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Mnese

不學無術一事無成,歡迎追蹤。 接受讀者留言請求免費進入圍爐,內含:身為金門人的專題寫作、保存牆內文章……。

圍爐|邊境濁酒路邊攤,聊聊你我的秋月春風

發布於
這個圍爐第一個目的是發表,發表「身為金門人的我」那些邊緣化底下的故事; 這個圍爐另一個目的是交流,對照日漸匱乏的語言,找回那些我們能夠溝通的語彙。

Matters開啟了圍爐功能,基於這裡需要公共參與的責任,我試著開設邊境濁酒路邊攤

關於這圍爐能有什麼發展,我跟大家一樣都在試探。

在那個時代,唯一能從事的個人活動是回憶……
章詒和,《往事並不如煙》

我的圍爐主要關於兩種回憶:一種是我的; 另一種是我們的。
兩種都是在一個路邊攤吃烤串或鹹酥雞那樣相遇時瞎聊的話語。



先講第一種,關於我自己的回憶。

我在Matters寫了一些金門的事,算一算篇數不及30篇:一個島抓數以萬計的老鼠、沒有口罩、緊急狀態、全民皆兵、被國族塑造的信仰與女人……我的書寫是有若干支持用戶的鼓勵才進行得下去,我不知道他們還在不在?如果你們還在,不一定要訂閱圍爐,只要留言「following」我會邀請大家進來。

我寫的金門其實裡頭通常沒有「我」,但是在圍爐裡,我會把之前寫過的劇本、文章關於我自己實際經歷的生命史:活了一世紀漂泊3000公里汪洋的阿媽、從軍的父親、經歷的演習、虛妄的「傳統中國女人」、守祖墳的男人……一一盡書,加入圍爐,就是在路邊攤請我一份辣串讓我說下去。


第二種,那是關於「你我」的回憶

我這世代的中華民國人都參與過中國,有中國經驗,看過奧運的繁華與醜惡,甚至成都美領館的風波我就住在旁邊……。我到Matters的初衷就是我無法再跟對岸的朋友好好聊聊,所以選在Matters問問各方用戶大家在想什麼?

不過,當前語言空前的匱乏。

「民主」、「言論自由」、「太陽花的始末」、「修憲」、「蔣經國評價」、「蘇共」、「白區黨」、「公知」乃至近年的「香港」、「愛國」、「一國兩制」……曾經在知乎、微博能侃侃而談言盡於書的語言被消除了,我們還沒說夠互相瞭解的話就只剩敵我分明的標籤。

當年有幸聽哈維爾討論會,他說:高壓統治就是扭曲你的語言,而扭曲的語言再也不能詳實的表達日常,於是,你將不再擁有日常。

如果有一定人數參與我的圍爐,那麼我們可不可以找到被奪走的語言?
他們可以被刪除,但留在我們的記憶裡的那些能不能拼湊出斷簡殘編?
歷史上,統治者多少次動用焚書的壓制,但回憶不幫我們留住了值得流傳的話語嗎?

2010你我多麼「我們」,2020你我就卻僅是你我甚至敵我……如果圍爐能夠有社群連結,讓我們一起尋找當初的「我們」,讓兩岸問問對方好奇的問題,獲得有品質的回應。



來,加入我的圍爐吧!
這是在路邊攤遇見我時的一份肯定,告訴我,請你說說你在邊境到底過了什麼樣的生活?你現在又怎麼想?我點了一盤烤串一份炸豆腐,我們乾一杯你繼續說。


來,加入我的圍爐!
點份路邊攤的烤茄子或鹽酥雞,坐下來,談談那些不再被說的話,參與你爭我吵面紅耳赤的辯局,會有結果嗎?難說,但總不想連吵架的機會都沒有吧?


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一壺濁酒交酌,古今事盡在妄言中。

來。

加入這路邊攤,請我吃點東西或買點吃的坐下來,都好https://matters.news/~frontline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請回答2019」| Matters 提問文集

[請回答] 朱镕基是谁?

關於,我的阿媽

3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