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nlyWong

普通且自信的小说家金梨。 北村匠海的女友粉。现住日本东京。

re:@射手媽咪婷婷|沒有什麼能讓我放棄創作

發布於
我天生就是一個喜歡休閒和審美的人,就算在人生最困難的時候,我也熱愛能創造美感的活動。我喜歡我的生活充滿美好的事物,如果沒有,我就去尋找,去創造。

re:@射手媽咪婷婷

Matters舊人打卡|心志堅強的射手媽咪


你們能想像嗎?小檸檬1-3歲的這兩年,我在馬特市寫了將近20萬字。剛來東京,不小心住到保育園稀少的目黑區,我又是主婦,幾乎24小時都在做「媽媽」這份工作。即便如此我還是盡力去寫了。

昨天下午和先生一起出門買吉他,回家路上先生帶小檸檬買了麥當勞的兒童套餐,下午4點喝了可樂的小檸檬晚上也不會早早睡覺。快到十二點我縮在被子裡眼睛都睜不開了,小檸檬還在興奮,大概扮演什麼野獸,沒控制好距離,額頭撞在我的眼角,疼得兩個人都嗷嗷叫。先生說開燈給我檢查一下,我說應該只是瘀青了而已吧,檢查不檢查都是一個結果。然後我安撫了被嚇哭的小檸檬,睡著時大概凌晨了。

今早幾點起床呢?鬧鐘六點三十分,第一次響鈴我就爬起來。戴上藍牙耳機,邊進行晨間的準備事項,邊聽日語radio練習聽力。不到七點,我打開了電腦上的Google空白文檔,準備寫點什麼。

等寫完這篇文章,我大概會接著讀書。正在讀的書是《挪威的森林》下冊,和#馬特市讀書會 的朋友們推薦的黃麗群的散文集《感覺有點奢侈的事》。(其實讀書會推的另外一本,但我在日本買不到。@庭的生活隨筆

讀到小檸檬起床,手忙腳亂的一天就又開始了。但我在間隙中還會追星,看日劇,可能還會再讀會兒書,寫寫手帳。

週末想要有時間安靜地寫,早起是最好的辦法。

週一到週五的上午有兩個小時可以不受打擾,那幾天我反而有可能賴床到八點。

大家看我的生活流水帳好像會覺得我的生活挺愜意的?其實愜意的是我的心境。我天生就是一個喜歡休閒和審美的人,就算在人生最困難的時候,我也熱愛能創造美感的活動。我喜歡我的生活充滿美好的事物,如果沒有,我就去尋找,去創造。

讓我排除萬難去寫作的,不只是夢想之類的遙遠的目標。「寫作」本身就很美好。

我相信創作的目的是創造美。美的類型很多,誕生了各種類型的作者,每個人對美的不同追求,打造了豐富多采的創作社區。我以前嘗試過很多創作平台,無論怎麼開始,最後都在很安靜地寫文章,直到我悄無聲息地離開那裡為止。

只有創作是我能隨身攜帶的,只要還能寫,無論在哪個平台都能重新開始積累讀者。我在做小說網站的簽約作者的時候,很少參加社群聊天,很少爭取推薦位,幾乎不去想和創作本身無關的問題。我有種很天真的信心,我有越寫越好的潛力,不想浪費時間在別的地方。尤其,損傷自己的創作熱情的事,我能不做就不做。這是我作為創作者的高傲。

實話實說,馬特市是個讓我感到很迷茫的地方。這裡過於強烈的社交屬性,會把我也捲入其中。這給我帶來了新的夥伴,也帶來了社交的壓力。或許不算什麼壞事,不過我必須時不時地躲起來,以免被壓力擊潰。另外,馬特市是個自治社區,似乎我作為市民也有了去維護和構造它的責任,令我不得不想想自己的堅持是什麼,怎麼守護自己喜歡的人和事。

我並沒有程序正義的訓練,我本來就是在中國那樣沒有真正法治的國家長大的。有一段時間我還以為自己被改造了能夠對事不對人,其實沒有,我還是非常自私自利,我就是偏心自己喜歡的人。

比如蓋婭,先不說她根本沒有違反社區的規則,她有這樣的那樣的缺點,在我看來都是無傷大雅的小問題。她的才華,是對社區甚至對世界的無私奉獻。文字這麼美好的作者,扛不住非議,從馬特市消失,這不是蓋婭的損失,是馬特市的損失。我想問問,如果再發生一次類似蓋婭的事件,你們選擇保護這個作者,還是對她百般刁難呢?

還有二胡,也離開馬特市了,但我想也許她還可能回來。她回來之後,被攻擊了的話會不會有人去支持她呢?

我很後悔,之前沒有多為她們說話。我過去很少在意寫作以外的事,做得太少。

這些優秀的作者往往比別人內向敏感,人際交往能力脆弱,他們禁不起攻擊,受不了壓力是很正常的。馬特市沒有義務照顧每個作者的心理狀況,但是,我作為市民,接下來我會站在我認可的作者這一邊,支持他們的創作。他們需要likecoin就給likecoin,他們需要港幣就給港幣,他們需要拍手就拍手,他們需要留言就留言,少一些挑剔,多一些包容,我希望我做的能夠抵銷某些擾民的噪音對他們的不利影響。

每個人來馬特市的目的不同,我不管別人的目的是什麼,是賺錢也好,是社交也好,我想讓喜歡寫作的人寫下去,讓寫得好的作者寫得更愉悅。

並不真正為社區著想,也沒有任何好的作品貢獻給讀者——這樣的用戶不在我關心的範圍之內。即使我知道他們有他們的目的,他們也有被當人來看的資格,可我為什麼要激勵他們去傷害我喜歡的作者,我喜歡的社區?最好他們不存在,但那不可能,可也別想我花費一分鍾一分錢給他們。


如果馬特市還需要好的作者,就讓那些對社區有愛的市民和貢獻優秀作品的作者獲得更多激勵,而不是更少,甚至感到被懲罰。鑑於馬特市是自治社區,這個責任不是官方的,而是每個市民的。


至於我自己,已經過了那個容易一蹶不振的時期。我想我連內容審查的陰影都能克服了,連老大哥我都不怕,沒有什麼能讓我放棄創作了。

大家對我的支持隨心就好,因為無論你們是否支持,以何種方式支持,都不會改變我對創作的態度。除了自己,我並不為任何人創作。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Matters舊人打卡|心志堅強的射手媽咪

10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