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肉粉丝煲

好吃

2022/11/2

爱情对于创作者的加持是毋庸置疑的。

以至于当我认真想表达爱意的时候,表达出来的还是那种东亚式的别扭,和绝不会让这些东西呈现给你的果决。

因为我希望的是,爱情属于你,文字属于我,我们互不相干,又有所交错。正如我们互相影响,但还是独立行走的二人。

提起你,别人会说你是个多么年少有为的年轻人。

提起我,别人会说我是个多么自甘堕落的文学者。

像是毫不相干,只有我们两人知道,交界处是小屋枕畔,我被你抱住的一瞬间。你还在梦里,你想让我安心;我不能睡着,我却可以得到安心。

因为是情书,所以可以只管文字不管语法和标点。

也因为是情书,我不会主动让你看见,写在我阴暗的内心角落,所以不管语法和标点。

这些东西都是出于同源——我的自由,与在你面前的收敛。

是收敛,不是不自由。是我想让你也自由,从而站在你角度考虑的,那份心情。

我很笨拙也很聪明,笨拙地在想怎么让你自由如昨,聪明地已经会让自己自由如今。

多好的情侣,在此间地狱,互相学习,互相放手,互相追逐着自由,再相聚。

就是因为太好,我才知道,其实只有我属于地狱,你不是。你是被殖民的存在,佯装过的居民,自由世界的常客,带我走出泥潭的那个,【正常人】。

——再说一遍,【我爱你】吧。

以至于我真的会认为,我一直活在一个正常表达爱恨的世界。在这个世界,我自由地在表达【我爱你】。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