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义和团

粉红战狼义和团三合一,有本事你来咬我呀!

自由民主救不了你。

现在很多人把武汉这一次的疫情归结为信息透明不透明上——这其实是胡扯。因为现在能追溯到的最早的患者,也是12月1日被收治住院的。很多人说这比武汉封城早了一个多月——追溯的意思是说,当时不知道他是新冠感染者,后来调查传染源的时候才把他发现的。从第一个患者入院接受治疗到1月23日武汉封城,前后一个多月的时间。

很多人说耽误就耽误在这一个多月上,要是早一个礼拜,早十天,早半个月,早。。。

我想说咱们都是人类,你我都不是先知。一个半月的时间,从发现到封城,以今天的人类文明程度和社会管理水平,不慢了。

也就是说,如果一定要给这次疫情中,老共的表现打个分,应该还是可以及格的,如果跟西方国家的反应速度比起来,简直能称得上优秀二字。

但是有人显然不能接受这么残忍的事实,这就好像很多人无法接受人类只能活几十年一样。面对死亡他们发明了宗教和永生的天堂;面对各种灾难,他们发明了民主和自由——为什么有灾难,因为没有民主自由。这其实是一种信宗教,民主自由信息透明就是他们的先知和上帝。

如果这个病毒只在国内传播的话,这种宗教的生命力可能还会顽强一些,但是当病毒传播到欧美国家以后,这些信徒大约已经疯了——他们有两种解释:要么是欧美国家不够民主,不够透明;要么就是民主和信息透明也挽救不了局面。这两个解释都不能接受,所以他们还是坚持第三种解释,是因为共产党的瞒报——共产党1月23日就封锁武汉了,难道那些欧美国家都是瞎子吗?他们看不到事情严重到何种地步么?老共还需要怎么告诉他们事情已经很严重了,一个人口超过1000万的城市都给封锁了。

这次疫情造成的影响很多,一个比较重要的影响就是民主自由万能论的破灭——这玩意儿在关键时刻其实根本不好使,甚至还不如老共的那种运动式防控好使呢。当然这个结论未免让人有点沮丧——原来天堂是不存在的,现实中最好用的办法居然是老共的那套办法,还有比这更恐怖的事儿吗?

有些人已经彻底疯了,失去了信仰,他们变得越来越不正常了。除了没完没了的刷李文亮和痛骂中共以外,他们已经不会别的了。新冠疫情造就了一群疯子。

老共这套体制,我想一般的老百姓都不会太喜欢,毕竟谁也不喜欢天天被当成孙子一样控制,从行动到思想。然而,人口密集,资源紧张,经济欠发达的条件下,民主和宪政确实也救不了大家。

新冠疫情与其说是造成了一系列灾难,不如说是在戳破一个又一个的幻觉。民主的幻觉,虚拟经济,泡沫经济的幻觉。每戳破一个都能吓疯一批人。现在很多人可能只能通过囤积口罩和粮食来缓解一下自己的紧张情绪。口罩和粮食成了新救世主。人类的精神其实很脆弱的,我们总要依靠点什么才能活下去。区别就是,你信民主,他信中共,还有些人信美金,个别几个人也可能信春哥(这个梗太老了,年轻人应该不懂了)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