,不懂得商品是如何运输的,更不用说懂得分辨五谷了。在现代人的心中,他们并不能深刻理解商品是如何生产的,他们缺少食物就会去超市,就好像商品是理所当然地从货架上刷新出来的一样。他们相信现代丰盛的商品是科学的结晶,但他们不理解科学,他们做的许多活动自己都不理解原理,只知道按一个按钮就能冲咖啡,划划屏幕就能订餐,生产好像脱离了日常生活,只在工作中稍有体现。

我们的文明就好像原始人崇拜货船模型一样崇拜着工业品神像,破除这些迷信的唯一办法是让人们广泛地参与到社会各界生产中,学习并理解商品生产的手段——现代科技。按照自己的想法,白天编程序,晚上货运,或者白天种地,晚上捕鱼,甚至积极地参与到科研创新中,并在空闲的时候自由地学习现代社会的知识。

但是资产阶级社会对剩余价值的追求让它成为了不可能,人们不能在各行各业间随意游走,必须服从社会分工。科学并不能经常受到普通人影响,好像变成与生活极其遥远的东西,人们对它漠不关心。社会也把科学神话为不容亵渎的神圣的事物,让人敬而远之。高贵的人上人把科技雪藏起来,把科学奉为最伟大的学问却肆意抬高科普成本,把科学文件变得难以触摸,本身就晦涩难懂的经文也没有很多人会去翻译成人们听得懂的内容,人民难以接近它。于是科学变成神学,变成了压榨人民的工具。

就像饱受天主教迫害的人民发明了新教来慰藉自己并进行圣像破坏运动一样,现代工业社会的人民不敢质疑科学神话本身,却把科学所诞下的工业产品当作神像去反对,他们坚信这些神秘的物质是俗世的人亵渎科学的结果——以科学为名加害人民的魔鬼。当刘怂用一勺三花淡奶揭露了科技滥用,人民就激动地把他奉为先知,好像他说的一切都正确无比。天下苦食品安全久矣,再怎样激动地反对它也不奇怪。那些高高在上的人把激烈质问食品添加剂的人们斥责为无知的蠢货,然而他们没有资格这样说,难道三聚氰胺、亚硝酸盐、工业酒精不是资产阶级最爱用的食品添加剂吗?

有些人觉得只要合法就没关系,那只是坏事没有降临到自己身上。合乎法律,哪怕人民的斗争可以迫使法律改良,但是难道法律不是资产阶级写的吗?日本的食品添加剂之神安部司可以用盐、各种提取物和化学调味剂等等粉末调配出不加一点骨头汤的骨头汤,他曾忏悔地说,当他发现自己的妻子儿女在吃用他的配方调配的肉丸时激动地捂住盘子不让他们吃,在这之前他觉得自己的配方毫无问题,因为它既合法又廉价好吃。他还揭示道,日本食品行业的人不会吃自己生产的东西。

话又说回来,群众的担心当然有正当理由,但是却有着很大的问题。辛吉飞在每个视频末尾试吃以后总要夸张地示意自己拉肚子了,可是实际上很多时候他用的添加剂是无毒的,也没有让人拉肚子的润滑效果。这种作秀行为固然可以制造焦虑吸引人们关注,但是食品添加剂真的百害无利吗?事实上正相反,真正应当反对的是资产阶级为暴利对科技的滥用,而不是科技本身。人们激烈地反对一切食品添加剂是科学神话的必然结果,只有当人们了解科学的时候,神话的迷雾才能被消去。

“全天然香蕉”的成分

食品添加剂是食品行业伟大的发明,它使人们可以以工业化的方式大规模生产食品,让食物变得廉价好吃。对作者本人来说,只要一种零食没有毒,就只会考虑热量和口味,而一日三餐则还要考虑营养。食品添加剂合理使用的话可以极为方便地提高食物的口味,甚至提高营养和维护健康,譬如味精的本质就是完全无毒的谷氨酸钠,它是人体必须的营养物质。亚硝酸盐确实可以在人体内产生致癌物,但是低剂量使用却可以低成本地防止更为剧毒的肉毒素产生,而且亚硝酸盐在空气中很快就会被氧化成无害物质,正常添加亚硝酸盐的肉制品比隔夜菜安全多了。很多人觉得人造黄油含有大量反式脂肪酸,但是学过高中化学的人都知道只有含有不饱和碳键的脂肪酸才有正反之说,而人造黄油正是把不饱和的植物油氢化变得饱和。以现在的技术完全可以把植物油完全氢化,甚至现在很多人造黄油的不饱和脂肪酸含量比动物黄油还要低,而且更加廉价环保。有些人觉得纯天然的海盐比加工过的精制盐好,实际上海水中含有很多有毒物质,譬如钡离子和铜离子之类的重金属,当然还有生物毒素,精制的氯化钠可以说是非常健康的……这些例子足以证明很多人造的、非天然的工业添加剂并没有想象中的可怕。

我们常吃的香草冰淇淋里根本没有香草,而是添加了人工合成的香兰素,这种物质是香草独特味道的主要来源,可以使奶油香味更浓郁。但是世界上香草生产成本高,产量也少得可怜,再加上垄断的因素,每千克的售价竟高达 600 美元,跟银价相当。如果真的必须要用真实的香草来制作,就相当于富豪把银箔洒在冰淇淋上,也没有几个人能一窥香草的风味了。更何况,工业生产的香兰素无毒无害产量高且廉价,为什么不使用它呢? 但是确实有人状告了麦当劳,因为他感觉自己买的香草冰淇淋没有香草是被诈骗了。当然,暂且不提这件事是否合理,我们可以从中得知一件事——消费者对商家主要的怨恨除了食品可能不健康之外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商家不提前告知食品添加剂的成分,用添加剂冒充真正的食材,更令人不能容忍的是价格可能还很高,至少性价比很低。

以次充好是资产阶级的惯用伎俩。英国的一位法官曾判处在炉灰里掺满石子的人无罪,理由是人家卖的就是这个商品,只是名字叫炉灰,悲惨的原告老农只能独自承担诉讼费用。这种现象在两百年前的英国司空见惯,特别是对于穷人来说假货和次品非常常见,但是为什么他们现在食品安全问题就很少出现呢?市场规范是消费者的事情,他们如果不能联合起来反对商家,市场上就不可能没有粗制滥造的假货。无产阶级如果没有意识到自己应当争取自己的权利,那么三聚氰胺依然还在为祸世间。

历史是斗争推动的,掌握科学的方法,然后打倒自己的敌人,你的健康掌握在你手中。


【专栏名称】黄河观察家
【专栏介绍】莱茵河是德国的父亲河,黄河是中国的母亲河,在黄河观察中国,与在莱茵河观察德国,本质上是差不多的。
【专栏作者】Cirnochan
【作者介绍】饱读马经,以笔为枪,绝不宽恕,魔怔、主观、立场先行的赛博革命家。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