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太先森|NFT 社群研究

主修出版及印刷設計系,十年寫作經驗,曾入選 Mirror Spotlight,同時為 Penana 特約小說作者,將以人性、社群角度研究區塊鏈、Web3.0、NFT 等時事。合作、邀稿請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馬特宇宙共建計畫18|靈魂聚落處

3624!76837,2460383。你好!隱形的話語,請用心感受。
4628:4869311,712860377。Confirm?
Confirm.

「3624!76837,2460383。」
「嗯……他們在說什麼?」

這是大部分訪客來到這顆星球時,一般都會先說出口的話語。

沒辦法,這個星球的語言就是如此:簡單、快捷、毫不留情。既沒有部首,沒有字典,沒有特定記住的方法,一切只由數字和英文字母組成,不管是聽還是看,都像極外面稱為的亂碼和加密鑰匙。所以,早就習慣把語言分成多個音節、語句、文法的人,難免會不習慣這個星球的習俗,從而離開。

這個星球的居民們都明白的。
但是,大家亦無法明白。

「他們說:『你好!隱形的話語,請用心感受。』這樣。」作為這顆星球的翻譯員,我每天的工作就是為無意中來到這顆星球的旅客作各種各樣的翻譯。會稱為「無意中」,因為這顆星球雖然存在於馬特宇宙之中,卻同時不存在於馬特宇宙之中,所以星球與星球之間的飛行路線上,從不會把這顆星球列為降落地點。

然而,每天還是有無數的人會因為被吸引而來到這裡──
並非我們吸引他們,而是他們被我們吸引了。

「我從沒有在地圖上見過這顆星。」訪客在我答後,沒頭沒腦地說,臉上滿是疑惑:「你們的語言為何會是這個模樣?明明發出能令人聽懂的詞彙,卻全都是數字和字母。如果你們要與其他星球交流的話,這樣的語言是不行的吧?」

我不禁笑了笑,告訴他:「當有一天,這裡的人說出一個你們聽得懂的、確實的詞彙時,你就會感到可怕了。」

他不明所以地歪起頭來問:「這是什麼意思?」

我尷尬地搖搖頭,有口難言,實在不便回答。

訪客前往休息區時,會先看見這顆星球的表面模樣:美麗的陽光、蔚藍的天空、茂密的森林、清澈的河川、滿滿的野生動物……如果觀察得夠仔細,甚至會找到鮮為人知的精靈、巨人、神獸和神靈。一般而言,大家在走過這段路後,都會說:

「我的天啊,這是仙境吧。」

我微笑,先為這顆星球向他道謝,繼而解答各位緊接下來的問題。由於我已經做了這份工作很多年了,所以大部分的問題都能夠輕鬆地預知和回答得到。

「假如你們發展旅遊區,一定會大受歡迎,賺到很多資源吧。」訪客在抵達休息區後,找了個地方坐下來,問:「你們為何不發展旅遊呢?」

我站在他的身邊,解答道:「這顆星球的人們並不會特別歡迎外來者,亦不會特別討厭外來者。同時,我們的資源十分豐富,所以對外來資源沒什麼興趣,亦沒有發展旅遊的打算。」

「這不就是在封鎖自己的眼界嗎?明明外面有很多美好的科技、學識,可以跟你們互相交流。」

我搖頭。「我們對外面的所有事都知道得一清二楚,所以不用特別地與外面交流。」

訪客皺起眉頭,滿是質疑地道:「馬特宇宙的地圖上,根本連你們的蹤影都沒有,你們又怎可能會知道所有事呢?」

嗯……是所謂的正常回話和態度呢。若果我是個翻譯新人,大概早就對他破口大罵吧?這亦是為何這星球的翻譯員必須要受過嚴格訓練,再實習多年,並在移民區工作三年後才能夠到這個邊境工作的原因。

平復心情,摸了摸手腕後,我心平氣和地道:「即使沒有地圖,不知道我們的名字,你還是來到這裡了,不是嗎?」

訪客揚起了眉頭,想了一想,然後說:「我原本正前往附近的星球,但經過這裡時,發現到這個沒有被紀錄下來的美麗星球,所以降落到這裡來看看而已。我想像我這樣的人,這世上應該不太多吧?」

「那你覺得每天有多少個人會像你這樣,因為發現這裡而到訪這個星球?」我問他。

他皺起雙眉,深思一會兒後說:「百人?千人?你們沒有被紀錄在地圖上,根本沒有人認識你們呢。」

「不。沒有這麼少。」

他揚起一道眉。「真的?那多少?萬人嗎?」

我笑了。心裡冒起了一串數字,那代表了一句說話,但腦袋沒有允許它變成話語。對於無知的來訪者,理性只想好好地解釋給對方知道真相到底是什麼:

「這顆星球的來訪者,每天有約37位數這麼多。」

寧靜。

對方呆了一呆,然後驚呼道:「什麼?你說什麼?我沒有聽明白。」

我細心地說明道:「這顆星球的來訪者,每天有約1,286,496,876,082,148,778,260,937,286,596,087,320這麼多。」

他愣了愣,一臉驚恐似的,像是要定神一樣,眼神遊移到別處一會兒,數秒後才回到我臉上。

他說:「你說謊。」

我忍不住笑了出來。「為什麼?因為你覺得我們的星球並沒有這麼大嗎?」

「對。這個流量的話,你們的星球應該已經被壓毀了。」

「抱歉。這件事是真的。」

「怎可能?那你們是怎樣處理流量?我沒有看到頻頻升空或降落的飛船,也沒有看到外面有無數的人們,那你們是把人們藏到哪裡去了?」

「比起直接解答你的問題,我想你自己意會到答案會比較有趣吧?」我說,然後往下指:「仔細看看你的腳下如何?」

他往下看,花了半秒,最後卻不滿地回望我:「我不懂。我只看見地板。」

我嘆了口氣,回答道:「影子。你看看你的影子。」

於是,他又一次往下看:「咦?等一下。這是……」

很好,他懂了。那麼,是時候給個正式的歡迎了吧?

「3624,9687128896837,986397A。73812,960837690481E,4816823。
你好,歡迎來到靈魂聚落處,柯基爾‧亞當斯先生。接下來數小時,我會是你的旅遊翻譯員,安妮‧威爾士。我將會協助你尋找來到這裡的意義。」


「靈魂聚集處?這是什麼意思?我死了嗎?」

亞當斯先生的反應,是那些剛認知到這顆星球的名字時的一般反應。也許是因為外面的語言早就把死亡和靈魂連結在一起,導致到這個錯誤認知發生吧?所以,我也不厭其煩地向他解釋道:

「不。你還好好地活着呢,亞當斯先生。現在的你只是暫時離開身體,作為表意識地來到這個地方,亦即靈魂的居所──不是死後的世界,而是表面的意思,靈魂聚集之處。而你來到這裡,似乎是因為這裡擁有你想要知道的答案。」

坐在椅子上的他朝我眨眨眼睛。「我想要知道的答案?」

我點頭。「這顆星球不存在於地圖上的原因,是由於『不需要』和『無法』。所謂的『不需要』,是由於人們願意真心傾聽自己靈魂的任何話語時,他們的意識就會暫別身體,來到這裡來尋求幫忙,因為這裡就是所有人的靈魂住處。事實上,所有人的靈魂其實是活在一個能夠互相連繫的世界,而不是活於獨立的一個身體中與外界隔絕。靈魂與靈魂之間是會溝通、學習,從而讓意識和身體能夠更輕易地理解到語言和知識,因此靈魂所知曉的事,一般都比意識和身體所認知的要多。」

亞當斯先生皺起眉頭。「但我沒有想要知道的事情。我只是路過這顆星球,覺得它很美,因此來逛一圈而已。」

「那麼,亦有可能是你聽見靈魂的呼喚吧。敢問先生最近有沒有頻常看到一些同樣的數字或編碼呢?」

他聽後細心地想了想,然後說:「我其實是從事數據買賣的商人,所以經常會看到各種各樣的編碼。然而,我沒有印象自己有看到一樣的編碼呢。每個人的宇宙銀行帳號和交易內容都不同,很少會看到一模一樣的數字吧?」

面對理所當然的敘述,我恍然大悟。「那你應該會經常看到自己的宇宙銀行帳號?」

他愣了愣,接着也一臉恍然大悟。「的確。但我的帳號跟我來到這裡有什麼關係?」

「它之所以會成為你的帳號,除了是銀行所謂的『隨機派發』之外,亦有可能是代表了靈魂的話語,亦即這顆星球的語言:數字和字母。」

他揚起一道。「聽起來像是什麼風水命運之類的學說。」

我不禁嘆了口氣。「別說了,這是那些惡人扭曲我們語言的說法呢。」

「惡人?」

那是一個遠古的故事,亦是一個理應要被所有人應知,最終卻無法被理解的故事。若果有人對此好奇,我不介意多說一些,唯希望這些話完結過後,所有事情都變得有意義:

「數字與字母不但是我們靈魂的語言,其實也是所有人的語言。起初,像你這樣從外面意外到來的意識體都懂得我們的語言,可是後來經過銀河宇宙一役,自轉鐘的意義被扭曲和惡意散播後,我們的語言也遭到破壞,現在幾乎沒有人理解我們的語言了。」

熟悉的專業名詞出現的瞬間,旅客的雙眼閃出「總算聽得懂」的光芒了。他驚呼:「自轉鐘?你們與自轉鐘有關係嗎?」

沒有人不認識自轉鐘。那是讓一個宇宙化作廢墟的原因,亦是讓馬特宇宙生成的原因,這些歷史全都被勝利者寫入了書中,卻沒有人記得那批研發自轉鐘的旅人的背後故事,只記得這片新宇宙的創辦人的一字一句,實在令我們感到十分頭痛。

我解釋道:「其實,首批開發自轉鐘的宇宙旅行家們,正包含那些懂得靈魂語言的人,這些人利用了每個數字和字母背後的組合和意義,研究出英文、中文、阿拉伯文、其他語言、金錢、代數、物理定律、程式碼、演算法、區塊鏈等,而最後的研究成果就是自轉鐘。」

亞當斯先生愣住。「等一下。你意思現在於馬特宇宙最大的數顆星球的科技和語言,甚至所有人的日常交易買賣,基本上都是因你們而起嗎?」

「沒錯。」我肯定道:「其實所謂的自轉鐘,說白了就是一個所謂的『自動』解讀靈魂語言背後故事的程式碼。要說的話,他們就是讓自轉鐘解讀所有靈魂語言背後每顆星球的故事,包括誕生、成長和死亡,繼而對每一顆星球的自轉時間進行干擾及掌控。」

他一臉努力理解的樣子,提問:「就像一個工程師完全理解到一部電腦的背後運作後,便能藉由改變、刪減和增加數據來改變一部電腦的設定嗎?」

我點頭。「這算是其中一個直接例子,但電腦若沒有連接互聯網就無法接觸外面的世界,而我們的語言不管是以何種形式被紀錄都好,最後那些數據、知識、歷史都能經由靈魂傳送到我們的世界中。舉個例,有人在北面的宇宙探險,看到冰天雪地,欣賞到星河與極光,他們的靈魂就會把這些事紀錄下來,而在宇宙另一邊的我們就能夠即時認知到這片宇宙。」

他猶豫片刻。「是比現在任何技術都更快更準確的傳輸技術嗎?」

「要這樣了解也可以……」我苦笑了。「不過我會理解成,這是一種來與生俱來的技能。只是,現在人們十分依賴看得見的人事物和理論,導致這種技能逐漸地被棄用,甚至不被認知。」

他想了一想。「妳說得對。若果這裡的語言是形成眾多語言、宇宙、知識、科技的基礎,那為什麼沒有人認識這個地方?」

「因為被破壞了。」我感到難過,但還是抑壓住自己的情緒努力說明:「對我們來說,剛才提及的所有研究全都是一些讓靈魂與身體、意識直接溝通的橋樑。可是,後來每個項目的研究團體都有其他人加入,他們是來自於其他宇宙的人,早就因為他們的社區風氣而不懂得靈魂語言,只懂利益和成效,於是所有研究都逐漸被惡意入侵。這些人對每組語言背後的故事不感興趣,只想要認知故事後所能獲得的權利,因而在自轉鐘被開發成功後,他們就把自轉鐘一而再、再而三地改寫,同時只管把自轉鐘強行安裝在每顆星體上,而不理會每顆星體的歷史、文化和訴求,導致紛爭四起。」

「這就是銀行宇宙的戰役。」亞當斯先生附和。

我點頭。「由於這些研究全都是建構於我們的語言之上,所以這場戰役中,最先被受破壞卻不被關注的,就是我們──靈魂的語言,這件事導致現在已經沒有人會在意小小的編碼有什麼意思了。一個個屬於靈魂的故事和見識只剩下被買賣和利用的價值,後來甚至有些人用此作惡,在已經無人知曉靈魂的世界中,加入出售靈魂的買賣合約,讓毫不知情的人們在進行交易時同時就賣掉自己的靈魂,結果『創作』變成圈養物質主義者的工具,靈魂只剩下不斷地被出賣的份。」

他愕然起來,似乎無法相信自己所聽見的說話:「什、什麼?賣掉靈魂?聽起來很糟糕!」

「是的。」我長喟一聲,覺得再說千字萬字都無法說清所有問題:「一個人失去靈魂,只剩下意識和身體,會容易導致很多現實問題發生,例如嗜睡、頭痛、生病等。同時亦會失去了靈魂給予自己的友善提醒,從而無法躲避各種類型的危險,例如車禍、墜樓、惡劣天氣等。以上的狀況,令人們開始依賴藥物、醫學、科技,希望利用可見之物醫治可見之事,卻完全忽視靈魂的狀態,令事情進一步惡化。」

他看起來有點沒聽懂。「但這些狀況對那些買了靈魂的存在有什麼好處?」

「每一個人的靈魂都各有特色和長處,而他們就是經過眼睛看望世界,因而眼睛被稱為靈魂之窗。他們把自己所見所聞以靈魂語言紀錄下來後,繼而利用自己的長處去把所有習得的學識散播出去,讓意識和身體理解,從而再能夠轉化成別的事情……這個循環就是演變,既能是進步,亦能是退步。」

亞當斯先生認真地聆聽。

「然而,當一個人開始經由不當行為收集靈魂,他們就能把別人的長處搶去,再自己加以使用,繼而就能夠利用這些不屬於自己的靈魂和長處,吸引更多的名氣、金錢和權利。至於失去靈魂的人,一方面由於心中多了一個缺口,先會變得死氣沉沉,不再認為生命有意義,容易生病,甚至輕生。而當一個人生病,由於失去靈魂,無法記住和讀懂靈魂語言,結果便會前往求醫,把所剩下來的物質財產都交給了其他人,直至自己真的變得一無所有。」

「聽起來慘無人道,可是亦難以令人信服。」他揚起一道眉,有點無所適從似的:「若然我不是無意中來到這裡,發現自己沒有了影子,也無法相信這世上有靈魂。」

我深感明白。「經過宇宙銀河一役後,我們的語言早就不再被重視了。而由於現代人早就依賴另一套語言系統,如中文、英文等,即使他們的意識來到這個星球走了一圈,也可能會在回到身體的瞬間把這裡的事情忘得一乾二淨。始終,失去與靈魂溝通的語言,讓人們也難以記住沒有被身體認知,只有被意識紀錄的內容。」

他呆住,半秒後吐出了一句話來:「那當我離開這裡,不就會把這裡所聽過的所有事都忘了嗎?」

雖然不想要承認,但我無法否認。「很有可能。始終隱形的語言,實在難以被描繪出來。」

瞬間,他眼中透露出失落和無奈,似乎無法理解自己來到這個地方的意義。

「隱形的話語,請用心感受……嗎?」良久,他輕輕地說道,視線從猶豫中轉移到休息區的窗外,再次把這片美麗的奇幻景象映入眼簾,沉思,思索,最後吐出一組數字:「9681-7184-9633877。」

我下意識地閱讀這串數字,瞬然知道當中的含意。

他回頭看我,道:「這是我的宇宙銀行帳號。」

我看入他的眼裡,那是一雙明亮卻深邃的藍眼睛,彷彿在呈現他的人生經歷般。從中,我得知他的為人、過去和價值觀,明白到他的靈魂來自一個遙遠的地方,同時是十分古老又認真的存在。如今,這個美麗靈魂正經由這串數字告訴他一件事,而我想,這就是他來到這裡的主因:

「每個數字和字母都能訴說一個故事。有時候,那可能只是一個日常提醒,如62和D2都能解作飲水;有時候,那可能是一個成語,如96820和736812都能解作一事無兩;有時候,那有可能是一個警告,如12和75都能解作有危險逼近。隨住背後的故事不同,所使用的編碼亦會不同,因而一串數字所代表的意思,有可能只有一個,亦有可能是百個、千個。」

他注視我,靜待我把話說下去。

「現在,經由你給予的數字,我讀到了兩個短小的信息。第一個,是在提醒你不久後請小心交通意外;第二個的信息是:

致我的同伴:
我們待你歸來,只為再次讓自由起飛。研究從沒白費,唯獨什麼都不做,安守現在和本份,逃避失敗與過去經歷,才會令時間消失於黑洞中。
你的旅行同伴上。」

他聽後頓了頓,緊接着再回望窗外,眼神有點微小的改變。「自出生以來,我就一直不太明白自己活着有何意義,長大後亦不清楚自己為何會從事現在的行業:每天都為一大堆的程式碼、代碼在各個宇宙中到處走,努力讓這些數據在現實中取得更大的成就……我從來都不明白自己為何會走到這條路上。」

「現在呢?」我問他。

他笑了一笑,看望那剛好在天邊經過的黃龍和在牠身邊成群結隊的鳥群,道:

「現在,我好像有點懂了。」


三天後,馬特宇宙出現了一單新聞:七船連環相撞,八死九傷,一人無事。
據報,完全地逃離意外的人,正是區塊鏈技術工程師及數據買賣商人:

柯基爾‧亞當斯。


Confirm.
4968371128601。

如果你想支持我們創作,你可以:
追蹤Liker Social:https://liker.social/@Kumasanki
委託設計、排版、插圖等工作:https://iboomcreative.com
請我們飲一杯咖啡:https://ko-fi.com/iboomcreative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馬特宇宙共建計畫:24小時故事創作挑戰(最大獎將免費獲得 NFT)

馬特宇宙共建計畫全員名單(共 107 名),遠航者們啟航啦!

馬特宇宙共建計畫17|銀河系裡最浪漫的一顆星

1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