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xi

與木石居

園耕 | 鋤草

 (編輯過)
天晴,鋤草。

下午天氣好,決定勤勞一點,陪外子去園中鋤草,準備春耕。他早上獨自鋤了一個上午的草,午餐時進屋,告訴我們說他有了一首打油的《鋤草歌》:

Que fais-tu ..stien/Un dimanche matin/dans ton jardin…(親愛的..stien,禮拜天的早晨,你在園中幹什麽…)

隨即拿起吉他,搖頭晃腦地彈唱起來,女兒在鋼琴上找到和弦,與爸爸伴奏……

醋栗之花
油桃之夭夭
春雪后重新綻放的聖瑪麗亞

早晨也讀到泊兄打油詩一首:

“綠了又黃/黃了又綠/綠了能進菜場/黃了場外望望……

我說的不是青草/也不是《春秋》/我是說綠碼/還有黃阿碼/

黃阿碼一來/菜場去不了……”

前陣子重溫馬爾克斯的《百年孤獨》,由Macondo那個村莊的種種光怪陸離,想到某個國度的種種舉國運動,真是所謂的“魔幻現實”:一整個國家的人砸破飯鍋去煉廢鐵,一整個國家的人去打麻雀,破“四舊”,除“惡草”……

昨晚激動等待法國第一輪總統選舉結果,可惜依然延續以往格局,民粹派與現任崇美自由派的對峙,把很多選民推向了墻角根:無從選擇,或僅為阻止民粹黨上臺而去投并不滿意的另一方。左派“民衆聯盟”僅以百分之二不到的差距,委居第三位,退出了第二輪的角逐。

全民選舉總統固然好,但一輪決出兩名候選人的制度實在有失偏頗,不禁天真設想,能否展開三輪?第一輪提出三名候選人,然後再從三至二,二至一,特別是在選民缺席率達到四分之一的時候。

法國是將哲學設為所有高三學生必修課程的唯一一個國家,本意即是讓公民重視自我反思,有自我反思的能力,並學會思考。公民自我思考的能力與勇氣,決定了一個正常社會的輿情生態與趨善潛能。

雖然對昨晚的結果有些失望,但也不至於心懷絕望。如同心儀的候選人引A.Camus(加繆)《西西弗神話》所説:石頭又落下來了,不要緊,如果這是我們的共同命運,那麽我們就要如西西弗那樣,再把它推上去。

任何時候,請都不要對生命絕望。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