祈緣日記

清教徒

美國體制設計的精華:不信任“任何個人”,因為人性無底線


第十七項立國原則中,美國建國國父們設立了權力製衡制度,在三權分立基礎上進一步保障政府權力的製約與平衡,防範權力濫用導致錯誤和災難。

三權分立的第一個概念是,立法、司法、行政權如果不分開,集中在一起,不管是一個人、一群人還是一個單位,都避免不了最終變成專制獨裁。因為這個緣故,權力要分開。

第二個概念,是這些被分開的權力,不是絕對分離的,它們又要互相支持,共同完成治理國家的任務。

第三個概念,是這些被分開的權力,如果在它自己的領域變得獨斷專行的話,那還不行,分開的權力還要受別的權力的影響和製約。

第四個概念,這些制約,還不能強到導致這些權力自己不能合法運作。

這些來回的考量其實挺難的,誰能設計出來呢?

這就是美國國父們超越孟德斯鳩等先人的地方,他們最終把這個體制設計出來了,而這個設計,被後人認為是來自神助,是美國的奇蹟。

國父們採取了一些重要的原則,首先,該給哪個部門的權力不能受別的部門管;其次,這個部門不能完全自主,需要被別的部門製約;再次,這種制約不能變成完全的否決。

最終,國父們悉心設計了一整套的細緻的互相制衡的規則,並把它們放入了憲法。比如:

一、兩院互相制衡:眾院的法律,沒有參院同意,就不成立,反之亦然。

二、總統制衡兩院:兩院通過的法律,總統不同意的話,可以否決。

三、兩院制衡總統:如果2/3多數同意,兩院可以否決總統的否決。

四、兩院制衡總統:議會可以通過撥款權力,影響總統不能隨意幹他要幹的事。

五、參院制衡總統:總統的重要官員任命,需要參院同意;總統和外國籤的約,需要參院批准。

六、兩院制衡總統:眾院可以啟動對總統不守法的調查(彈劾),參院審判。


七、總統制衡議會:總統可以選擇在或不在哪個議員所在的選區花錢、修路、建壩、建軍事基地,影響他連任的機率。

八、法院制衡議會:最高法院可以判定什麼樣的立法違憲。

九、議會制衡法院:可以通過立法限制法院權力。

十、議會制衡法院:議會可以彈劾法官。

十一、總統+參院制衡法院:法院的法官須由總統來任命,參院來批准。

十二、議會制衡法院:法院要的經費需要由議會來撥款。

十三、議會制衡總統和法院:議會可以通過2/3多數,3/4州的批准來修改憲法,根本性影響總統和最高法院的權力。

十四、議會制衡總統:通過兩院聯合提案,可以終止總統的某些權力,如宣戰權。

十五、人民制衡:通過每兩年選眾議員,四年選總統,六年選參議員,把錯誤的人換掉。

……

這些看上去有點眼花繚亂的相互制衡,被喬治·華盛頓總統認為是美國政治體制的精華,因為這些制衡讓美國政府可以“自我修補”。


當然,這些制衡並不是完美的,美國還是出現了很多權力擴張沒有被制衡住的例子。比如,法院的解釋法律的權力讓它通過判案間接在立法,拿了議會的權力;總統隨意簽署行政命令,也是變相地行使議會的權力;現在聯邦政府跨過它的權限,規定各州要幹什麼,侵犯了州權;還有聯邦政府違反憲法的規定,向人民收稅來辦福利,等等,都不應該出現。

但是,在過去的240年內,在大多數的時候,當美國遇到各種危機,威脅到憲政體制時,這些制衡機制就會啟動,阻止這種侵權。

世界上很多國家因為羨慕美國的繁榮,所以模仿了美國的共和製度。但是只模仿了表面,沒有模仿美國的內部製衡。所以就算你有總統、有兩個議會,有法院,當誰真正亂來的話,最後還得架起機關槍來解決問題,就像土耳其發生的事情

美國的這些制衡制度,表面上似乎都是繁規縟節,讓政府“舉步維艱”,但是除了南北戰爭的特例外,美國240年來沒有發生暴動、篡權、專制,很多國家發生的不幸,在美國沒有發生,就是因為這個制衡機制的存在,保障了一個世界聞名的共和政府的長久、和平、順利地運作,讓美國人民240年來得享太平。


權力製衡的作用就是防患於未然,這就是美國先賢們設立的第十七項原則。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