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旗插遍全球

Long live the great unity of the peoples all world !

多数派用美团订过盒饭吗?

發布於
我始终怀疑这两个账号的作者是不是真的生活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因为他们对于大陆国情的无知到了让人吃惊的程度。当然也不排除人家是知道了也不说。

我之前真的再美团上点过餐,吃的嘛呢?照烧烤肉饭。什么叫照烧烤肉饭呢:一盒大米饭,上面铺一层切碎的烤鸡腿肉,如果是用照烧酱拌就叫照烧烤肉饭,要是用沙拉酱拌就是沙拉烤肉饭,类推还有什么泰式的,黑胡椒的。然后再给你配个荷包蛋,一根所谓的台湾烤肠,点缀几个生菜叶子。最后,人家还送你一听汽水。

你说,这一顿下来,你得花多少钱?!

就我们这个地方而言,如果是在店里消费,一般来说十六七一份这种套餐。那么要是用美团点外卖呢?大约20块钱左右。而这20块钱就是店家、骑手和平台三家瓜分。

我们假设,美团这个平台的老板是个国际共产主义战士,他创办这个平台就是要送福利送温暖,解决就业问题。平台一分钱不要。我们再假设商家为了薄利多销,少收两块钱。那么美团骑手一单能赚5块钱左右。

我们再假设这哥们体力好,一天工作14个小时,那么他一天,大约能接30单就了不起了。也就是说他一天的收入很难超过150块大关。

我们再假设,骑手风雨无阻,无论寒暑,一个月没有休息日,按30天计算,那么他一个月的收入也就5000块钱呗。

5000块在我们这个地方,如果媳妇有工作的话,够养家犬小。在大城市,勉强够自己活着如果交了社保和医保,就没有存款了。

注意,这一切都是在美团这个平台不要佣金的前提下,人家白给你干,那么美团可能不要佣金嘛?!而且这一切还必须建立在骑手没有休息日,无惧恶劣天气的情况下(天气越不好,他们这行越挣钱)

所以,只要在吃盒饭的时候多少用点脑子,稍微有点社会常识,这个账其实好算。

有些人说,这都是资本的剥削。

没有资本的剥削他们就饿死了!

唯一解决的办法其实只有一个:涨价

问题是再涨价,我就不吃了。就这个饭,我也是偶尔吃一次,要不然顿顿20,我也吃不起。有些人或许觉得是我太穷了,一顿快餐20块很贵吗?

呵呵,用美团点餐的,绝大多数不都是穷逼吗?


多数派这个账号算是马特市少有的,比较深入的,研究中国大陆现实问题的账号。相比较来说,港台人比较关注一些务虚的问题,什么人权啊,民主啊,法治啊,自由啊。相对于这些来说,这俩账号,至少在姿态上,还是有点接地气的。

然而只要仔细看看他们的文章,你会发现,所谓的接地气,不过是一层包装纸,而他们本质上还是港台人和大陆公知的那套理论:这都是共产党造成的体制性问题。

如果没有共产党,资本会比现在还猖獗;如果没有共产党他们可能连社保都没有。

如果要彻底解决,那么共产党只能再打一次土豪了。

但是,如果那样的话,大陆岂不是要变成西朝鲜了?

很显然,美团的现状是最优解,因为至少那些骑手还活着。虽然活的跟牲口没啥两样。


在一个事实上就是第三世界的国家,推行最原始的资本主义,除了喝人血之外,还有别的出路吗?

欧美的那种高福利,基本上建立在欧美对于其他第三世界国家掠夺的基础上,这一点如果中国不对外发动战争,走扩张道路,那是学不来的。

刘仲敬曾经好几次强调:以东亚大陆的秩序洼地现实来看,今天中共搞出来的这个体制是这个地区的费拉们能享受到的最好的体制。因为他们本来应该像张献忠、李自成、洪秀全和黄巢一样自相残杀,靠着吃人肉活着。然而今天他们不但不用吃人肉,还能吃到烤肉饭。

所以我现在最信服的一句话就是:听党话,感党恩,如果没有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我真的极有可能连烤肉饭都吃不上。

这个时候很多傻逼一定会抖机灵:哈哈哈,你看这个老胡,他太逊了!他居然不知道在自由世界还有独立工会这种东西!

所以在70年代西方选择了产业转移这条路:你有工会,我有货轮和集装箱。

通过我第一段的叙述,大家不难发现,其实美团这个平台真的赚不了几个钱(跟其他的互联网资本相比)骑手、店家甚至是消费者也不过是勉强维持生活而已。

那么钱都哪去了?!

今年,全世界范围内全材料大涨价,以我们这个地方来说,做窗户用的玻璃价格甚至猛涨了一倍。铝材涨得也很猛。过去几百块钱换一扇窗户,现在这个价格必然过千,而且还在涨。而这一切的原因地球人都知道:因为疫情,全球经济低迷,各大国,主要是美国又在开闸放水了!美联储开闸一次,顶得上美团剥削骑手上百年。

所以实体工厂,网络平台,这都是小儿科。靠着送盒饭,他能剥削多少钱?!盒饭本身值多少钱?!这都是小苍蝇。你说开妓院的老鸨子黑不黑?小姐跟客人打一炮,150,当然这也是前几年的价钱了,小姐大约只能分到七八十块,这个平台要比美团黑多了。靠着扒婊子的卖肉钱,你就是把一个鸡窝的小姐都累死,一天你能挣多少钱?人家只要下个政策,一夜之间就能让全球的某种商品价格翻一番。然后通过金融市场,睡着觉都能赚钱。小姐陪客人睡觉还得叫几声,而这些人都是高质量睡眠,睡一觉一个小目标(一个亿)就实现了。开妓院还得担心警察和人权女权组织,人家那帮人住的别墅区,你敢随便进去,警察就有权力开枪打死你。

然而很不幸啊,类似多数派这种自媒体,只敢骂这些小苍蝇。他们不能也不敢真的指责幕后得那些巨鳄。因为那是他们主子的主子的主子的主子的主子。你们不会真的以为这些自媒体账号真的是在考虑什么劳工和无产阶级的利益吧?人家这是给你罐蒙汗药呢!而且这些蒙汗药还是收费的,你说好玩不好玩?


送瘟神

毛泽东 1958

春风杨柳万千条,六亿神州尽舜尧。

红雨随心翻作浪,青山着意化为桥。

天连五岭银锄落,地动三河铁臂摇。

借问瘟君欲何往,纸船明烛照天烧。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再见了

美团的钱都去哪了?

劳工|工伤不是意外

50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