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彥

浮游宇宙裡的一點塵埃 驚覺現實的自己開始變得喋喋不休不吐不快 唯有逃到虛擬空間接納自己(茶)

沈默的羔羊- 凝視以外的真相

我深知這部片真的是經典中的經典,這篇文章就當作是我給自己的練習。故事背景不贅述,我最感興趣的是影片內所運用的視覺元素建立的故事鋪陳,以及針對「性別」建構及解構過程的心理分析刻劃。同好們歡迎交流指教(笑)

我深知這部片真的是經典中的經典,這篇文章就當作是我給自己的練習。故事背景不贅述,我最感興趣的是影片內所運用的視覺元素建立的故事鋪陳,以及針對「性別」建構及解構過程的心理分析刻劃。同好們歡迎交流指教(笑)

首先說說海報。網上不少評論指出海報上的骷髏飛蛾是一張由 Philippe Halsman及Salvador Dalí 共同製作的攝影藝術作品,遠看是飛蛾,近看是七位赤裸女性。其中一篇(這裡)可看到與真正的飛蛾品種作對比。筆者對於這個選擇只有佩服得五體投地。

取自 wikipeida

心理分析過程正正就是這部影片的主幹和精髓,人的行為、決定或許相似,若細緻凝視、觀察、分析,下面潛藏的動機和內容將令人著迷、驚訝。(就如Freud最為人耳熟能詳的冰山理論)。飛蛾在故事裡寓意成長、蛻變,亦是每位重要角色的轉化階段,容後再說,先說說關於「性別」和「服飾」在影片內的關係。

筆者覺得導演利用「性別」在視覺及場景上的安排作為突顯女主角Clarice (Jodie Foster飾演) 時而堅強時而柔弱的手段份外高明。在充滿男性的職場、監獄、貨倉,女性主要角色僅限數個:主角、一位協助主角破案的同儕以及受害人。除了影片開首的FBI大樓,高度戒備男囚監獄、順道進行屍體解剖的喪禮、移送及暫押犯人的大樓等,都是男性佔九成以上。Clarice面對單一男性抑或一群男性的注視,均有不同的表現。影片經常運用的臉部大特寫鏡頭,充分表現出Clarice明顥了解自己在他者面前是一位「異類」,然後抑壓作為「女性」的不安,以平穩壓低的聲線說出自己的要求和想法,以貼近男性的表演方式、或顛覆男性對女性一般期待的形象尋求認可。影片中Clarice除了在FBI接受訓練外,一般外出工作也穿著高跟鞋,這些都只是服飾,是表演的一部分。或許這恰巧對應了影片裡惡名昭彰的殺人犯Buffalo Bill (Ted Levine飾演)以人皮製作服飾的設定。

另一位男主角Dr. Lecter (Anthony Hopkins飾演) 曾誘導Clarice猜想Buffalo Bill的人格以及犯罪原因。Clarice是心理學和犯罪心理學的高材生,對於Buffalo Bill的行案範圍、選取受害人喜好以及犯罪動機都猜出個三四成(暴力滿足他的性興奮),然而Dr Lecter 表示Bill是一位變裝癖時,Clarice 表示變裝癖者的性格是壓抑和被動,並非Bill的犯案風格。於是Dr Lecter 進一步表示,Bill 是一位「自以為自己是」變裝癖,透過製作及穿上女裝可滿足化身女性的慾望。然而明顯Bill並非單純以祟拜/羨慕女性形象(如心理分析常說的男性戀母/女性陽具祟拜的原始潛意識動機)作為變裝動機,反而以殘害特定體型的女型為樂。Dr Lecter指出Bill的動機以及殘暴的手法是關乎童年的可怕經歷。雖然影片沒有道明Bill真正的經歷以作解畫,但筆者推想,應該是Bill的童年受母親/信賴的女性長期虐待,因此長大後殺害體型相同的女性以作報服,尋求發洩內心慣怒; 以這些女受害者的皮膚製作衣物,令自己獲得當年虐待自己的女性的力量,尋求獲得力量平息恐懼。是的,衣物只是一種變裝、表演的工具,又如Dr Lecter在影片尾聲把獄警的臉皮原塊割出戴在臉上,假裝是還有一絲氣息的獄警,順利登上救護車,在充滿驚惶失措的警員的大樓暪天過海重獲自由,最後鏡頭一轉,他已換上另一套裝束,落腳於一個不知名的熱帶小島上。

Bill透過放置蛾蛹在屍體喉嚨深處,作出具體而無聲的宣言,並透過變裝希望獲得滿足和解放;Dr Lecter在影片尾聲利用布條把獄警的屍體展開、吊起,就如一只展翅高飛的蛾,血腥而優雅地宣告他將逃獄成功重獲自由的消息。至於Clarice,影片除了她跟Dr Lecter的鬥智解案對話,亦如她的蛻變過程,或許亦是影片名稱的含意。

Clarice在Dr Lecter快速而尖銳的提問下,逐步解開Dr Lecter起初對她的錯誤觀察和判斷。因為深層壓抑的童年恐懼,Clarice長大後發展出冷靜、孤獨而疏離的性格,同時不願輕易放開一絲希望的堅強,而並非要討好男性同時厭惡男性才會替男性工作以作為心理補償(亦即穿上女性服飾並非迎合男性對女性形象的期待,而只是單純的工作專業需要),因而她的查案動機亦單純,就是希望救出受害者(就如她小時候沒有想到自己的處境,仍不顧一切嘗試拯救即將被宰殺的小羊)。小羊的叫聲在成年的Clarice入夢,提醒著她的童年創傷,她對於死亡和生命無力感。從Bill及Clarice的故事線來看,成長明顯是二人的課題,都是透過一系列受潛意識驅使而作出的無法解釋的行為,事實上是尋找及補償童年缺失。Bill以暴力填平憤怒,Clarice沒有餘地的堅持拯救希望。Dr Lecter 預言Buffalo Bill案件破解後,Clarice將不再受此夢困擾,因此片名《Silence of the lambs》亦道出了Clarice終能跨越童年陰影,如飛蛾蛻變獲得自由。

最後,解說一下文章的主題:《沈默的羔羊- 凝視以外的真相》,是有關鏡頭的運用。影片內使用極大量近鏡大頭兼定鏡畫面,營造出與說話者對視的真實感。而尤其在影片上半部分,不少鏡頭都是從Clarice的角度出發,面對男性的輕蔑目光和上下打量。凝視作為觀察和分析在這部影片是重點。當中數次Dr Lecter向Clarice提問時,刻意別過頭,為的是從聲線分辨Clarice是否如實相告,這除了展現Dr Lecter的神級分析習慣外,亦或許寓意了,眼睛所見的未必如實反映現實(例如片中的性別形象、精神病徵狀),又或者眼睛所見的尤如服飾,揭開深入挖掘,才能找出真相。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