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逼咧

姓胡双名逼咧,字百花。边北辽东人士。昼下百花斋主人。曾就读于中国北方某三流专科院校,因为英语考试不及格肄业。无业,靠捡拾垃圾为生,江湖贺号“破烂王”。曾在某废品收购站收得废旧机箱一个并相关配件,开始互联网生涯。至今笔耕不辍,著有短篇小说《歌厅一夜》《东北足疗》中篇小说《小保姆为何怀孕》《我在洗浴中心当保安》长篇报告文学《温州发廊》《楼凤进行曲》目前正在从事佛学研究的工作。

我就是一个俗人,很多事儿我看不开

發布於
我要找几个能看开的人,然而这类人却很少

我觉得我在以前的好几篇文章中都表达过此类的观点

就是我们这种中国三线城市的小市民,翻墙出来,意义何在呢?

我们翻墙出来,即不是要打到谁,也不是要支持谁,因为王侯将相,你方唱罢我登场,跟我们这种人都没有任何关系,谁上来,我们还是老百姓。我们不过是想绕过老共的舆论封锁,活的明白点而已

大家看看,现在墙内多恐怖啊,赵薇,这几天,说没就没了,影视作品下架,据说连华表奖的获奖名单都把她给删了,简直就是要把这个人在人间的痕迹完全抹掉了。那么说,赵薇究竟犯啥错误了?究竟得罪何方神圣了就这么整她?在墙内,很多事情你只能看到结果,而不知道原因,反正这个人莫名其妙的就被封杀了,就倒了,为什么谁也不说,还有比这更恐怖的事儿吗?这样起到的震慑性其实更大——你们可都老实点!不然一不小心,走错一步路,说错一句话,你们就万丈深渊了!

所以我们这些人翻墙出来,就是要找点真相,找到真相的目的就是活的明白点,下次能规避的风险就规避,能占的便宜就占点,就这么简单。完全就是趋利避害。有人自称是键政圈。我觉得我这种人,贱肯定是很贱了,贱民一个。政吗,咱们可不敢妄议,咱们是什么人呢?国家大事,军国大政,那也是咱们能评论的吗?你评论对了,谁听你的,你评论错了,那就要找灾惹祸啊!这也不光是中国,外国也是,你一句话没说对:歧视女性,歧视同性恋着大帽子一扣,也够你喝一壶的。

所以尽管我自己是小市民,我看不开,但是我希望找点明白人,给我们分析分析,一些事情,一些历史,一些问题,到底是咋回事?雾里看花,水中望月,真相到底是啥呢?

但是啊,这墙外啊,有很多自媒体啊,专门骗我们这种人!

有一类人,港台人,极端的仇视蔑视大陆,天天在那散步一些关于大陆的小道消息,然后借机抹黑污蔑大陆。

有一类人,自己在大陆被人整了,然后逃到海外去了,也弄个账号,天天骂大陆。

有一类人,多少年前,一看大陆风头不对,自己跑香港去了,到了晚年,怀着对于老毛的极端仇恨,以撰写回忆录为名,夹枪带棒,污蔑伟大领袖和伟大的在中国共产党,把人民中国着几十年贬低的一文不值。

还有些人呢,索性就是背后有人给钱了,甭管什么组织把,给你点钱,然后你自己做点节目,在那胡说八道,什么中国经济你明天就崩溃了,三峡大坝快塌了,一场大水淹死多晒人,哪哪的实验室又泄露了。全是恐怖小故事

当然也有一类人,天天鼓吹厉害了我的国,厉害了我的军,厉害了我的党。全世界都特么要完犊子了,就我大强国一枝独秀。这些人是背后有钱顶着,还是他自己自愿的,这个我也不知道。

更有一类人,就是墙内外的读书人,文人,天天唧唧歪歪,在那放点子虚屁,什么普世价值啊,民主人权啊,妈的,说的比唱的好听,有啥用啊?啥用也没有!

所以,翻墙出来一段时间以后啊,对于墙外的大环境也是很失望的。我这个二手的历史学家,也是被逼出来的,因为有些事儿,墙内不许说,墙外瞎胡说,咱们就得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自己找答案,我这个半瓶子的历史研究者很大程度上,就是这么炼出来的。都瞎说,都有倾向性,但是你把这些消息走综合过来,大体上也能得到一些真相,我分析事情的能力大体上就是这么练习出来的,这也是很无奈的一件事。

有些人看我评论别人的文章,说,你既然批评人家啥也不懂,你就懂了吗?

我告诉大家,我不懂,但是我可以肯定这些作者也不懂。

你比方说,大象什么样?我没见过,你也没见过,我没见过大象,这不代表你牵过一头猪来,告诉我,这就是大象,我就信了。我只能说:你放屁!这根本就不是大象!你给我滚!你这个大骗子!

比如,马特市前一阵子,有个账号,天天研究香港究竟发生了什么

那些文章啊,我想很多读者也看到了,你站在一方骂另一方,完全站在乱港分子的立场上,自说自话,你这叫研究吗?我不是说你有偏向性就不行,但是他这个东西几乎就没有任何的客观性,完全就是煽动,鼓励,甚至总结乱港经验,这叫什么玩意儿呢?严重点说他这是煽颠行为!

还有一个,自诩新加坡人,天天也不是哪看点小道消息,然后自己加总结一下,在那胡说八道,妄谈大陆局势。很多观点啊,你真的在大陆生活过的人,感觉很可笑,就是驴唇不对马嘴,不是说大陆没问题,大陆问题其实很多,但是根本不是他说的那些玩意儿。他自己还觉得自己挺不错,毕竟新加披人,能看懂英语,这就比很多大陆人强。

再有一个,天天研究中国的劳工问题,但是看他的文章啊,这个人肯定没有打过工,没有去过真正的基础蹲点哪怕一个礼拜,不然写不出那么幼稚的东西。

有些时候我看到这些人啊,我就很愤怒,就很无奈,就很绝望,难道说咱们华语的舆论圈,每天能看到的都是这些马?

墙内环球,墙外大纪元,,,作为一个华人啊,我真的觉得非常可悲。

为什么我要骂读书人,他们不是天天自诩以天下为几任吗?环球是老共养的喉舌;大纪元是邪教徒,你们不是文化人吗?你们不是圣人门下吗?你们不是先天下后天下吗?结果呢?结果就是自己的利益,受到一丁点的损失,就开始歇斯底里的嚎叫。人那些跟自己无关的领域他们基本是选择性失明。


难啊!做个老百姓,要活的明白点,不容易啊!这个世界就是这么个世界,墙外与墙内最大的不同,就是我还能发发牢骚。我很多时候感觉,我就是那个活在鲁迅所谓铁屋子里的人,但是我不用别人叫,我自己就醒了,醒了之后发现我出不去。

最近墙内热播一个电视剧,也是老共百年大寿的献礼片,叫《觉醒年代》

看了几眼,,,,,,嗯嗯,,,,,,这是怕大家睡觉着凉冻醒了,给大家加床大棉被。

小样,捂不死你们!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最近大陆地区究竟又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我很看不起中国读书人?

7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